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十七章 欧阳少恭的恶趣味我真真承受不住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十七章 欧阳少恭的恶趣味我真真承受不住

第十七章 欧阳少恭的恶趣味我真真承受不住



    “难道这便是少恭说的世间最为有趣之事?”

    密室附近,两人没用多久时间便找到了那造成妖兽出逃的罪魁祸首,一只极为庞大丑陋的毒尸!

    这毒尸身形巨大,足足两人之高有余,早已经不成人形,肌肤之上到处是糜烂的血泡,黄色的脓液和血色的浆水顺着他的身体缓缓下流,血口大张,而在它的胸口处,却还有着一张比它头上的嘴还要大的多的血盆巨口,若说狰狞恐怖,其实反倒是恶心居多!

    苏易忍不住撇了撇嘴,“这毒尸能丑到这种境界,也算是别具一格了,可若说有趣,少恭你的兴趣还真是独特啊!”

    “吼~~~!!!”

    一声怒吼,青玉坛附近的地面都有了微微晃动,这毒尸行动缓慢,一直只是在密室附近徘徊,如今突然见到两个人类在自己面前,它眼中闪过了嗜血的光芒,怒吼一声,胸口的血盆大口张开,露出了里面的狰狞锯齿,向着两人冲了过来!

    苏易不屑的挑了挑眉头,低头看了看,随手吸起了一块石子弹了过去,这等丑陋之物,若是用魔剑来对付它,岂不是要恶心坏了小葵!

    不过虽然只是一枚石子,但苏易掷出的威力又岂是泛泛?一枚小小的石子,却将这毒尸砸的踉踉跄跄撞出了数十米远。∮∮diǎn∮小∮说,..o

    欧阳少恭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自豪,解释道:“我说的自然不是它的外貌,千殇你可知道。这毒尸在数年前前,还只是一具尸体?而如今。它却已经能够活动了……难道你就不能想到些什么吗?”

    “自如活动……起死回生?”

    “哈哈哈哈……千殇果然知我!”欧阳少恭语气里少见的带上了几分欣喜,“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千殇。你总能领会我的想法,古人用伯牙子期比喻知己之交,如此看来,千殇你恐怕便是我的伯牙了!不错,正是起死回生……”

    他看向了正看着这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毒尸,眼里的热切,仿佛看着自己的爱人一般,“虽然如今竟距离真正的起死回生差的还远,但已经开了一个好头了不是吗?千殇。还请帮我制住这个毒尸,对了,最好不要伤了它的性命!它对我,可是至关重要啊!”

    “好吧,谁让我是来帮你忙的呢!不过稍后,少恭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这毒尸的奇妙之处到底在哪里……不然我这心啊,实在是好奇的很!”

    “千殇尽管放心,纵然你不提我也要跟你说的,苦心参研之物有所成就却苦于无人分享。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千殇你这个知己,我又如何肯放过于你?”

    “那便好!我到时候就洗耳恭听了!”

    苏易将魔剑收起,走上前去,手心里已经凝聚起了极为阴寒的灵力……

    “吼~~!!!”

    毒尸厉声咆哮。但仿佛是已经知道了苏易的厉害,口中色厉内荏,庞大的身躯却不住的向后退去。

    “竟然还留有灵智?”

    苏易这下子是真惊讶了。想不到这并不只是一只凶猛的野兽而已……竟然还知道躲避危险?

    “虽有灵智,却非这具身体的主人了……”

    欧阳少恭在后面语气柔和的说道:“我为了试验。曾经亲自将这具毒尸的前身,一个温柔妇人的孩子带来。当着她的面活活剐了,可惜活着的时候爱子心切的她呀,死后却根本不知道保护她的孩子……任由那孩子惨叫哀嚎,她却只是无动于衷,如何让她恢复过去的记忆,这便是我目前需要努力的研究方向!”

    苏易的动作停了下来。

    “怎么?千殇觉得我的行为很可怕?”

    “只是好像见到了少恭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已!”

    “我视千殇为知己,自然不会对你有所隐瞒,那么如果我告诉你,这具毒尸的前身,曾是我倾心相恋的爱人呢?你会不会对我更加另眼相看?”

    苏易回头,看向了欧阳少恭,纵然知道绝对不是,但他还是开口问道:“难道这具毒尸就是巽芳?”

    “当然不是!但她的存在,便是为了巽芳……”

    欧阳少恭的声音带着几分理所当然,“我曾倾心爱慕于她,但如今我的心中,却只有巽芳一人!那么为了回应我当初曾经对她的倾慕爱恋,你不觉得她应该付出些什么来回报我吗?这也算是对我们曾经感情的一种了解吧!千殇,毒尸已经快要逃了,还是擒住她之后,咱们再叙如何?”

    “也好!”

    苏易缓步向前走去!

    而此时,纵然是行动缓慢的毒尸,也已经逃出了数十米开外,她竟然真的知道青玉坛的传送阵在哪里……

    叹息了一声,寒气四溢中,正迈步逃跑的毒尸直接被苏易生生冻在了寒冰之中!

    “多谢千殇相助……我如今有伤在身,若是只我一人,想将这毒尸生擒,恐怕真未必能够办到,可真是多亏了你了……对了千殇,既然来到了青玉坛了,不知有没有兴趣到我的密室去看一看?”

    “既然少恭邀请了,我自然不会客气!”

    “好,请吧!”

    欧阳少恭满脸自得微笑,带着苏易正要去密室,元勿却突然向着这边奔来,奔到近前看了旁边的苏易一眼,恭敬道:“长老,妖物如今已然尽数伏诛,弟子们多都无恙,但许多新入门的弟子不满门中豢养妖物,嚷嚷着要去见掌门!还有很多吵吵着要下山去!”

    欧阳少恭一拂手,“小事而已!我眼下要带千殇去看一看我多年来的珍藏,实在无心这等俗事,元勿,你自己处置吧!”

    元勿一抱手,“是!那弟子便先将他们尽数迷倒,日后留待长老试药之用了!”

    “交予你了!还有这毒尸,稍后记得送回去!”

    此时的欧阳少恭,简直就仿佛一个急着找人炫耀自己宝贝的小孩子一样,对这些事情只是随**代了几句,便带着苏易便朝着密室走去!

    两人在漆黑的青玉坛上层一路走着,越走越是偏僻,到得最为僻静之处,便是欧阳少恭的房间,两人进入卧室,他在角落里摸索了片刻,一阵极为低微的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暗道已经出现在眼前!

    欧阳少恭回头微笑,“这密室便设在我的卧室之内,却是我的懒惰之心发作,有时彻夜难眠,便会到密室之中看一看那些珍藏……然后心情便会好很多了!”

    “那倒要看看少恭的珍藏了!”

    苏易跟着欧阳少恭的脚步,走进了密室之中!

    走过长长的隧道尽头,是一处面积不大的狭窄房屋!

    只是其内景象,却极为怪异,若是放在后世,便是当做鬼屋也不过分!

    “此处虽小,却也是我喜爱的一方天地,千觞不妨随意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我可为你解答一二!”

    听得欧阳少恭的话,苏易也不客气的开始浏览起了周围的景致。

    “咦?少恭,这具女尸留在这里作何用?”

    没走得几步,他的视线就被躺在那里的一具女尸吸引了注意力!

    欧阳少恭上前几步,答道:“哦,千殇是说这位夫人啊!这位夫人生前胸有肿疡,家人怕遭传染,寒冬腊月将其弃于屋外,我虽将其接来救治,但终究是没有来得及……不过我答应了这位夫人一件事情之后,她允诺将尸身借与我作研究之用,倒是让我找出了解药,恰逢不久有人身患同样病症,因此解救了一条无辜性命!”

    “原来是这样……那这美人鱼一样的女子呢?”

    “这是传说中的鲛人!我当初曾去海上寻药,夜晚行船时遇见一位在浅滩上歌唱的鲛人,她的歌声充满了哀伤和追念。她喜欢的人、牵挂的人全都不会再回来了……她只想做一个美梦,梦见自己还和以前一样无忧无虑追着海风,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在身边,就算不是这样的梦,只要别那么悲伤……所以我特地从东海生洲取来梦魂枝的种子,听说把这个种子种在身体里,它就会慢慢发芽长大,而它的素体将渐渐沉睡,永远只做令人快乐了梦。

    欧阳少恭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好奇,“虽然梦魂枝不过见于典籍,真假未知,是与不是,大概唯有等她醒来方能知晓,我也很想一看结果,否则又何必千里迢迢跑去生洲。”

    “那这个鲛人什么时候会醒?”

    “总有一天……只是当她醒来的那一天,便是寿限到了的那一田了。”

    看着苏易那微微色变的面容,欧阳少恭微笑着问道:“千殇会否觉得我太过决绝?”

    苏易叹道:“决绝,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后悔也是无用!”

    “倒被千觞言中,当梦魂枝的种种开始发芽,她确实反悔了,可事已至此,又如何能够停下?反正就算痛苦,也很快会被梦境中的快乐替代……眼下,她应该已经不痛苦了吧!”

    “倒是有趣的很!”

    苏易的视线越过了这美人鱼,又将视线放到了别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