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十五章 我这负罪感哦一波一波的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十五章 我这负罪感哦一波一波的

第十五章 我这负罪感哦一波一波的



    看着满脸痴态的欧阳少恭在那里喃喃的,不停的低声喊着巽芳巽芳……苏易偏开了头去不去看他,欧阳少恭的酒品不错!眼下虽然已经醉了,除了眼神略显朦胧之外,竟然跟往常没有任何不同!若说还有不同,那便是他醉后,口中说的最多的两个字,便是巽芳!

    唉……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苏易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负罪感啊……他早就看出来了,欧阳少恭酒量惊人,平日里喝那些低度酒是怎么喝也不醉的,如今突然遇到了这六七十度的几乎堪比酒精一般的高度酒,他才终于可以一偿买醉的滋味!

    这也是他这段时间找自己找的勤快的原因吧!

    毕竟平日里以欧阳少恭的自律和坚忍,又怎么会允许自己随意释放自己的软弱呢?唯一能够释放自己对爱人的思念的时候,大概也就只有醉酒的时候了……

    看着欧阳少恭在那里喃喃自语的诉说着自己对巽芳的思念和不舍,苏易心里,负罪感也是一拨接着一拨的侵袭而来,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已经痛苦了千万年的欧阳少恭,立时便能得到幸福!纵然极为短暂,但却也是真真切切的幸福……

    可他得到了幸福……我呢?这个消息如果隐藏起来,对自己毫无疑问有着极大的用处……更何况面对欧阳少恭这等样的敌人,怜悯?这种情绪只会招致自身的毁灭……

    只能说,欧阳少恭的人格魅力实在是毫无疑问的大的惊人,如果换了雷严在这里心伤痛苦,怕是苏易心里肚皮都要笑破了,幸灾乐祸的看他的笑话就是!可换了欧阳少恭……

    抱歉了,为了我的幸福。只好牺牲你的幸福了!

    心里默默的想着,苏易的心里,难以控制的带上了几分歉意!

    “你是在为我难过吗?”

    看着旁边的苏易脸上也露出了惆怅之色。欧阳少恭脸上少有的露出了几分惊奇之色,“想不到这世上。竟然还会有人为我难过……不过千殇,你勿须为我难过!我思念巽芳,虽然在你看来可能心中无比凄苦,但在我心中,却是极为幸福!因为我终究是有一个可以挂念的人了,这个中感觉,千殇,你若没有爱过。是万万难以体会的……”

    “因为那也是你证明自己活着的证据?”

    ………………………………

    欧阳少恭呆呆的看着苏易,良久死寂的沉默,然后……

    他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千殇你果然可为我欧阳少恭的知己!当真知我!可惜你说的却也不全对,或者不尽如此……因为……如果……如果是她的话,我其实更愿意用我的死来换她的活,如果可以用我的痛苦来换取她的快乐,纵然是将自己千刀万剐我也甘之如饴……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

    欧阳少恭声音越来越低,他喃喃的说着,歪歪的靠在了角落里。怀里搂着酒瓶,仿佛搂着自己在此世唯一的依恋,沉沉的陷入了沉睡!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面对完全不设防的欧阳少恭。苏易脸上微露惆怅之意,却没有任何趁机动手杀了他的想法,似欧阳少恭这等样人,莫说醉了,便是死了,恐怕也非得留无数后手不可,想要趁其不备偷袭暗杀于他,那却是绝无可能之事!

    “真该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让你在青玉坛那一大批簇拥们好好看看他们的欧阳长老这会儿这失态的模样!看看他们还会不会对你敬若天人……”

    看着在那里已经沉睡。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的欧阳少恭,苏易嘟囔了一句。也不再多说,同样就着懒洋洋的阳光。缓缓的陷入了沉睡!

    欧阳少恭和苏易,这两个实力皆足以搬山填海的绝世高人,此时却都仿佛乞丐一般,尽都醉醺醺的卧倒在了一处寻常院墙之外,相信若非欧阳少恭衣着不俗,怕是家丁都要上来赶人也说不定……

    苏易却是不知道,就在他沉沉睡去的那一刻,已经昏睡不醒的欧阳少恭,微微的睁开了那双狭长的双眼,看了一眼砸吧着嘴真的睡倒了的苏易,他嘴角微抿,再次陷入了沉睡!

    ………………………………

    再醒来,苏易是被腹中的饥饿感生生饿醒的……毕竟已经一整天除了酒之外,没有吃任何东西……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朗朗的星空和皎洁的明月……漫天银河灿灿夺目,美不胜收!

    远处传来极为细微的对话声,欧阳少恭不知何时已然酒醒,恢复了往日里的风度翩然,正对着一身着青玉坛服饰的弟子低声说着什么……

    果然不愧是待人如沐春风的欧阳少恭啊,竟然特意跑到那么远的地方以免打扰了自己……纵然他对自己满是恶意,但这份待人不露痕迹的温柔,恐怕才是日后包括方兰生在内的所有人都没办法彻底恨他的缘由所在吧!

    苏易并没有偷听他们对话,而是站起了身子,整理起了身上的衣物……

    可那褴褛的衣衫如何整理的干净……

    皱了皱眉,也不顾及此时正是白帝城的大街上,刺啦一声,这一身多日未曾更换的衣物已经被他彻底撕碎!

    远处的两人听到声响,向着这边看了过来,见得苏易竟然在大街上慢条斯理的取出了一套干净的衣物换上,那名弟子露出了惊奇之色,而欧阳少恭不过微微一笑,便示意那名弟子继续说了!

    将衣物穿好……重新恢复了那翩翩佳公子的形象,苏易微笑着站在那里,等待欧阳少恭和那名心腹弟子元勿讲述正事!

    良久之后,两人方才终于对话完成,向着苏易这边走来!

    欧阳少恭面带微笑,哪里还有醉酒时的脆弱,“千殇换上这一身,比起之前那衣衫褴褛的模样,倒是精神了许多……咦?这身衣物,怎么感觉好生面熟?”

    “少恭见过这类似的衣物?这是我游历诸多名山大川之时,在一处山洞得来,因为样式颇得我心,便取来穿上一穿,反正之前那种放浪形骸的生活,实在是不大适合我,索性再换一种活法吧!”

    “千殇的生活态度换的可真是勤快啊!这身衣物……哦是了,几百年前昆仑山曾有一个名门仙派名唤琼华,自从三百年前这个门派悄然消失之后,俗世之中便再难见到琼华门人,千殇你的衣物,倒是与他们颇为相似,难怪我会觉得眼熟。”

    “想不到少恭竟然也知道琼华派!”

    苏易心底莫名的一股喜悦升上了心头,那自己根本找不见所在的琼华派,如今能从旁人口中听来,他便觉十分欣喜了!

    欧阳少恭并未在琼华派上过多纠缠,虽然苏易很想多听他说说,但他却很快说起了正事,“千殇,今日来寻你,本想与你好好畅谈一番,不想刚刚淋漓大醉一场,青玉坛便有急事需我回去,看来你我如今便须分别了!”

    “青玉坛有事?何事?不知可否需要我帮忙?”

    “你……”欧阳少恭沉吟了下,道:“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青玉坛用来试药之用的妖兽毒尸从青玉坛逃了出来,伤了不少的弟子,偏偏掌门和肃武长老此时不在青玉坛,他们便来寻我回去主持公道了!千殇若有心相助的话,那便与我同去,可好?”

    苏易微笑,“正好!我也很久未曾见过寂桐前辈了,正想跟她老人家叙叙旧呢!”

    听得苏易提起寂桐,欧阳少恭眼底暖意一闪而过,“寂桐见到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