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百四十六章 今天的苏易有点娘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今天的苏易有点娘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今天的苏易有点娘

    p:感谢风暴猎刃的5888打赏!感谢穷开伈、友小闲的1888打赏!感谢师若水的888打赏!感谢安丶铭、残月殇~~、berryake、不想打名字所以就这样了、曾经的一些记忆、蛋挞弟弟、寂静的歌声、炎华秦、半盏鱼的100打赏!好丰盛哦呵呵……

    “阿弥陀佛,普方师弟,普空师弟的遗体……可安置好了吗?”

    “师兄安心,已经平安送进了舍利塔了。”

    “那就好……”

    禅房内,普弘仰天长叹……

    此番苏易前来大闹一场,天音寺四大神僧再去其一,山门被毁,弟子尽皆重伤,天音寺的实力已经降到了低谷……

    而且今日之事一旦传出,天音寺怕是立时便要名誉扫地……

    一个人单人独剑冲进了堂堂三大正派之一的山门之内,生生将对方的门派首脑之一逼死……这等丢人之事,莫说天音寺这等大派,便是那些寻常小派也不曾发生过啊!

    可想起之前苏易跪在苍松灵位之前嚎啕大哭的情景,普弘普方却又莫名的,突然很理解了对方的痛苦!竟然对那个少年,恨不起来了。

    自己等人在青云山之上逼死了他的师父!他便还以颜色,在天音寺山门前将四大神僧之一的普空生生逼死!至于当年草庙村一案,他却并没有翻出来分说……

    想到这里,普弘不禁奈摇头苦笑……

    苍松杀了普智!普智杀了草庙村村!天音寺杀了苍松!苍松的徒弟又杀了普空……纠葛成一团的恩怨情仇,到底谁欠谁?谁还能说得清?

    “普方师弟,不管怎样,对方此次前来,终究是手下留情了。这件事情就此揭下吧,仇怨宜解不宜结,你稍后约束一下门下弟子。让他们莫要将八凶玄火法阵一事说出,这位林施主虽然性情偏激。但为人颇为正派,日后当可为我正道除妖降魔……唉……只是可怜了法相,他却是辜枉死了。”

    “是,小弟稍后便去办。”面对普弘的要求,普方低头应是……心里莫名的,却将苏易并未直接离去,而是偷偷的踏上了须弥山后山的消息给隐藏了下来。

    林施主……不管怎样,普空师兄都是死于你手。我始终不如普弘师兄那般豁达宽宏,既然你自作主张去了后山,那我便隐情不报一回吧,倘若你此次不死,我便将此事彻底放下!

    心里默念佛号,看着普弘那苍老了许多的身影,普方心底闪过一道愧意……

    而此时,苏易已经踏上了须弥后山寻找字玉璧的征程……如今四大神僧已去其二,普弘重伤,普方单人独力难支。绝非自己对手,弟子们又个个元气大损……若不趁着这个时机将天四卷到手,下次再来。苏易可着实没有把握再战胜普弘了!

    只见不过短短数个时辰的功夫,此时的苏易已经完不见了之前在山前与普弘搏斗之时的狼狈,一身白衣胜雪,竟然换了另外一身为华贵的衣裳,走在山间树林之中,反倒好似一名富家公子游山玩水一般……

    须弥后山极大,想要从其中找到字玉璧谈何容易,苏易在这山林间来回穿梭了数个时辰,结果却仍然是一所获……

    看着天边那即将落下的夕阳。如今在这天音寺,自己已经足足呆了一整天了。尤其是在这后山,虽然不知道为何到现在依然没有天音寺弟子前来阻拦自己。但想来应该是他们此时忙于前山事物,又要准备普空后事,是以此时暇,等到他们发现自己竟然悄悄侵入到了后山,这回自己偷偷摸摸的,可不似方才寻仇那般理直气壮了……

    “奇怪!怎么总感觉有什么人在窥视我一样。”

    在这崇山峻岭之中,千峦叠嶂、群峰如屏,瀑布如练,湖山拥翠……本是绝美不逊青云六景丝毫的美景,可苏易却半点观光的心情都没有,反倒心情颇为烦躁的捋了捋鬓间长发,疑惑的低声自语了一句。

    “不管了,继续找!必须要在今天找到字玉璧!”

    坚决的说了一声,苏易的身影再次没入了葱葱树林之中……

    ………………………………

    “为字玉璧而来吗?”

    一处极为隐秘的断崖之下,一面色焦黄的枯槁老僧缓缓睁开了双目,口中喃喃说道:“怎么普弘这般失职?竟然让人侵入到了这须弥后山之中……方才前山的异象,与这小子又有什么关系?不管了,我的职责只是守护字玉璧而已,这小子既然打字玉璧的主意,普弘不出手,看来便非得我出手不可了!”

    缓缓的站起身子,脚下佛法金光升起,他已经缓缓的向着悬崖上方飘去……

    ……………………………………

    而此时,苏易已经越发的深入了须弥山之中,到处搜寻字玉璧下落……尽管到此时依然一所获,但随着他搜寻的地方逐渐增多,可供他查探的地方也就越发的少,看来找到字玉璧,也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阿弥陀佛!施主不请自来我天音寺后山,不知所为何事?”

    刚刚仔细的查探了一处地段,依然毫所得,苏易正准备去下一个地方,却被突然响在耳边的佛号惊动,他回头看去,只见在自己背后,竟然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面容枯槁苍老胜普弘的老僧……

    苏易也不吃惊,而是毫不客气的问道:“老和尚,便是你刚刚一直在窥探于我吗?”

    “阿弥陀佛!施主侵入我天音境地,老僧这是正常的监视,并非窥探。”

    “这么说来确实是你了……”苏易面上露出了一丝不满之色,“亏你还是个六根清净的出家人,竟然偷偷注视一个……咳咳,竟然对一个年轻人背地里暗自窥探。这便是你们天音寺的待客之道了吗?”

    面对苏易主动入侵却毫不讲理的问话,这老僧不恼不怒,而是淡然道:“还请施主离开!”

    “我不走!除非你告诉我字玉璧的所在!”

    “阿弥陀佛。施主莫要若再纠缠不休,否则。老衲也只好请施主离开了。”

    “哦?要跟我动手吗?”

    苏易却突然兴趣盎然了起来,“我还从没见识过天音寺的佛法呢,老和尚你看着挺厉害的,来,跟我比划比划?”

    “阿弥陀佛!”

    枯槁老僧低垂双目,直垂双膝的长眉却突然迎风而起,突然延伸至数十米之长,对着苏易卷了过去!想要将他直接卷下山去……

    “老和尚。若要对付我,恐怕这点小伎俩还不够看吧?”

    苏易腰肢轻摆,如弱风扶柳一般,便轻松躲开了对方的长眉缠绕,他牢牢握着拳头,拳头之上泛起了白色光芒,身形似虚实幻,凭空幻化数身影,真身却已经瞬间来到了这老僧身前,重重的一拳砸了下去!

    “阿弥陀佛!施主道法修为匪浅。何必要做这偷盗之举?”

    枯槁老僧双掌合十,前方立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佛字,金光灿烂中。向着前方的苏易冲了过去!

    呯~~!!!

    重重一拳砸在了佛字之上,这佛字金光却仅仅只是黯淡了片刻便恢复如初……而后佛字依然向着苏易挤去,直将他挤得连连后退了数十步,方才算是将这金光彻底抵消……

    “好厉害的和尚!想不到天音寺除了普弘之外,竟然还有你这等高人!你们天音寺藏得可真够深的啊!”

    好不容易方才将金光彻底抵消,苏易看着前方那枯槁老僧,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道:“难怪他要这么做了!”

    而此时相比苏易的淡然,枯槁老僧却面色微变。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袍袖,上面一个白色的拳印清晰明目!方才对方那一拳看似简单。却蕴含极为不可思议的变化,竟然能直接够透过自己百年精修的大梵般若。直接轰在了自己的身上!

    沉默良久,枯槁老僧方才道:“这是狐岐山妖狐一族的绝技七刹六变,想不到贫僧数百年未出天音寺,妖狐一族竟然出了这么个了不得的高手!竟然能将这至高绝技修炼到第七刹第六变的境界!”

    “老和尚好眼光!”

    苏易也沉默了……过的一会儿,他突然笑了起来,那俊朗的面容,却蓦地带上了几分妩媚动人,一阵白光变幻,方才站在那里的苏易已然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的,可不正是风华绝代的小白么……

    取消了伪装,小白嘻嘻娇笑道:“想不到竟还有人能够识得我这已经灭族三百年的妖狐一族的绝技,老和尚果然眼光甚好!佩服佩服!”

    死死的看着小白那绝美的身姿,老僧的面容却越发的凝重了,“九尾天狐?!”

    “正是!”

    “那你方才所化的少年是……”

    “哦?你说那个少年啊?”小白做恍然大悟状,“那是我变给那些天音寺的人看的,本来是打算混肴耳目骗骗普弘普方的,可谁知明明我们进来的时候都刻意露出痕迹了,可这些家伙竟然好像不知道似的,压根没有追来的打算!倒是让我媚眼抛给了瞎子了!眼下却是只有你一个人,那我也就没有必要再伪装了呢!”

    “伪装……糟!调虎离山!!!”

    枯槁老僧瞬间恍然大悟!正要转身离去,背后却突然一阵极为凶悍的气势涌来,仿佛一只绝世凶兽一般!将他的身形牢牢定住……

    只见小白背后九条尾巴缓缓的伸了出来,在背后悠然的飞舞着,她语气娇媚,神情却极为冷然的说道:“抱歉了老和尚!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请你在这里陪我待一会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