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九十一章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九十一章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第九十一章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突然被人招呼,穆念慈顿时吓了一大跳,可是听了丘处机所言,却心中大喜,杨铁心这个名字已经十几年不曾用过,除了极亲近的人,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的。

    尤其是丘处机此人,穆念慈可是不止一次从她爹爹口中听到过,据他说乃是个义薄云天,忠肝义胆的热血男儿,而且她应该还是自己那个刚认的大哥的师父吧……

    穆念慈下意识的往苏易的方向看去,想要听听他怎么说,可一转眼,却发现方才还站在那里的苏易竟然不见了踪迹,她顿时慌了……虽然认识苏易只有极短的时间,但他方才以一敌众的英姿,早已经让穆念慈向往钦佩不已,心中不知不觉的对他起了依赖心思,如今主心骨突然不见了踪迹,她顿时茫茫然不知该怎么办了,既想跟丘处机一起离去,又担心坠入陷阱……

    就在这时,一道被雄浑真气包裹的声音细不可闻的传入了穆念慈的耳中,如今苏易的《九阳真经》经过二次重修,早已经磨去了之前的霸道之意,而且真气雄厚之余,他对真气的掌控力也是大大增加,是以虽然场下众人无不是内功精深之辈,尤其是马钰,一身功力之深便是比之苏易也仅仅只是略逊,但尽管如此,却没有任何人发现有人偷偷传声给穆念慈!

    穆念慈突然听到了苏易的声音,面上神情一喜之下,随后连连点头,之后便对着丘处机说道:“既然如此,就有劳前辈了!”

    说完。纵身跳下了高墙。

    丘处机延伸顿时一亮,这女子身形轻盈,竟然也是个修炼过上乘武艺的。

    穆念慈走到丘处机身后站好,丘处机哈哈一笑,对着灵智上人等人打了个稽首。说道:“今日天色已晚,贫道就不打扰诸位安歇了,明日贫道再来唠叨,就此别过!”

    说完,马钰牵着郭靖,丘处机拉着穆念慈。黄蓉乖巧的跟在他们身后,五人便要一起离开!

    “且慢!!!”

    此时见苏易已经不见了踪迹,梁子翁也就嘚瑟了起来,指着马钰身边的郭靖大声说道:“你们要走我们不阻拦,但是那小子必须把从我这里偷走的宝物还给我才行!”

    灵智上人这才想起了这一节。当下说道:“不错,你们全真教好歹也是名门正派,偷取他人宝物算是什么事情,还是老老实实还出来的好,也省得污了你们全真教的名头!沙帮主,彭寨主,你们怎么看?”

    沙通天和彭连虎两人还在疑惑呢,怎么苏易见到自己的师父。反而要避而不见,然后他们瞬间便想起来了,之前这家伙还曾经暗算自己的师叔来着。是了,定是如此,自古以来江湖中人最忌讳的便是门派叛徒,这种货色几乎是人人恨不得诛之而后快,难怪他要躲着马钰和丘处机,万一被识破了身份。即便这二人联手敌不过他,但全真教高手如云。倘若群涌而出同时对付这个叛徒,苏易便是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

    心下这一琢磨。沙通天和彭连虎便对苏易悄悄离开的事情猜出了自以为是的真相,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那小子是绝不敢出现在丘处机和马钰面前的,也就是说那小子这会儿指不定跑了多远,起码在丘处机和马钰离开前是不会再回来了!

    当下对宝物的贪婪之心又大盛起来,我们四人斗不过那个小煞星,难道还敌不过你们两个牛鼻子老道不成?

    沙通天喝道:“上人说的不错,那宝物乃是我等四人耗费多年心血方才养成,那小子说拿走便拿走,未免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吧!”

    旁边梁子翁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明明是他一人养成的好吗?你这家伙当真是打蛇随棍上,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哦?靖儿你偷了他们什么宝物?还给他们就是!在场诸位都是你的前辈,绝不会跟你计较的……”马钰和颜悦色的对郭靖问道。

    “可是……”郭靖略带委屈的说道:“这是给王道长治病的,若是给了他们,王道长就要没命了!”

    马钰呵呵笑了笑,说道:“傻孩子,王师弟早已痊愈了,便是何等珍贵的药物,他此刻也是用不上了,咱们名门正派不贪图他人便宜,还给他们就是!”

    “真的吗?王道长已经痊愈了?”郭靖惊喜的问道。

    马钰含笑点头。

    “那晚辈就把这些东西还给他们就是,偷偷拿那个老爷爷的东西,晚辈心里确实也挺过意不去的……”

    说完,郭靖从怀里取出了已经被刚才一番激烈打斗弄得皱巴巴的纸包裹,扔给了梁子翁,口中还说道:“老爷爷,晚辈可是已经把这东西还给您了,之前答应的十倍奉还,就不用了吧?”

    郭靖把东西扔回来的时候梁子翁便已经面色不对,尼玛蛇血能这么包吗?用纸包液体真的没问题?

    双手颤抖的接过了包裹,打开一看,梁子翁顿时呆立在那里,面上青一块红一块的,仿佛四川变脸一般,良久之后,他那压抑至极的声音响起,“臭小子,老子跟你要的是我的宝蛇蛇血,你tm的给老子几味寻常药材,是个什么意思?”

    “什么?”郭靖一呆,“我没有见过什么蛇血啊?”

    “休想骗人,方才只有你我二人之时,你明明承认了有偷我的蛇血,怎么,这会儿靠山来了,就准备不认账了吗?”

    “我什么时候承认我偷了你的蛇血了?”郭靖皱着眉头想了半晌,然后不确定道:“我之前说偷了前辈您的宝物,这四位药材不就是我所说的宝物吗?”

    “臭小子满嘴没一句实话!”梁子翁面色阴沉的说道:“沙帮主,彭寨主,上人,这小子是不打算交还宝蛇蛇血了,你们看怎么办?”

    “若是能够和平解决自然最好不过,但是倘若对方不愿交还蛇血,那说不得咱们也得动手强抢了!”

    “不错,那宝物本就是我们的,凭什么让那小子得了去……”

    梁子翁对马钰说道:“马道长,我们敬佩您的为人,那条宝蛇乃是梁某苦心饲养二十年的宝物,其血液效果甚佳,眼看这几日便可食用,偏偏今日我回到家中的时候,那宝蛇却已经被人杀死,蛇血也被人尽数取走,而这个小子那时恰好在我家中,这蛇血若说并非被他偷走,你信吗?”

    “这……”马钰沉吟了下,对郭靖问道:“靖儿,你确定你没有拿他们的蛇血?”

    郭靖坚定的摇了摇头,“晚辈万万不敢欺瞒道长!”

    马钰转而对梁子翁说道:“仙翁,贫道这个晚辈一向敦实,他若说没拿,那便一定没拿,也许是旁的什么人事先路过,杀死了你的宝蛇也未可知呢?”

    “那条宝蛇我二十年来一直秘密饲养,不曾告诉过任何人,怎么可能有人知道这个消息来偷我宝物?定是这小子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它,这才顺势取走了蛇血,马道长,您这样一味庇护晚辈,梁某人可是深感不服啊!”

    梁子翁的目光之中满是杀意,显然倘若马钰再不把宝蛇之血还他,即便是拼着得罪全真教,他也要动手抢夺了。

    “哈哈哈~~师兄,这些家伙分明就是在无理取闹,说到底还不是要手上见真章,姓梁的,要动手便动手,贫道还怕了你们不成?!”

    火爆脾气的丘处机噌的一声拔出宝剑,剑尖直指对方四人,“师兄,咱们可是多年不曾联手对敌了,如今你我携手,难道还会输给他们不成?”(未完待续)

    ps:新人新书新气象,收藏订阅快送上(*^__^*)……新人落花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强推期间三更求支持啊~~~~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