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点拨什么了你就突破?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点拨什么了你就突破?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点拨什么了你就突破?

    热门推荐:、 、 、 、 、 、 、

    ps:感谢矽翼龙的5888打赏!感谢钥凌殇、枫诛、星空地府、小说家里看的100打赏!

    合/欢派自三妙仙子死后,被鬼王宗合并之时因为多人不服,又是一场拼死血战,实力较强的几位供奉长老,要么死在了青云门玉清殿前,成为了苍松的功劳点缀……要么死在了与鬼王宗的大战之中,其整体实力,早已经不复当年四大宗门并列的威风……

    而如今同时面对天音寺年青一代第一高手法相,以及青云门内那众多实力高绝的高手,纵然苏易与陆雪琪两人并未加入战场……但两方的实力差距之大,却也是天渊之别,整个合/欢派,如今能够拿出手的高手,已经仅仅只剩下了金/瓶儿一人而已……

    可惜法相却是金/瓶儿天生的克星……他如今含怒之下,招招不留情面,似乎是将面前的金/瓶儿当做了碧瑶一般,大梵般若真法在体外震荡,一层又一层的佛光将金/瓶儿牢牢的困在其中,任紫芒刃如何锋锐无双,也难敌轮回珠的古朴厚重……终于,在经过了一番僵持之后……

    随着法相手中轮回珠的佛珠再次碎了一颗,硕大的金色卍字符号向着金/瓶儿压了过去,以势压人……本就走的轻灵一路的金/瓶儿,哪里还能抵挡,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已经萎靡不振的倒在了地上……

    而此时,众多的合/欢派弟子又哪里能逃得过去萧逸才等人的追杀,一阵法宝光芒闪烁。这些人已经尽数伏诛……不过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整个合/欢派。已经仅仅只剩下了金/瓶儿一人而已!

    “妖女受死!!!”

    法相手中轮回珠祭出,毫不犹豫的向着金/瓶儿打了过去……眼看这位曾在原著之中大放异彩的女子便要就此殒命。苏易一直拉着陆雪琪的手在一边站着,似乎是经过长时间的好话,已经将这个女孩儿心底的不快稍稍平息……

    此时见得法相这边的情况,他略带不忍的撇过了头去……毕竟这个女子也曾是自己的宝贝徒弟小环的姐姐呢……哪怕自己一直想要她死,但当真事到临头了,却还是会有几分不忍之意。

    法相的轮回珠还未打到,凌厉的劲风已经将金/瓶儿额前的头发尽数刮到了脑后,露出了那光洁的额头……也露出了她那惊惧的脸庞……在金光之下,那娇弱的面容显得格外的惹人疼惜……

    已然无力抵抗。更不会有救星来援……情急之下,金/瓶儿突然大声喝道:“法相!我问你!你今日凭什么杀我?!!!”

    轮回珠在金/瓶儿额前戛然而止,法相怒声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贫僧杀你,是为匡扶正道,凭什么杀不得?”

    金/瓶儿冷笑,“我虽身为合/欢派弟子,但自幼便一直只是潜心苦修,从未做过半分伤天害理之事!而后更是直接入了鬼王宗成了碧瑶那贱人的奴仆。被她百般指示羞辱,每日里为她端茶倒水……她羞辱我,更防备我,从不让我离开鬼王宗!我金/瓶儿修道数十年。但到如今,却还没有伤害过一个无辜生灵的性命!我问你!你凭什么杀我?!!!”

    她明眸之内两道泪痕流过,高声吼道:“难道就因为我是魔教中人。哪怕我不曾伤害无辜,我也一样该死吗?你以为我便愿意作这合欢派的妖女吗?你以为我便不想成为跟你们一样的名门正派。受万人敬仰吗?”

    凄厉的嘶吼声,完全不见了平日里的柔媚轻灵。只有不甘心死亡,却又无能为力的绝望……这嘶吼,吼在了萧逸才等人的耳中,亦吼在了法相的佛心之内……

    轮回珠光芒顿时熄去,面对金/瓶儿的质问……法相愣了……

    往日里遇到魔教中人,立时便是生死无话……不是你杀我,便是我杀你……

    似金/瓶儿这般理直气壮的厉声喝问你凭什么杀我的,却还是法相首次得遇……

    对呀……恩师当年教导因果一说……有因有果,一饮一啄……

    那么她既然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自己又怎么能取她性命呢?就因为她是魔教?

    这未免也太过荒谬了!

    可师门当年也一直教导,魔教中人个个无恶不作,杀人如麻……若是遇到了,定然不能放过……

    轮回珠被收回了手中,法相一时间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该听从师门教诲杀!还是听从师傅往日的教导不杀?

    她是魔教……但她并未伤害无辜……她不该死……

    她是魔教……魔教统统该死……

    两个理念在心底一阵纠缠……

    先是被苏易重创,而后又得知同门尽数惨死……得知仇人,却又报仇不得,大起大落之下,法相今晚早已经心神俱为憔悴疲惫,如今被金/瓶儿这一声厉吼,他那颗千锤百炼的佛心,竟然开始动荡了起来……大梵般若乃是佛家神通,对于心神稳固最是有益,而这天音寺基础最为扎实,修为最为高深的法相,如今,竟然是处在了走火入魔的边缘……

    也就是法相为人一向谦和,心思又极机敏,究竟何为真正的正邪之别……这问题往日里他便有考虑过……只是这种想法实在太过大逆不道,他便一直下意识的忽略了过去而已,可如今,这问题已经直接摆在了他的面前……

    杀还是不杀?

    杀!她确实并未作恶……

    不杀!却又违背了天音寺一贯的教导方针!

    这个问题在法相的心底,仿佛一只毒虫拼命的弑咬他的内心……那一向稳如磐石的手,竟然连轮回珠都要握不住,生生颤抖了起来……唇角,更是已经溢出了鲜血……却是心神大乱之下,之前被苏易留下的暗创,再次复发了……

    “法相大师,休要被妖女的话乱了心神!!!”

    见法相此刻面色时青时白,体内真法紊乱……旁人倒还不知,张小凡同样修习有大梵般若,如何不明白这位法相大师已经是处在生死边缘……

    他可没有法相这么聪明以至于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当年田不易被魔教重伤一事,这家伙杀起魔教中人从不手软,哪怕金/瓶儿说自己从未伤害过一条无辜性命,但张小凡还是赤焰仙剑出鞘,对着金/瓶儿斩了下去!

    哪怕明知天音寺是杀害自己全村上下的凶手,但对于这位法相大师,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张小凡,对他的印象也是相当的好!又哪里能看着他就此走火入魔……

    铛~~!!!

    一声悠长的回声响起,旁人都未出手,竟然是法相以轮回珠架住了张小凡的赤焰仙剑……法相眼神一阵迷茫,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却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在自己摆脱这个问题之前,金/瓶儿死不得……如果杀了她,恐怕他法相便再非法相,而是会与其他天音寺那些弟子再无二般模样……

    可……

    法相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金/瓶儿,眼神一阵犹豫难决……

    而金/瓶儿当时不过心底郁结难解,实在不忿就此死去才这么一喊,想不到竟然好像有了一线生机……她当即哀求道:“法相大师!你今日若能饶我性命,今日金/瓶儿愿对天立誓,日后绝不伤害任何一个无辜之人!还请大师……放过我……”

    旁边苏易看着法相那纠结难耐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几步,说道:“法相大师,正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心中分明便已经有了主意,打算要放过她了,却又何必拘泥于师门所说的正魔之别呢?”

    !!!!!

    苏易的话顿如醍醐灌顶,将法相浇了个通透……浑身上下猛然一阵激灵……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喃喃重复了一遍苏易的话……

    诛仙位面,正邪难两立,纵然天音寺方外之人,也难逃门户之别……两方杀来杀去,又有谁人说过这句话?

    这句在苏易的后世极为常见的佛偈,在这诛仙位面,却是第一次出现于世间……而法相,更是第一次听到这话……

    这句话,却给他开了个新的天地!

    法相只觉得心底猛然一阵轰鸣,方才的纠结瞬间豁然开朗,体内的大梵般若真法竟然不受控制,突然尽数溢出体外,金光灿烂中,心思通明之下,法相当即虚空盘膝而坐,恍若佛陀一般……

    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面色也迅速恢复了红润……

    这位天音寺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破了……

    张小凡持着赤焰仙剑后退了几步,走到苏易面前,不可思议道:“惊羽你可真厉害……不过几句话的点拨而已,可我看法相大师这阵势,怕是要有极大的突破……就算暂时还未突破到大梵般若的至高境界,日后也定然会一片坦顺,再无任何瓶颈阻碍了!”

    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异象,看着法相突破的情景,苏易一愣,回头对张小凡问道:“我……说什么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