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百零二章 糟糕 局面超出控制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零二章 糟糕 局面超出控制了

第一百零二章 糟糕 局面超出控制了

    ps:  今天第三更……

    瞬间天音寺众人尽皆面色大变……而青云门中脾气最为暴躁的田不易更是怒喝道:“怎么,你这妖人临死前还要反咬一口吗?当真荒谬至极!多什么谬言,我这便送你上路了!”

    着赤焰仙剑火光大盛,便要冲上前去将毒神杀死!他田不易虽然一向不喜苍松,但毕竟此番苍松却是为了青云门立下了大功劳,一举将魔道四大宗门之三尽数剿灭……要知道纵然有天音寺的帮忙,可却是在青云山上干的……

    待得风头传出去后,青云门为正道魁首牛耳,谁还敢有半个不服?纵然天音寺焚香谷如何不爽,除非他们能做出比这件事更大的伟绩来,否则……这正道第一门派的名头,却是想也不要想了……

    而这一切,全然都是苍松功劳!他又岂容有人污蔑他!

    “阿弥陀佛!”

    田不易刚刚冲上前没多远,便已经被普泓拦下,他双手合十道:“田施主,此番事关我天音寺普智师弟性命,无论毒神所言是真是假,还是我等听完之后再做分晓吧。↖頂↖↖↖,..”

    面对实力更在自己之上的天音寺主持,对方好声好气的话,田不易也只得哼了一声,收起了手中仙剑!

    毒神继续道:“诸位,我等之所以这般信任苍松,不惜将身家性命都压在他身上,便是因为早在数年之前,我便已经将我两只七尾蜈蚣中的一只赠与了苍松老儿!而这些年来,苍松老儿不仅暗算杀害了天音寺的普智。更弑杀百姓炼就毒血幡……有这等把柄在我手中,我又岂会担心他背叛我们?”

    “可惜……人心最是难测……他终究还是背叛了我们了……”毒神神色暗淡的了一句。随即喝道:“苍松,我方才所言。你可敢承认么?”

    “师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道玄震惊的看了一眼苍松,失声问道:“难道当真……当真是你……”

    苍松惨然一笑,叹道:“师兄!大错已经铸成,纵然后悔愧疚,终究是迟了……终究要面对的……”

    越前走出了几步,苍松高声道:“敢做自然敢认!不错……普智大师……确实是我苍松所杀!”

    “什么?!!”

    “怎么可能?!!”

    顿时人群里一阵群情激奋,不敢置信的呼声纷纷传出,经过方才一场大战,犹有幸存的青云门弟子与天音寺弟子们刚刚生出些许同仇敌忾之心。可这回儿,这刚刚生出的并肩作战的亲切感瞬间消失殆尽……当下两大门派迅速分做了泾渭分明的两边,看向对方的视线已经带上了几分防备……

    道玄怒声质问道:“苍松师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从未与我过?!!!”

    而田不易水月等人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苍松……眼神满是震惊……怎么方才青云门的功臣,转眼间便变作了罪人了么?他杀了普智大师?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当年草庙村血案也是……

    当下众人的视线又移到了苏易的身上!

    “我若了,师兄你还会答应让弟引诱魔教上山吗?”苍松对着道玄笑了笑,转身面对了毒神,高声道:“我既然敢背叛与你们之间的盟约将你们引上山来一网打尽,自然不怕你们将我的把柄抖出来……我既然当年杀了普智大师,那么如今我自然也就敢认!我苍松。又岂是那等敢做不敢认的懦夫?”

    一声长叹,苍松的声音低落了下来,他徐徐道:“我当年因为一件旧事,对道玄师兄起了怨恨之心……怨恨之下。鬼迷心窍炼制毒血幡,为夺嗜血珠杀害普智大师!其实当年我确实是真心打算和你们合作毁灭青云门的,所幸并未铸成不可饶恕的大错!最后终于让我看清了道玄师兄的真面目。他比我强!当年是我误会了他!有他的领导,日后青云门定然会蒸蒸日上……既然如此。我便想到了反间计,这才有了今日的将你们引诱上山一网打尽!我苍松身败名裂又如何?只要能让我青云门光大门楣。我一人荣辱得失,又算得了什么?”

    “师父你在瞎什么呢?!!”

    齐昊忍不住失声叫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胡乱承认?”

    苍松叹了口气,道:“昊儿,当年犯下的错事,终究是要弥补的,不承认又如何?那时我鬼迷心窍,委实做了很多错事,如今想来,悔之晚矣……只不过……”

    他转首看向了苏易的方向,此时苏易早已经因为苍松秘密被泄露一事而震惊不已……毒神怎么会知道苍湿忽杀了普智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难道苍湿忽,要身败名裂了吗?

    纵然自己将万剑一的存在透露给苍松,依然未能摆脱他不容于正道的结局吗?

    “惊羽!”

    “师父……”苏易茫然的抬起了头来,看着一脸慈祥笑容的苍松!

    “惊羽……”他一字一句,极为坚决的道:“惊羽,为师当年在草庙村外以你为质杀害了普智神僧,这确实是我所为……但是你草庙村那二百余口性命,为师可用性命担保,绝非为师所做!你可信我?”

    “…………自然是信的……凶手当然不是你!”苏易此时心神大乱,只是本能的喃喃道。

    “阿弥陀佛!”普泓上前一步,叹道:“当年普智师弟临死前服下三日必死丸,跌跌撞撞赶回了天音寺,杀害自己的乃是一位能够御使神剑御雷真诀的黑衣人……我们都当那时是普智师弟重伤之下神志不清才导致的胡言乱语,想不到他的竟然是真的……凶手竟然真的是你!”

    普泓这话一出,顿时再无悬念……

    道玄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他面色一阵抽搐,仿佛生气一般,怒问道:“师弟,此事……你为何不与我?!”

    苍松苦笑道:“我若了,师兄你还会允许我将这些魔教妖人引诱上山吗?”

    “可……”道玄咬着牙吐出了一句话:“师弟你明知此番行径,会让毒神出这桩悬案……这岂不是……为兄当初答应你的提议,岂不正是为兄亲手将你推入了绝地吗?”

    “哈哈哈哈……苍松老儿,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有种多了!敢做敢认!倒是让我看得起你了!”此时毒神又哈哈大笑起来,“那么普泓秃驴,普空秃驴,如今杀害你们师弟师兄的凶手就在眼前,就算他幡然悔悟了……你们要放过他吗?放过那个杀害了你们师兄弟的人?”

    仿佛是被毒神的话提醒,普泓高诵佛号,道:“阿弥陀佛!道玄师兄,此事……还请你给我们天音寺一个交代!”

    “不错!苍松此人杀害我天音寺普智师兄,道玄师兄,你若要护短,便是将青云门与天音寺的情分,尽数践踏了!”普空同样踏前一步,厉声喝道。

    “不错!!!苍松纳命来!!!”

    “杀我普智师叔,我天音寺岂能与你善罢甘休……”

    “想不到青云门内竟然也有这般败类……该杀!!!”

    道玄铁青着脸,猛然踏前一步,道:“抱歉,普泓大师,苍松师弟于我青云门有大恩,于我正道有大功,纵然他杀了贵派普智大师,但还请看在他今日功劳的份上,原谅他过去的罪孽……可否?我会罚他面壁百年,以作惩罚,可否?!”

    “这……”

    普泓忍不住面露犹豫之色……

    普空却怒道:“道玄你的倒好听!我普智师兄一心行善,多年来不知造了多少功德,如今他遭奸人暗算,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将此事揭过吗?你真当我天音寺怕你青云门不成?”

    “那你还想怎的?要战吗?”田不易跨前一步,同样怒道。

    “战便战!谁怕谁!”

    两个脾气火爆的人撞在一起,眼看便要打起来……

    却突然传来了一句厉喝:“莫要再争了!普空大师,今日我苍松,便给你一个交代!”

    众人急忙回头,耳边却传来苏易的一声狂叫:“师父,不要啊!”

    嗤……

    一声利器刺入**的声音响起,面色本就无比惨白的苍松此刻更是一丝血色也无,他欣慰的笑了一声,胸前已经插上了一柄晶莹如水的短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