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十四章 欧阳少恭你是想掰弯我吗?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十四章 欧阳少恭你是想掰弯我吗?

第十四章 欧阳少恭你是想掰弯我吗?



    ps:感谢冰々痕∮、衬一军的100打赏!

    “醉里乾坤大,梦中日月长。

    落花人独立,喝酒我最强。

    千杯醉不倒,唯我尹千觞……”

    口中高声念着乱七八糟的诗句,苏易手里拿着一瓶高度酒在大街上晕晕乎乎的走着,背后跟了无数的垂涎之徒,看着他手中那晶莹剔透的酒瓶流了满地的哈喇子……

    乖乖,这么漂亮的宝贝得值多少钱啊?当初刘员外得了一个琉璃瓶,上面那么多杂质,都被他当成了宝贝,逢人便要拿出来吹嘘,可那所谓的宝贝跟这个一比,渣了好么!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对这个宝贝似乎不怎么重视的样子……

    若是自己能够拿到那个瓶子的话,岂不是下半辈子吃喝不愁?

    如此一想,背后紧跟的贪婪之人眼里,都冒出了炙热的光芒!

    不是没有人想过上前强行抢夺,可自从那个其实仔细打扮打扮还是挺耐看,可如今却邋里邋遢的仿佛乞丐一样的家伙反手之间揍翻了白帝城的几个恶霸之后,众人就没有敢上前动手的了,只敢跟在他的身后苦苦等候仿佛嗷嗷待哺的小燕子一样……反正这家伙是个神经病,这等宝贵的东西也会随手丢弃,打不过你不要紧,打得过周围的同行就好!

    满脸横肉的屠夫恶狠狠的看了周围的几个跟自己一样目的的家伙,比了比自己的腱子肉,示意他们赶紧滚蛋!

    而苏易可不知道背后那些人的小心思……此时的他,当真是已经晕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颓废!太颓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当初从天墉城上下来,苏易一心避开红玉,可当远远的离开了天墉城后才突然惊觉。貌似……好像……大概……自己是陷入无事可做的境地了?

    可不是嘛……那个来自未来的自己,跟自己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但其实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就跟幼儿园阿姨一样,是来拉架的。想让自己和主神和好!

    可两个人闹别扭……其中一方当事人不在,和好也罢,绝交也罢……你剃头挑子一头热也热火不起来啊!

    而百里屠苏的煞气……煞气煞气,万恶的煞气,现在的自己,除非把神石送给他,否则想要解决煞气之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会把神石送给他吗?不会!所以现在为这事头疼也没有什么改变……反正既然日后的自己都出现了,可见今日的头疼。其实日后还是解决了的,那么自己又何必头痛?车到山前必有路啊!

    至于玉横,那东西放在雷严那里,跟在自己手里有区别吗?那不过就是个移动储物柜而已,放着也不着急,贸然改变剧情,对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于是乎,苏易只好如同原著中的尹千觞那般,放浪形骸。游历大好山河,畅饮四海美酒……顺带麻痹欧阳少恭的眼线!

    而事实上,这五年来。苏易的足迹踏遍了中原大地的无数洞天福地,名胜灵山……其实是为了意图通过游览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来增加自己的心悟,看看能否让自己那在至阳境巅峰盘桓已久焚香玉册突破至玉阳境,欧阳少恭,日后几乎注定要和自己对上的家伙,肯定是不能由百里屠苏去对付了,但是如果由自己来的话……

    苏易心中,罕见的感觉到了压力!那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一言一行皆让人如沐春风的俊朗少年。自己面对他的时候,心里却总是若有似无的察觉到一股极为沉闷的压力。说不清道不明,仿佛是一只孤狼遇到了一只幼生的雄狮。明明自己的爪牙锋利在对方之上,但却是心中总难掩惊惧!

    龙的寿命有多长?

    悭臾从成为天界战龙到垂垂老死,一条上古战龙的寿命从始到终,这些年来欧阳少恭一直在红尘中翻滚挣扎,这么多年来,他的实力到底多强了?

    纵然渡魂之术会损伤其记忆,但这无数年来的积累,哪怕只是残余……苏易不怕欧阳少恭,但未知才是真正的可怕!如果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和他硬悍的话,恐怕胜算还不到三成……就这还是极为乐观的了……

    可惜焚香谷千年来,也仅仅只有当初创立的焚香玉册的那人,以及云易岚两人达到了玉阳境而已!其提升难度,丝毫不亚于太极玄清道的太清境!当初太清境能够突破,纯粹是沾了宗炼的光!如今自己刻意的追求,五年来,虽然修为更显精纯深厚,但却仍是迟迟未有突破的机会!

    “唉……这样的生活,严格说起来还真不适合我啊!”

    举着个酒瓶懒懒散散的靠在了一处大院的墙角,苏易懒洋洋的又灌了一口酒,五年的辛苦哦,除了自己的酒量再度大进之外,其他的,竟然是一无所获!

    “哦?千殇又换了一种活法,然后又不适合自己了?”

    略带笑意的声音从身侧不远处响起!

    苏易面色不变,对身后欧阳少恭的出现毫不惊奇,无奈道:“这五年年换了那么多活法,但到底哪种活法比较好……说真的,我现在是真的比较迷茫了……”

    “可在我看来,千殇这五年的生活,却比常人一世还要来的有趣!”

    欧阳少恭满脸佩服的称赞,也不嫌弃地上脏,直接席地坐在了他身边……

    面对这个五年来自己朝思暮想想要打败的人,苏易却什么反应也没有……或者说,这五年来,欧阳少恭已经是数次出现在自己身边,对于自己这个幽都的巫咸,他当真是比谁都要上心,若非知道这家伙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巽芳,苏易差点都要以为这家伙是弯的了!哦,顺带还想要掰弯自己……

    “千殇,上次的酒,可还有?”

    “有!自然是有!”

    苏易取出了一瓶上好的五粮液,扔到了欧阳少恭的手里!

    开瓶……灌……咽……

    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欧阳少恭竟然也是酒量不逊色苏易的喝酒达人,一瓶五粮液进肚,仅仅只是面色稍红而已!

    他长出了一口气,叹道:“好烈的酒!好无味的酒!”

    苏易微笑,他自然是知道欧阳少恭的意思的,度数极高,喝来令人心肺皆燃为烈……可现世的粮食,纯机械酿制的酒,其内简直乏味如白开水一般,纵然浓烈,却是远不如这古剑位面的粮食来的灵气浓郁,旁人倒喝不出来,但在欧阳少恭和苏易这等酒中君子看来,却当真是极为明显的缺憾了!君不见欧阳少恭连称这酒为美酒都不乐意么……

    “真不知道千殇你是从何处弄来这般浓烈却又乏味的酒的……”

    “嫌这酒乏味,那就别喝啊!当初我是答应过请你喝酒来着,可五年来,我请过你多少次了?当初你给我的那么多银子,折算起来都不够你付酒钱的知道吗?”

    “哈哈哈哈……”欧阳少恭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千殇还是如此有趣,若如此,我再给你一袋银子聊付酒钱可好?”

    “免了,难得你无所不能的欧阳少恭欠了我东西,就好好的给我欠着吧……钱我自己会挣,酒……只要你来找我,我管够就是!”

    “如此便多谢了……”

    欧阳少恭又接过了苏易递过来的五粮液,只是这次却没有一口喝完,而是慢慢的抿了起来,那一直温文尔雅的神色也转为了些许的惆怅,“我还在想,万一哪日千殇你若取不出这种乏味却又浓烈的酒了,我该怎么办呢?此酒虽然乏味,但喝在腹中,那如火一般灼热的疼痛感,却是在清楚的告诉我,我欧阳少恭依然活着,仍然活着这一事实!”

    “怎么……少恭这等无所不能之人,也有烦心之事?”

    “何止烦心,简直撕心裂肺……”

    欧阳少恭一口接着一口的喝酒,突然莫名问道:“千殇,你爱过吗?”

    当然爱过!而且我的羽翼已经多的背后都快插不下了……

    当然这话可不能说,苏易答道:“当然不曾!纵然或许爱过,也许有过诸多海誓山盟,如今不也一样尽忘!”

    “呵呵……前事尽忘吗?也算不得什么坏事吧!有时候想想,真的是全忘了,倒也没什么不好!可偏偏半忘不忘……这份痛苦,才是真正的让人折磨!”

    欧阳少恭脸上阴郁一闪而过,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当然,这话也只是喝醉之后跟你发发牢骚而已,若是真让我全部忘记,我反而会心有不甘!”

    他喃喃的,痴痴的道:“我怎么舍得忘记呢……巽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