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六十四章 又学了一招 以后做事一定要占住大义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六十四章 又学了一招 以后做事一定要占住大义

第六十四章 又学了一招 以后做事一定要占住大义

    “什么?!”

    几个老和尚,包括玄慈在内俱都是大惊失色,苏易这话可委实不厚道了,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背着个玄悲大师的命案,纵然并未最后定罪,最起码他目前还是欠着少林寺的……可他此番专程上来少林,竟然不是为了玄悲大师命案,竟然还是来挑衅来了?!

    几位大师面色顿时青了,脾气暴躁者有如玄难,更是一跃而起准备上前动手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他这厢方才站起,那边就已经被玄慈以手势阻止,敌意难测之下,还是不要妄自动手的比较好。{}

    玄慈大师沉声问道:“慕容公子不为玄悲师弟之事而来,那不知可否请阁下明示,为何要来踢山呢?”

    苏易叹了口气,无奈道:“其实这事和在下实在没有太大关系……只是在下生来爱管那不平之事,见到好人受了委屈心中会气,见到恶人不受惩罚心中也会气,偏偏这气在心中憋着,它还一直下不去……”

    “这么说,我少林之中有恶人的存在了?”玄难冷笑道:“慕容公子倒是说说是哪个不开眼的少林弟子开罪了你,以至于变成了恶人?还是说只要得罪了慕容公子你的,都是恶人?”

    “说恶也算不上……”苏易也不理玄难,只是眼睛紧紧盯着玄慈,口中问道:“倘若有那么一个人,将上等武学交给了一个大恶人,然后那个大恶人学成了武功,每日里都要抢夺别人的孩子来玩耍。到了傍晚便要杀死……二十四年来无一日不如此……积年累月之下已经有近万的的孩子丧命其手,数以万计的家庭被其破坏……我倒要问问玄慈大师了。教那大恶人武功的那人可是有罪?”

    玄慈大师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玄难已经忍不住叫道:“你说的那人可是四大恶人中的无恶不作叶二娘?那贼人不是已经被你斩于剑下了吗?难道她师父竟还在世?传人武学自然该当明辨那人性情,这人如此是非不明。有罪!!!”

    苏易义正言辞道:“那我再问一句……倘若那叶二娘也有丈夫,而她丈夫更是武功奇高的一代高手,明明有能力阻止叶二娘为恶,可他却为顾全自己身份名声,不愿出手,反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在罪恶里越陷越深,看着这无数家庭支离破碎……诸位大师,敢问这名丈夫可有罪?”

    “自然也是有罪!!!”

    另外一名老僧同样大声回了一句,随后仿佛发现了苏易话里的意思。他怒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说那叶二娘的丈夫是在我少林之中?”

    苏易好整以暇的坐回了椅子,悠然道:“不止叶二娘的丈夫在少林寺中,就连她的师父,同样也在少林寺内……”

    “竖子放肆!!!你当真视我少林百年清誉如无物吗?”

    几名老僧顿时忍不住大喝起来,这可当真是赤~裸裸的污蔑了,叶二娘作恶多端固然不假,但她却从来不曾上过少林半步……如何能与少林中人牵扯上关系?而且能够教出四大恶人这等级别的高手的,定然是玄字辈的高僧大德了,这岂非是在污蔑少林乃是藏污纳垢之地吗?

    “诸位师兄弟们且慢动手!!!”

    见几位玄字辈的大师想要上前动手。玄慈大喝一声,止住了他们的去势!

    “方丈师兄,这小子如此污蔑我少林威严,咱们自然该当好好教训他才是。你何必发那慈悲心肠?”见玄慈依然不许对苏易出手,玄难忍不住表达出了不满!

    “是啊方丈师兄,谁不知道我少林寺乃是清修之地。岂容这小子信口雌黄?此番遭人污蔑,如何能忍?”

    “纵然姑苏慕容武功冠绝武林。但此刻在我少林寺内,难道他还能讨得好吗?方丈师兄何必顾念与其亡父的旧情!”

    听得这相劝之言。苏易瞬间心下暗笑不已,心道顾念与慕容博的旧情?玄慈这老家伙聪明着呢,恐怕慕容博的阴谋已经被他给看穿了七八分了,被人当枪使利用,他这会儿恐怕恨不得切了他生吃的心都有!

    当然,尽管心中暗笑不已,但苏易表面上却还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他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就算真实目的是为了任务,但先站在大义的制高点上再说……扛着为民伸冤的名号,做得再怎么过分都不算过分!

    苏易现在可是相当明白为何大唐世界和覆雨翻云世界里面那些慈航静斋的女子们总是动不动为了天下大义了,那种感觉真心不要太爽……无论做什么都是你有理!!

    苏易心里忍不住飘飘然的想着,哎呀方才我义正言辞喝问的时候,姿势摆的帅不帅气呢?话说要不要重新摆个姿势再说一次呢?

    这边苏易略带飘飘然,那边玄慈终于面色稍缓,他连连念诵佛号,良久之后方才问道:“敢问慕容公子,你是从何处知道这件事情的?”

    “啊?!!!”

    这下子这些高僧们却都是尽都惊骇难耐了,方丈师兄此刻所言,分明便是承认了叶二娘的授业恩师便在少林寺内……甚至更坏一点想,难道她的丈夫也在少林寺?这……这……莫不会……

    一时间诸位高僧看向玄慈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震惊和怀疑……

    难道方丈师兄知道那人到底是谁?

    苏易嘿然一笑,信口胡诌道:“不过是我斩杀那叶二娘之时,她口中喃喃颂着她那二十四年前便不见了的孩儿……”他看着玄慈接着一字一句道:“还有她那薄情寡义的丈夫的名字而已!”

    “当然啦,其实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听到而已……”苏易补充道:“而且当事人已死,所以就跟玄悲大师身死一案一样,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身份……那人若想不承认,我也毫无办法可想……”

    “事实上事关少林百年声誉,我本想着息事宁人,将此事埋在心里就让它烂掉算了……可我不过才将这个秘密保守了数月,便难以忍耐了,只觉得心中甚是窝火,可是若找人倾诉吧,却又怕消息流传出去对少林有所伤害,诸位有所不知,在下机缘巧合之下,也曾习有少林内功……因此对于少林好生崇敬……”

    说到这里,苏易举起右手,九阳真气在手心中聚集,一股热气顺着其手掌渐渐升腾……周围温度瞬间上升了几度……

    在场诸位高僧只感一股灼热之气喷涌而来,所有人甚至包括玄慈在内都忍不住湛然色变……这份功力可当真了得!自己等人却是万万不能及了……

    不过诸位高僧俱都是少林高手,却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股真气虽然霸道炎热,但其内里……果然便是佛门功法!只是不知到底是哪门内功心法,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势……

    当下看着苏易的目光忍不住露出了几分和善,也不知道是因为苏易习有少林功法还是因为他话里话外意思对少林甚是崇敬的缘故……

    展示了一番后,苏易继续说道:“所以我此番来少林寺,说是踢山亦无不可,但我没有任何证据指证那个教了叶二娘武功,又跟她生了孩子却又对其不闻不问的大德高僧,我也不打算指出他到底是谁……不过反正在这里的除了我之外,其他诸位都是少林的首座方丈,绝不会泄露消息损毁少林声誉……所以在这里我只想当着诸位的面问一问那个负心人,对于那近万枉死的婴儿,面对那些被破坏的家庭……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当真是眼不见心不烦,看不到就可以当做没有这回事吗?还有对于那叶二娘,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的可怜,难道你当真就完全无动于衷吗?”

    深吸一口气将话说完,尽管开始只是为了任务而借用了叶二娘的梗,但此刻苏易却也忍不住义正言辞起来,心中莫名的烧起了一团火……确实,你完全有能力阻止这一切,而你为人又一向善良方正,为何却不愿出手阻止她呢?(未完待续。。)

    ps:  落花我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啊啊啊~~~裸奔好辛苦,求遮羞布~~~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