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九十八章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readx();    ps:感谢鎏岁月、茹梦似幻的1oo起点币打赏!啊啊啊啊啊啊忘记写标题了呜呜呜呜……

    在曼陀山庄陪伴着语嫣她们祖孙三代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晚餐,中间欢声笑语不断……待得到了晚间,苏易拒绝了语嫣同行的要求,独自一人醉醺醺的回到了船上……

    刚进船内,便听到了一阵极为痛快的欢笑声,天山童姥已经笑到几乎喘不过气来了,她断断续续的喘息道:“哈哈哈……师侄啊师侄,你是没有看到方才李秋水的样子,你前脚刚刚进去,她便后脚出了这曼陀山庄,直朝你的参合庄赶去!然后又风风火火的赶回来,那样子好不狼狈啊哈哈哈……!”

    相比天山童姥的喜笑颜开,苏易却面色沉重的多,他沉声道:“师伯,你可知道她在屋内都问了我什么?”

    “哦?她问了你什么?”

    “她问[无][错]我两个多月前有没有见过你……”苏易摩挲了一会儿下巴,沉思道:“这个时间太详细了,恐怕她已经通过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的人确定了你和我现在正在一起……”

    他突然懊恼起来,“唉……可惜当时忽略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破了你的身份,不然我便可一推三六九,全装不知你的身份……可惜了……”

    天山童姥哂笑道:“你这傻小子,李秋水何等人也,她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就算你当时没有喊破我的身份,只凭一点推断。她根本不需要任何证据就可以肯定姥姥我和你在一起……无须在意……反正姥姥我如今功力已经恢复大半,你我联手。绝对能够轻松打败那贱人!”

    “只是打败可不行!师叔她武功太高,而且我今天观察。她的轻功之出众,怕是整个江湖无人能出其右,就算我如今同样修炼了凌波微步,也未必追的上她!她要打便打,要走便走……这怎么办?”

    想了想,苏易又补充道:“更何况师父的《北冥神功》也已经被她学了去,恐怕她也已经能够吸人内力了……却是不可不防啊!”

    “那小贼竟然连《北冥神功》也交了出去?真真气死我也!”天山童姥恨得牙直痒痒,随后又叹气道:“《小无相功》和《北冥神功》同出一脉,倒是免了化功一途……姥姥早该想到了。若如此的话,却是不可与其近身交战了呢!”

    又想了一会儿,天山童姥突然大怒起来,怒道:“这贱人之前在我功力未失的时候不泄露自己会《北冥神功》,分明便是打算趁姥姥功力未复之时谋夺姥姥这一身内力,可恨无崖子这小贼,竟然帮着拿贱人来对付我……气死我啦!”

    “啊?”

    苏易却从中听到了一个极重要的信息,他忍不住问道:“师伯,怎么难道你功力未损之时。她便不能用《北冥神功》来对付你吗?”。

    天山童姥恨恨道:“姥姥倘若功力未损,内功之强绝对在那贱人之上,我二人内力又份出同源,她若敢以北冥真气吸我内力。只怕反而会功力反噬,一身内力尽数倒灌入我体内!”

    “哦……原来是这样啊!”苏易若有所思……

    而在远处,一条纯白人影正静静的看着苏易所乘坐的船离开……想起他上船之前那船吃水的痕迹……又看了看旁边一艘与苏易的船大小差不多的吃水线……面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杀意!

    “本想着念在青萝和语嫣的面子上和平解决。没想到你竟然站在了那老贱人一边……既然你视我这个师叔如无物,那我又何必再顾念无崖子的旧情?!”

    一道狠辣的声音从她口中诵出。在平静的江面上荡出好远好远,悄悄消失在了满是荷叶莲藕的静美湖泊中!

    ………………………………

    回到了参合庄后。天山童姥又回了她的房间练功去了,而苏易则静静端坐在凉亭的大藤椅上,静静的沉思着……

    如今距离天山童姥神功大成,已经仅仅只有五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五天之内,李秋水一定会来!

    所幸阿朱和阿碧不在此处,否则李秋水只消拿两女来威胁一番,怕是苏易就不得不乖乖就范了……而如今王语嫣乃是李秋水的亲生外孙女,还是她一直心有愧疚的后人……相信这女人再怎么丧心病狂,也绝不可能会特意捉了语嫣来威胁他的……

    “你……会什么时候来呢?”苏易手里端着茶,喃喃自语道,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笑容!

    往后的三四日,仍然是风平浪静,波澜不起……天山童姥定力极佳,纵然李秋水就在附近,也丝毫不影响她每日里的正常作息,该吃吃该喝喝,该练功练功,浑然当附近没有她这个人……

    而苏易更是淡定的让人蛋疼,毕竟他可是百分百肯定五天之内李秋水一定会来,如今虽然敌暗我明,但李秋水却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恐怕在她看来,自己不过是个得了无崖子七十年真气的幸运儿吧……毕竟以李秋水如今的功力,什么江湖上的南慕容北乔峰,实在都可以算作她的孙子辈儿,一个修炼了不过十几二十年的少年人,又如何能够和自己的七八十年的精深功力相抗衡呢?

    待得到了第四日的午时,天山童姥练功完毕后,口中郑重道:“师侄,明~日乃是最紧要的关头!收功之时,千头万绪,凶险无比,今日我要定下心来好好的静思一番,你就别再跟我说话,以免乱了我的心曲。”

    苏易郑重道:“我不与师伯说话自然无妨,但是倘若李秋水以精深功力胡说八道,到时候师伯你定力不存,恐怕会糟了她的暗算吧?”

    由不得苏易不担心……他可是清楚的,原著中天山童姥可不就是在最后一天遭了李秋水的暗算,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吗?并且因此终于导致了两人同归于尽的结局!

    天山童姥却是对苏易的担忧毫不担心,她笑道:“也就是你这傻小子傻有傻招,你想想,这里乃是何地?这里可是她女儿和她外孙女的家中,她纵然再怎么不要脸面,难道还能当着自己的孩子的面说出那些不要脸的话来吗?”。

    苏易一愣,倒还真是!自己可还真没想到这一出……当下也就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当晚依然风平浪静……

    待得第二日,天山童姥执着手中仙鹤,淡淡道:“师侄,今天乃是最后一日,就有劳你为我护法了……”

    苏易笑道:“自然没问题!”

    他话音刚落,便在这时候,忽听得一个蚊鸣般的微声钻入耳来:“师姊,师姊,你躲在哪里啊?小妹想念你得紧,你怎地到了妹子家里,却不出来相见?那不是太见外了吗?”。

    两人俱都是一惊,天山童姥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叫道:“哎呀不好,姥姥倒是忘记了,她女儿和孙女都是武功浅薄之人,如何能够应付得了李秋水那贱人的暗算,她只消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这二人昏迷数个时辰,便可以照你所说,以言语打乱姥姥心神了!”

    “我去阻止她!”

    苏易听得王语嫣这会儿正昏迷当中,顿时大怒,转身就要出屋!

    天山童姥苦笑道:“没用的,她的声音在江面上来回回荡,你根本就找不出她的真身藏在何处!”

    苏易却是对天山童姥的话充耳不闻,转身径自冲出了房间!

    飞身纵上了参合庄最高的房顶,苏易闭目凝神,细细听去……果然李秋水的声音四面八方到处都是,而且声波大小也一般无二,想要分清来源是在何处,确实没办法做到!

    当下转身回了房间,叹道:“师伯,要不你还是延缓一天吧……她这般施法,内力消耗极高,怕是撑不了一天,到得明天,就是任由她大喊大叫,怕是她也要累的说不出话来了!”

    天山童姥淡淡道:“我这却是一刻也耽误不得!师侄,你只需在她来犯的时候帮我抵挡即可!这声音,便任由她去吧!”

    说完,咬断了仙鹤的脖子,开始吸允起灵禽的鲜血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