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七章 失忆难道不是主角专属技能吗?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七章 失忆难道不是主角专属技能吗?

第七章 失忆难道不是主角专属技能吗?



    “额……”

    一声轻微的呢喃声发出,躺在床上的小婵终于虚弱的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干净好看的年轻脸庞,那脸上,满是欣喜的笑容!

    “你……你是谁呀?”

    小婵喃喃的问道。

    “我是救了你的人!”

    苏易轻出了口气,心道小姑奶奶你可算是醒了!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距离南疆百里之遥的一处小镇客栈里,而他们两人,已经在这里滞留了足足五日的功夫!

    这五日间,留在小婵腹内的腐肉病菌,已经尽数被苏易以水灵之力净化……中途也喂了不少流质食物给她补充体力,到如今,伤势早已然彻底痊愈,苍白不带半点生命力的脸色也渐渐恢复红润,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始终昏迷不醒,苏易也不通医术,找了n多庸俗大夫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带着这么一个小拖油瓶,也只能无奈的在这客栈里面滞留,想要去天墉城一行的事情只得无奈的推后,刚开始苏易到也不着急,反正时间悠闲的很,自己又没有什么必须急着去做的事情,也就每日里酒瓶不离身,每天喝酒悠闲度日……

    可时间这么一天天过去,这小丫头愣是一点醒的迹象都没有,这下子苏易可着急了,心道该不会自己干了无用功吧?自己当初对女娲这样那样的,人家转手就撇给了自己一个小萝莉,如果这小萝莉这么挂掉了,女娲会不会跟自己翻旧账?

    干坏事被人当面发现,苏易此时心里当真乱七八糟什么心情都有!

    相信若非小婵乃是乌蒙灵谷之人,欧阳少恭极有可能见过她,怕是苏易直接就抱着这小丫头跑去青玉坛了!至于刚潇洒无比的出来没几天又转身回去求救了会丢脸这种事。苏易表示他才不是那种爱面子的人呢!

    因此如今得见小婵苏醒,苏易心中当真是欣喜无边,满脸笑容的凑了过去。关切道:“你已经昏迷了五天……哦不对,怕是得有个八/九天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婵虚弱的笑了笑,问道:“不舒服……没有,我感觉很舒服……叔叔你是谁啊?”

    苏易微笑了下,正准备自我介绍一番,她下一句话却让苏易直接愣起了神来,“还有……我……我是谁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苏易呆在了那里!

    ………………………………

    “唉……这到底叫个什么事儿?”

    小婵刚刚苏醒,身体还极为虚弱,不过与苏易说了几句话。便已经再次昏昏睡去了!

    孤身一人坐在客栈的大厅里,要了些上好的酒肉,苏易在那里唉声叹气的自斟自饮了起来,口中还不住的嘀咕着旁人听不懂的话,无怪乎他如此,实在是……这到底叫个什么事儿呢……

    一场灾难,身为当事人的韩云溪失忆也就罢了,毕竟主角嘛,失忆实在是主角专用待遇,风广陌失忆也可以接受。毕竟也是受了波及……可为啥小婵也跟潮流似的失忆了?怎么现在很流行失忆吗?欧阳少恭在乌蒙灵谷摆了一个血涂之阵,然后竟然造就了三个失忆病患者?血涂之阵该不会别名是叫做洗脑之阵吧?

    还古剑奇谭,干脆直接叫古剑失忆谭好了!

    这么一个前事尽忘的小丫头啊……苏易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难道自己之前幻想的和游戏中的尹千觞那般的悠闲生活,那醉里乾坤大,梦中日月长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这么要一去不复返了吗?取而代之的,是左手奶瓶,右手针线的奶爸生涯?

    这么一个无依无靠的小丫头,难道自己真就能狠心把她丢下?

    “千殇兄,敬你一杯!”

    苏易高举酒杯遥对空处,以此祭奠自己那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的放浪青春!

    旁边,却突然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兄台当真好雅兴,自斟自饮尚且如此自得其乐!”

    苏易将手中烈酒一饮而尽。歪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侧不远处的一名十余岁的少年!“小兄弟,你偷看我可不是一会儿两会儿了。怎么?终于鼓起勇气跟我搭话了?”

    向他说话的,竟然是一个颇为腼腆斯文的少年……白白净净的,相貌颇为俊朗!身上带着些许缥缈气质,苏易眼光何其毒辣,一眼就看出了这少年年龄虽然不大,但修为颇为不俗的样子!

    这偏僻之地,怎么会有修仙者在此?

    心里嘀咕着,苏易再次取过了一个酒杯,“来,小兄弟,相见即使有缘,陪我干上一杯!”

    “如此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少年倒也不客套,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苏易身侧,那洒脱的态度,倒是让苏易眼神一亮,不是个迂腐的小家伙,挺招人喜欢的!

    “在下先干为敬!”

    少年看着杯中白酒,那净如白水的酒液在杯中微微荡漾,尽管是第一次饮酒,但这等纯净的酒,与自己听说的可不大相同的说!他一举酒杯,学着苏易那方才一饮而尽的动作,将杯中那高达六十二度的高度白酒一口全灌进了肚子里!动作仍显生涩,但却颇有潇洒之风!

    然后,苏易好笑的给快要趴到了桌子底下的少年拍起了后背,看着他将自己刚喝进去的白酒,还有方才吃进肚中的食物一股脑的全部吐了出来!

    小朋友真真太有趣了!

    “咳咳咳咳……这酒……酒都是这个味道的吗?好辣……”

    俊秀的脸涨得通红,那少年连吐带咳的,眼泪鼻涕都在脸上混成了一团,方才那腼腆斯文哪里还有半点,他咳了半天,方才喘着粗气坐回了苏易身边,脸红道:“在下失态,倒是叫兄台见笑了!”

    “无妨,我这酒一般人确实都是喝不大习惯的!”

    在那少年触目惊心的眼神中,从方才给他倒酒的酒瓶里又倒出了一杯酒,苏易微笑着一饮而尽,笑道:“这酒味道虽然不如那些精心酿造的美酒来的香醇,但却胜在辛辣……偶尔喝一次,倒也别有趣味的!”

    “抱歉,在下实在是无法理会这酒的美好之处!浪费了兄台的美酒,实在抱歉!”

    少年脸红,也不知道是被方才那一大口酒刺激的,还是因为想要装逼却惨遭失败而羞耻……

    “无妨,小兄弟,你找我搭话,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苏易转着手中的酒杯,满脸笑意的看着那少年!

    在这等荒芜僻静的小镇里,像这般气质翩然的少年当真少见的很,是修仙者姑且不说,单就他身上的衣物,虽然并不如何显眼,但细看便会发现,都是些材质不俗的料子缝就!而且他似乎是与自己同一天入住这个客栈,明显目标就是自己!

    不过竟然能够足足忍耐五天方才找上门来,这少年年龄不大,定力倒是相当不俗,绝非小门小能够出来的弟子!莫非是青玉坛欧阳少恭的人?刚刚分开,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么?

    俊秀少年脸又忍不住微微红了下,“原来兄台早就知道在下的来意了,倒是在下冒昧了,敢问兄台,可是姓尹,名为千觞?”

    “正是!小兄弟不是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吗?何必明知故问?”

    少年腼腆的笑,“家师只是让我在五日前那一天务必赶到这个客栈,然后等待一个名叫尹千觞的人,请他前去天墉城一叙!至于那位尹兄是什么样貌什么年龄,家师却丝毫未曾提及,在下足足在这客栈守了五日,方才确定家师所等之人,定然是兄台了!”

    “天墉城?!!!怎么不是青玉坛吗?”苏易忍不住微微愣了下,张口反问道。

    “咦?这倒是奇了……在下自幼便是在天墉城长大,与青玉坛,可是没有半点干系啊!”

    那斯文少年同样满脸惊奇的看着苏易,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误会自己是青玉坛的人!

    “敢问小兄弟名讳?”

    “哦,忘了还未自我介绍了!在下陵越,乃是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门下大弟子,见过尹兄!”

    ………………………………

    苏易瞬间风中凌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