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二十一章 进女孩房间?我就没避嫌的习惯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进女孩房间?我就没避嫌的习惯

第二十一章 进女孩房间?我就没避嫌的习惯

    关禁闭?姑且不论我是否你们天墉弟子,要关我禁闭,那也得你们抓得到我才行啊!

    身影轻快的从数名天墉巡逻弟子身边掠过,仿佛一阵虚无缥缈的风儿……轻轻松过,不惊动任何一个人……

    不过眨眼的功夫,苏易已经老马识途一般来到了天墉城一处极为静雅的角落,这里他当年便来过一次,如今再来自然极为熟悉,可不就是芙蕖的房间么。

    纵然十年未至,他却依然记得一清二楚!

    不过……

    “这丫头倒是挺有情调的嘛……”

    十年前,因为某些美丽的误会,有涵素真人的特意关照,芙蕖的住所已经是所有弟子中环境最为优雅的,纵然是执剑长老紫胤的两个徒儿也难以比拟,郁郁古树,潺潺流水,碧绿环绕,青松倚翠……而如今,更是姹紫嫣红,多出了数十盆颜色各异的花儿,摆出了一个小型的极为美丽的花圃,在天墉城这等天下清气之巅,这些花儿纷纷不合时宜的开得灿烂,给这严肃的天墉城增添了三分年轻活力!

    很明显,这些花儿都是芙蕖这些年悉心照料的……

    而且看这些花儿的摆设,似乎也有着些许门道在里面,可惜苏易不通阵法,只是觉得看着很令眼睛舒适而已!

    微微驻足观赏了片刻,然后苏易微笑着推开房门,走进了芙蕖的房间!,

    至于男女有别避嫌什么的……开玩笑,我当年连进徒弟的房间都不顾及什么,自家侄女儿,有啥好顾及的……因此苏易开门开的那叫一个光明正大!

    此时的房屋摆设,已经与十年前大相径庭……多出了几分粉红色的气息,比起弟子,更像是一个少女的住所……

    看来失却了记忆,芙蕖已经真正是摆脱了灭族的仇恨!若非如此,她怎会有心情布置自己的小窝?果然当初不告诉她自己的真正身份。不让她和百里屠苏相认,其实是正确的选择吧!同样是灭族的幸存者,现在的芙蕖,生活和那个苦大仇深的家伙比起来。当真是天上地下一般!

    苏易微笑着抿着茶,等待着芙蕖的归来……

    而芙蕖,并没有让苏易等候太久……

    不过约莫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的功夫,这僻静的角落里,已经传来了一阵极为轻快的脚步声。苏易耳边,还隐隐约约听到了欢快的哼歌声……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

    梁静茹的宁夏?

    在古剑的位面哼现代的歌儿

    苏易满脸古怪的一怔,差点就跟着拍子唱起来了……他这才想起,当初自己带着小蝉那些天,这丫头因为失却了过往的记忆,心中惶恐,每日里。都得自己给她将些故事,哼些歌曲才能安然入眠……

    想不到十年不见,她竟然还能记住自己当时哼的歌儿么?

    想及当年自己每晚带着这丫头,哄她入睡的情景,苏易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而远处那轻快的脚步声,在看到自己房间的那一刻,停顿了下来,然后变得急促,急促的脚步声飞快的冲了近来,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儿已经怒气冲冲的出现在大开的房门口。怒道:“陵端,你又偷偷摸摸进我的房间,真当我不敢告诉师傅他老人家吗?”

    话音落下,那美丽的的眼睛立时瞪的好大好大。看着坐在屋里的苏易端起茶碗对她微笑,“芙蕖,好久不见了……”

    …………………………

    “叔……叔叔?!真是是你?”

    芙蕖呆在了那里,眼里迅速的溢出了泪水,她怔了良久,方才哽咽道:“你真的是叔叔?你来看我了?”

    “嗯。我来看你了……”

    苏易微笑,心底里却一抹愧疚之意升上心头,自己这次来,可是看望百里屠苏的……这丫头对自己满是孺慕之情,结果自己却是……

    “叔叔!!!”

    欢呼一声,芙蕖已经飞奔了过来,一把撞进了苏易的怀里,大哭起来,边哭还边哽咽,“叔叔你说过会很快来看我的,结果却一走就是十年没有半点音信,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这里……你可恶死了!”

    “好了好了,芙蕖乖,芙蕖不哭,都是叔叔的错……叔叔这不是来了吗?”

    “可……可你说话不算!”

    “这……叔叔也是有苦衷的嘛……”

    怀里的小丫头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胸前都已经湿了一块了,她竟然还不打算罢休,难道真想用眼泪给我洗一遍衣服?

    苏易满脸的苦笑,理亏之下,却实在不好意思挣脱芙蕖的纠缠!

    好在这不妙的情形很快就有人来打破僵局了!

    “那边的家伙,谁让你抱着芙蕖师妹的?”

    轻浮的喝声从旁边响起,随即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向着这边冲来,一股锐利之意已经毫不留情的刺向了苏易后背!

    芙蕖这才惊醒过来,从苏易怀中挣脱,却正见到有人从背后偷袭苏易,她怒道:“陵端,你暗地偷袭,无耻!”

    说着手心里泛起了点点微光,背后宝剑已经自行出鞘,呯的一声轻响,已经替苏易将这一剑格挡了下来!

    “咦……芙蕖,几年不见,你道法修为倒是颇为不俗了呀!”

    苏易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意,他自然是早就发现了陵端偷偷溜了过来,此番看着芙蕖挡开了那陵端的偷袭,然后愤怒之下,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反攻了过去!立时让那陵端一阵手忙脚乱……

    而芙蕖,一招一式连贯如行云流水,倒是颇有章法的样子!

    “哎哎哎芙蕖师妹,我是帮你对付这个轻薄子,你怎么能不识好歹反过来对付我呢?你这是不识好人心啊……”

    被打的节节败退,百忙之中,这名叫陵端的家伙却还不忘甩头将自己的头发整好……

    “哼,少在那里花言巧语,你这混蛋前几日还偷偷潜进我的房间想偷我的衣服……似你这等无耻之人,如今竟然还敢偷袭我叔叔,今日休想我会再轻饶于你!”

    “都说了是误会了,误会啊师妹!”

    芙蕖含恨出手,剑下不留半点情面,而这臭美的陵端剑术看似高明,可惜在苏易眼中看来,却是华而不实居多,真正的基本功,着实不扎实的很……纵然两人公平对敌,陵端也未必敌得过芙蕖,如今心虚之下,更是只有防守之力……

    苏易在旁看的连连点头,连他也没有想到,不过十年的功夫,如今的芙蕖,实力已经要略微胜过十年前的陵越了……不错!当真不错!要知道陵越乃是天墉城弟子中实力最为出众者,纵然是十年前的他,在如今,也是第一流的弟子!

    他是真心将芙蕖视作自家子侄一般看待,如今得见她成就不俗,自然心底也极为为她高兴!

    可笑容还未彻底绽放,面色便已经迅速转为铁青,苏易猛然抬眼望去,天空中同时一阵暴喝声传来,“天墉重地,谁许你们擅自动手的?!”

    与此同时,两道剑光同时落了下来,分击正在缠斗的芙蕖和陵端二人!看来是想将他们分来顺带教训一下……

    “好不要脸的老东西!!!”

    苏易却怒哼一声,抽身而上,一把将芙蕖拉在了怀里,伸手一拂,那射向芙蕖的剑气已经诡异的调转了方向,直接飞向了脸露惊慌的陵端!

    两道剑气,一前一后,尽数击在了陵端身上!

    第一道剑气入体,陵端不过面色稍白……可第二道本该打到芙蕖身上的剑气射到陵端体内,他却惨叫一声,直接脚步踉踉跄跄的跌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在地上来回打滚哀嚎了起来……虽然他吐血有第一道剑气的累积攻击之功,但很明显,射向芙蕖和陵端的剑气,轻重极为悬殊!

    “叔叔……是戒律长老涵究真人!陵端的师父!”

    芙蕖的声音露出了几分惊慌!

    “没事……”

    苏易挥手制止了芙蕖,眼神阴沉的看向了天空,在那里,凌空站立着一个同样面色铁青的老者……

    苏易冷笑,“戒律长老?原来这就是戒律长老,真是让我长了眼界了……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样偷入女弟子房间的没教养徒弟,看来师父也是一般的没教养呢!不过当着我这外人的面,就算护短,也总该要点脸吧?”

    涵究真人满脸怒色,他看了一眼躺在那里大声惨叫的陵端,同样转首看向了苏易,“你又是何方奸细?胆敢擅入我天墉城?!更敢擅管我天墉城之事?”

    芙蕖上前一步,大声道:“禀报戒律长老,他并非奸细,而是我叔叔,此次上山,是为了看我!结果却正好撞上陵端意图对我不轨……”

    “闭嘴!有你说话的地方吗?你方才擅自与人在天墉城内动手,我还没有罚你呢!还不给我退到一边去!”

    苏易冷笑了起来,看着芙蕖高声问道:“芙蕖,这陵端,跟这位戒律长老,该是俗家里有些关联吧?这么不要脸的回护……你替我问问这位铁面无私的戒律长老,天墉城弟子擅自偷入女弟子房间,这等**邪之罪,该如何处置?”

    说着,眼底一抹冷意一闪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