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五十一章 根据传统学艺有成后该出山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一章 根据传统学艺有成后该出山了

第五十一章 根据传统学艺有成后该出山了

    苏易初到剑冢之时,恰是金秋时分,而如今,山洞之外一片纯白,皑皑白雪顺着呼啸凛冽的北风,卷起一个又一个的小小龙卷,天地之间一片静谧,仿佛没有了半点生命气息……这般大的落雪,苏易却是前世今世都不曾遇见过。

    此时距离苏易来到剑冢,已经过去了四月有余,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醉心于独孤九剑的修炼,除了中间曾经回过一趟襄阳城,补给一些生活用品,其他时间均不曾出谷半步,到如今,独孤九剑终于勉强可算是小成了。

    独孤九剑,无招无式,因此修炼起来对持剑之人的悟性要求极高,而且修炼之时,极易步入俗套,须得有人用世间各种各样不同的剑法喂招才行,否则,所谓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武学便会成为只能专克一门武学的剑法,后世令狐冲学习独孤九剑之时,便是有风清扬用五岳剑派各种剑法为他喂招。

    人家有前辈福荫保佑,苏易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所幸他曾从书中见过张三丰教导张无忌太极剑法,试着将所有招式尽皆忘记,心思空灵之下,竟然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能够在短短四个月的功夫将独孤九剑修至小成,不得不说苏易这是瞎猫逮着死耗子了。

    如今天外大雪弥漫,地上的积雪已经厚到了足以将人的双膝埋住,莫说练剑了,就是行走都极为艰难,索性在山洞中休整一天。

    而神雕此刻也老老实实的坐在山洞里,大冬天的,各种蛇类尽皆冬眠,猛禽凶兽也都各自窝在家里休息,它便是出去觅食,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猎物。

    若是往年,为了果腹,倒是不得不辛苦出去,可如今有了苏易这个大壕,他从襄阳城外直接运来了一车的补给,各种肉类,在寒冷的冬天,到是也不虞肉类食材发臭。

    看着洞外的飘雪,无数雪花飘飘洒洒而下,而在苏易眼中,每一片雪花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外形,或五星,或六角,各自不相同,他竟然能够将它们悉数看清,看来九阳真气又有了不少的进益!

    良久之后,一声叹息响起,苏易叹道:“想不到啊,本少爷穿越异界,第一次过年竟然是和一只鸟一起过的,而且连点像样的食物都没有,我身为堂堂小王爷,不说满汉全席吧,起码不也得定个百八十桌的酒宴,大肆庆祝热闹一番?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这是他第n次如此感叹了,自从一个多月前在剑冢之内过完了大年夜,他便一直对这个寒酸的大年夜念念不忘,仿佛多委屈了他一样。

    当然这也不是对神雕有什么意见,只是苏易本身就不是什么耐得住寂寞的人,之前能在剑冢住上这么久的时光,纯粹是独孤九剑太过精妙,他钻研的入迷,方才忘记了时间。

    通过忘剑之法的修炼,苏易如今独孤九剑已达小成之境,之后再想有所进益,已经不是闭门苦修所能做到了……再加上刚刚过完了新年,苏易那颗本就不安分的心,顿时活跃了起来,若非恰巧赶上大雪封山,恐怕他早已经离开剑冢出外闯荡了。

    更何况,苏易现在很想试试,如今自己的剑法和丘处机比起来,到底谁强?身怀绝世剑法却找不到试剑之人,便如锦衣夜行一般无趣之极,由不得苏易满腔的不甘了。

    对于苏易的唠叨,神雕早已经耳朵都听出了茧子,它现在也学精明了,撂着这家伙不理是最好的决定,只见它歪歪斜斜的懒散躺在山洞的角落,嘴里支支吾吾嘀咕着什么,却是口齿模糊不清,而在它的右翅肋下,一大坛子烈酒已经只剩一点底子了,它竟然喝醉了。

    苏易不满的瞪了神雕一眼,看着天外飞舞的大雪,突然间心中大动,长啸一声,翻身跳出了山洞,拔出青冥剑,在这漫天飞雪之中,舞起剑来。

    苏易如今剑法极为精深,各式剑招挥洒自如,一把剑仿佛化身千万,剑招之中,却是已经再也看不到以前魅影剑法或者全真剑法的影子了,或者说他用出的根本就不再是剑招了,而是随心所欲的肆意挥舞,密集的雪花纷涌落下,竟然没有一朵能够透过密不透风的剑网,落到他的身上。

    练到最后,苏易忍不住仰天长啸起来。

    “啊~~~~~”

    他如今的内力何其雄厚,随着他的大声呐喊,已经落下的雪花顿时又被震飞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天空之上,而已经被厚重的雪压的低头乞怜的干枯树枝,也猛然间抬头而立,脱离了雪花的压迫。

    这一声长啸,竟然持续了足足数盏茶的功夫,丝毫不见竭势,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神雕正迷迷糊糊的在那里迷醉,听得这长啸,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见苏易正在雪地上仰天长啸,嘴里嘀咕了几声,翻身过去,继续睡去了。

    长啸过后,苏易顿觉心间一阵透彻,他微微笑了笑,颇为不舍的看了神雕一眼,暗自下了决定,果然已经到了出山的时候了呀!

    总不能真的在山里面和一只鸟孤独终老吧?再怎么佩服独孤求败,他老人家的处世之法却是万万学不得的,就是真想隐居深山了,怎么也得找个萌妹子才是,找个鸟算是什么情况?

    对于前辈的古怪癖好,苏易只能心里暗叹果然不愧前辈高人,就连找老伴都要与旁人来得与众不同,能跟一只鸟过一辈子的高人,实非我等凡人所能妄自比拟啊!

    转身回到山洞里面,此刻苏易仍是身上干净利落,连一片雪花都找不到,之前耍剑之时,剑招密不透风,大雪自然难以侵入,而后来,他体内的九阳真气奔腾不息,雪花尚未近得他三尺之内,便已经尽数融化,又哪里能到得了他的身上。

    踢了踢醉倒的神雕,苏易说道:“雕兄,我已经决定要离开剑冢了,你是陪我一起呢?陪我一起呢?还是……陪我一起呢?”

    他自然是满心希望神雕能够和他同行,捞一个神雕大侠的名头岂不是帅呆了酷毙了?反正这称号本来就是自己儿子的,如今杨过这倒霉孩子已经被苏易凭空弄没了踪迹,他自然没理由对这称号客气……

    神雕抬起头,眼神难明的看了苏易一眼,对他提出要离开竟然没有丝毫惊讶,看来虽然是一只扁毛禽类,但老鸟就是老鸟,它竟然是早就发现了苏易有了去意。

    沉默良久之后,神雕朝着独孤求败坟墓的方向努了努嘴,咕咕叫了两声。

    苏易道:“你是说你担心你不在了,会有人破坏独孤前辈的墓碑?”

    神雕点了点头。

    见神雕拒绝与他同行,苏易顿生不舍之意,和神雕**已久,自然是极有感情的,猛然间要分开,他真有点不适应。

    神雕又咕咕叫了两声。

    “你是让我帮你买足够多的烈酒?”

    “咕咕……”

    苏易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心头一点不舍的离别之意顿时尽皆散去,也是,何必做这小儿女之态呢!

    “雕兄,咱们今天不醉不休,待得明日,我定帮你把全襄阳城所有的美酒都买回来!”

    苏易提起一坛美酒,拍开泥封,大口灌了起来。

    喝完一口,酒坛递给神雕,神雕就着苏易的手,咕嘟咕嘟也喝了一大口,一人一雕你一口我一口,喝的是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