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二十六章 用钱砸人的赶脚 不要太好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六章 用钱砸人的赶脚 不要太好

第二十六章 用钱砸人的赶脚 不要太好

    身处古代,菜是无污染的,肉是纯天然的,鸡是没吃激素的,馒头面条是纯手工的,味道是让人没话说的……

    苏易当初离开王府,王爷爹爹和农妇妈妈都塞了不少的银钱,苦于没有储物戒这等神物,他只能无奈的将其存在钱庄。

    而在终南山上,哪里有机会花钱啊,这半年来,他这一大笔财富不但没有减少,钱生钱之下,反倒是多了不少。

    从终南山到嵩山少林,距离可是非常的不近,若是放在现代,坐车也就一天的功夫就到了,在古代策马赶路的话,就算不眠不休,没有十天八天,也休想赶到地方。

    反正没什么着急的事情,手里也不缺银钱,正好之前在山上也吃了不少的苦头,现在正是该潇洒的时候了,于是苏易也不着急赶路,一路上花差花差,各种特产招牌都不放过,挨个品尝。

    一路游山玩水,碰到什么好东西了,托人捎回王府一些,虽然对包惜弱没什么母子之情,但苏易确实对其很有好感,加上抢了人家儿子身体,表示一下关心也没什么……

    越玩越是放松,越玩越是松懈,等到终于到了少室山的时候,苏易竟然还迷糊了一下,我这是来干嘛来了?

    随后想起来,哦,是来找《九阳真经》来了。

    《九阳真经》很好到手,之前苏易是这么认为的,当然这个很好是相对《九阴真经》而言,但中间还是需要些门道的。

    总不能我直接上山,吆喝着要看你们的佛经,你们就借我看看吧,然后直接傻不愣登去翻楞伽经,如果当真这么做,就是逗比也知道你有问题了。

    果然做事还是需要些技巧的。

    苏易将全真教制式长剑存在了客栈,买了一把骚包折扇,换上纯白色书生长衫,带上头巾,一个粉嫩嫩的书生闪亮登场。

    这便是苏易的策略了,此次上山,不能以一个江湖人的身份拜山,否则会被认为挑衅的,全真教夺去了少林江湖第一大派的名号,就算出家人四大皆空,但只要还会喘气,就绝不会毫不在意,真要以全真弟子的身份去的话,刚开始好感度就负数了,这还怎么攻略啊?

    还是照顾一下人家的自尊心,不要去刺激他们那可怜的小心脏了。

    当晚苏易歇息了一夜,第二天便花钱雇了几个小厮,坐着小软轿,慢悠悠的朝着少林寺赶去。

    待得到了山头,少林寺那古朴的大门早已经映入眼帘,略显破旧,却尽露沧桑之气,一股庄严之意猛然间袭上了苏易的心头,让他忍不住便生跪拜之心。

    到底是传承了数百年的大派,虽然此刻逐渐没落,但这森严气度,确实远非全真教这等新兴门派可比。

    心里悄悄腹诽了几句,苏易命令下人们在旁守着,自己亲自走上前去。

    看门的两个小和尚见苏易衣着华贵,气度翩然,知道不是寻常人家的子弟,当先便低头念了句阿弥陀佛。

    苏易低头还礼,道:“弟子杨康,不远千里前来进香,还望小师傅行个方便……”

    其中一名小和尚道:“施主若要进香,自行进去便是,自有师傅们接待。”

    “如此杨康逾礼了。”

    苏易再度行了一礼,留下小厮在外面,独自一人慢慢走进了寺门,心里却忍不住悄悄泛起了嘀咕,有人接待……接待接待,为什么我老是想起来**里妈妈桑们喊得那句姑娘们,接客啦呢?

    再一想,可不是嘛,都是从顾客手里要钱,只不过客户们一个追求身体上的快感,一个寻找心灵上的慰藉,大致意思确实差不多啦……

    走进寺门,果然有年长的老和尚前来接待,只是面黄肌瘦的,看着倒是没有太多的高僧风范。

    看来少林寺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把这些人都饿得一个个面黄肌瘦的,苏易心里悄悄叹道,忍不住暗喜,看来自己成功的几率更大了。

    “见过施主!”

    “见过大师!”苏易还礼,恭声道:“家母礼佛参禅已有多年,如今她老人家生辰已近,小可为表孝道,特意来少林寺为家母上香祈福,还请大师行个方便!”

    老和尚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杨居士孝心感人,蔽寺自然没有不许之理,还请杨施主随我来。”

    苏易便老老实实的跟在老和尚后面,挨个参观少林各位佛像,每参观一位,老和尚便会将这位佛陀的故事讲述给他听,看他讲故事的纯熟度,看来这种事情以前没少做。

    而苏易也尽显一位对佛祖菩萨无比尊崇的好孩子形象,从见到佛像之后,他逢佛便拜,见人便主动问好,当真好一个参禅礼佛,知礼懂事的翩翩好少年。

    待到将少林寺数百尊大佛悉数拜遍之后,已经是从晨曦直到日暮西山了,饶是苏易内功修为已小有成就,连续的起起跪跪,仍是累的腰酸背痛,只感觉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他心头连连腹诽,几百年前书呆子段誉给神仙姐姐磕了一千个响头,人家二话不说,立马给了他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两部绝世神功,我今天磕的头四舍五入一下,也有一千了吧,你们要是不给我《九阳神功》,好意思吗?都是大老爷们,千万别被人一个女人给比下去了呀……

    拜完佛像,点完香,到了最重要的环节了,给香火钱。

    苏易微笑着取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在老和尚的震惊中,轻轻的投进了赛钱箱。

    “阿弥陀佛。”老和尚忍不住激动起来,急忙念了声佛号镇定心神。

    一百两银票在当时可了不得啊,大宋时期,一两银子的花销力可比现代的近千元软妹币,一百两白银,已经是将近十万之资了,也难怪老和尚如此激动。

    这就不行了?我还没有发力呢!

    苏易面带微笑又取出了一张百两银票,再次轻轻投了进去……

    三张、四张、五张……

    在老和尚那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下,苏易一张接一张的往里面投钱,,边投心中还不停嘀咕:“撒钱的感觉太好了,根本停不下肿么破?”

    足足投了十张,苏易方才收手……

    一千两银票,已经是近百万之资,少林寺如今实行封寺之策,其穷困自不必说,若是有这一千两白银,十年之内却是不用再为钱财发愁了。

    看着老和尚那掩饰不住的惊喜,苏易忍不住叹了口气,谁都不容易啊!之前丘处机从王府带他离开的时候,对于完颜洪烈孝敬的金银财宝丝毫没有客气,到了全真教苏易方才知道,感情不是丘处机想要那笔钱,而是全真教太穷了……那么大的一个门派,每一天的吃穿用度都可谓是一笔巨资,只靠在山下种些地,够用吗?

    丘处机每年大半时间都不在全真教内,自然是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可这个贫,绝对有自己的一份。

    全真教有外快尚且如此穷困,少林寺封山之后,弟子们不许出外走动,其贫苦自然更胜全真教。

    “阿弥陀佛!”老和尚收起激动的神色,深深鞠了一躬,“杨居士向佛之心甚诚,想来令尊定然能长命百岁,福寿延年!”

    “呈大师吉言,小可还有一件事情拜托,还望大师千万行个方便!”苏易恭敬的说道。

    “杨居士但说无妨。”

    “那小可就放肆了……”成败在此一举,苏易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家母自幼礼佛,几十年来从未断绝,对于佛经的喜爱早已经深入了骨子里,小可斗胆,还请大师允许小可在贵寺抄录几本佛经,带回家中送于家母,她老人家定然会欣喜异常,也就不枉了小可一片孝心了。”

    “这……”老和尚迟疑起来,下意识便要拒绝,那些佛经可都是已经流传几百年的古物了,若是稍有不慎损毁了,那可是万死难赎的罪过啊!

    ……可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刚刚拿了人家那么多钱,实在张不开这张嘴说不行啊。

    “当然,小可知道这些佛经皆是无比贵重之物,无论大师答不答应,小可都算与贵寺结下了善缘,小可愿出资,为贵寺佛像重新粉饰,还望大师莫要拒绝小可一番心意。”

    苏易微笑着又扔出了一张筹码,这下直接将军了。

    你这么通情达理,让我怎么拒绝啊!老和尚心中呐喊,思虑良久,方才道:“兹事体大,老僧须得与方丈师兄商量一二,今日天色已晚,杨居士若不嫌弃,今日暂且住下可好?”

    “敢不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