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萌!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萌!

第一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萌!



    ps:感谢卡卡乆轮回、衬一军的100打赏!

    这一次,苏易并没有跟任何人告别,而是选择了一个人悄悄的踏进了那蓝色的光圈之中!

    再一次的开始,却与以往有了截然不同的感觉!

    随着自己的身形不停的被拉长缩短,灵魂的不停的变幻……

    苏易……再一次被生了出来!

    作为一个备受期待的小生命!

    之后的记忆,从牙牙学语到逐渐回应着所有人的期待成长,与之前那已经能够熟知自己的过往不同,这一次,似乎一切都是模模糊糊,就仿佛是在做着一个梦,尽管梦中无比清晰的过往,但仔细回想的话,却又是一片空雾幻花……什么都不清楚!

    而随着属于苏易的思绪逐渐苏醒,意识的逐渐清晰,一切的模糊都渐渐散去,留下的,只有一声声不甘的嘶吼在脑海中响起!

    “我不要!不要在这里度过我的一生……这种命中注定一样的生活,休想我会老老实实的接受它!”

    “救救我!谁能救救我?把我从这个世界里救出去……如果救不了我,至少杀了我给我自由!”

    “我是我,我谁也不是,凭什么要我按照你们的规划去度过我的一生?就凭你高高在上,就能让我对你一生愚忠?你赐予的所谓长生,我根本不屑一顾,我永远只是我!我不要做你的巫咸啊!我是风广陌!!!”

    ………………………………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饱含着无尽的愤怒和绝望,在心底响起,在脑海中回荡……

    原来我是置换成了尹千觞了吗?刚才听到的,是他心底最深处的不甘吧。

    感受着脑海中传来的不甘和愤怒,苏易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置换成了谁……

    尹千觞!原名风广陌!幽都十巫中的巫咸!一个与其他幽都子民格格不入的人!

    对女娲虔诚的信仰最深处。是对外界的渴望和对幽都死寂生活的厌烦!对于自由的渴望极其强烈,做梦都想离开幽都的一个幽都叛徒?真不知道带着这样的心绪,他是如何成为幽都地位极高的十巫之一的!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尹千觞的亲妹妹……咳咳。没错,这个妹妹是亲的……天气姐——风晴雪!如果说小野人云天河是仙剑历代主角中最萌的人的话。那么天气姐风晴雪,便是古剑系列最萌的主角了,甚至因为是女孩的缘故,萌力更显惊人……

    想不到我竟然成了主角的便宜大舅子!

    只是不知道现在又是什么时候?剧情是否开始了?

    刚想到这个问题,苏易就将它推翻了……主神这一点还是很贴心的,它总是给自己足够的准备时间,这么说来,剧情一定还没开始……

    他静静的躺着。慢慢的体会着脑海中那不甘的嘶吼和愤怒的发泄,静静的等着,直到脑海中嘶吼的声音逐渐淡去,仿佛是随着苏易意识的彻底清晰,属于风广陌的过往,他的记忆,他的灵魂,他的一切都再不复存在!

    可怜的风晴雪啊,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你真正的哥哥了,因为伴随着我的醒来。他,已经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不过放心吧妹子,哥哥我会对你更好的……

    心里突然闪过了这么一个荒谬的念头。苏易好笑的想摇头,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根本连动弹都动弹不得!

    随着最后一点声音散去,随着风广陌彻底不存在于这个世上,苏易全面接收了这一具身体,同样也接收了这一具身体的伤痕!浑身上下立时一阵剧痛传来……

    他这才惊觉,自己的体内,竟然早已经千疮百孔,体内那独属于幽都的灵力。甚至都开始断断续续,难以为继……

    浑身上下一阵剧痛。每一处都在叫嚣着痛!好痛!几乎连思维都要跟着断片,仿佛连精神都要被扯碎……这么重的伤势。纵然苏易穿梭无数位面,却还是第一次受到这般伤势!

    努力承受着那一拨一波倾袭而来的剧痛,苏易脑海中还有闲暇乱想,怎么风广陌什么时候受过这么重的伤势吗?

    正胡思乱想间……耳边,模模糊糊的传来了对话声,只是模模糊糊的,听不大清楚……

    苏易急忙默运冰心诀,瞬间一股冰冷之意从脑海蔓延出来,迅速淌遍全身,纵然身体仍然痛的难以为继,但思维,却一片冰清,方才还不清晰的对话声,这会儿,已经连每字每句的停顿,呼吸换气都一清二楚!

    一道粗豪的声音响起,语气里满是不满意味,“少恭,这混帐家伙坏了我等大事,如今咱们不仅失了焚寂剑,苦心找到的血涂之阵也在他横插阻挠之下未能发挥作用,你不让我杀他也就罢了,大不了任他自生自灭就是,为何还要煞费苦心留他性命为他治伤?”

    血涂之阵被破坏?这么说来是剧情最早最早的时候?那么这声音的主人,应该便是雷严了吧!

    清朗的年轻声音回答道:“武肃长老有所不知,此人乃是幽都十巫之一的巫咸,身份地位在幽都至高无上……可据我观察,他心底却分明对女娲心怀怨愤,只是一直强忍不曾发泄出来,方才他半醒半睡之时,我等审问于他,他却一问三不知,我深通医理,他是断然瞒我不过的,他确实是失忆了!这岂非是十分有趣之事?”

    “失忆而已,又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有什么有趣的?少恭你的话,雷某可不明白了!”

    “这巫咸对幽都早有不满,对外界的花花世界定然也是心慕已久,如今他失却记忆,心底巫咸的使命和忌讳尽忘,这样一个本该纯洁无暇的人,受到了外界的诱/惑,定然会放浪形骸沉迷其中……这样的话,等到他日后恢复了巫咸的记忆,回想起自己的使命,又会是怎样一个表情呢?我实在是……好奇的紧啊!”

    “少恭总爱纠结这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你的药室之中,那些乱七八糟的炼药之人,也都是你出于同样的心思,才会留到如今的吧?”

    “武肃长老一心沉迷于力量,自然对于人心不甚好奇,然我却不同,人心啊……在我看来,实在是世界上最最有趣之物,看到这样一个洁身自好的人在红尘之中沉迷堕/落,我心中快慰满足,又岂是你所能明白?”

    “也罢,左右是一个对大局无甚影响的小角色,少恭你既然执意留他性命,我也无意与你争辩,随你便是!只是那洗髓丹药,你这几日为了救这巫咸,可是很久没有炼制了!”

    “不是备的还有吗?洗髓丹,应该还够你们服用吧?”

    “几天的分量如何够?这丹药对我有奇效,少恭若不为我炼制足够一年半载的分量,我这心中,总是不踏实!”

    俊朗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笑意,“原来武肃长老是不愿受制于我,所以想要一次性要够足够多的丹药是吗?”

    “这话可是重了……我对少恭,可是信任无比啊!他日我若为青玉坛掌门,少恭你必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人!”

    “如此多谢武肃长老了,洗髓丹一事勿须着急,我稍后便为你炼制!且让我再为这风广陌,哦不,这失去了过往的无名之人再看看伤势吧,他受伤这般重,我可得千万小心,万万不能让他就此死了!”

    “少恭记着我的丹药就好!倒也不急一时三刻!告辞!”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雷严已经从屋内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动弹不得的苏易和欧阳少恭两人!

    “真是个蠢物啊……”

    清朗声音的主人,欧阳少恭将手放在了苏易的脉搏上,细细的诊断着他的伤势,口中还轻声感叹着,那亲昵的口气,似乎是对自己朋友的无可奈何,可内容,却让人胆战心惊,“雷严啊雷严,你这般的愚蠢,却让我怎么放心继续和你合作?洗髓丹……哼,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他日/你若因此身死,也需怪不得我的头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