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二十二章 你这张口说白话的本事也是醉了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二章 你这张口说白话的本事也是醉了

第二十二章 你这张口说白话的本事也是醉了



    ps:唉……幸亏寡人提前设置好了两天的更新量,要不然昨天还真就断更了,好险好险……在上海奔波了一天,本来是五点十五到的,结果这次如此给力,火车竟然愣是给我提前了一个小时,尼玛凌晨四点枯坐火车站也是醉了……

    涵究真人此时当真是鼻子都要气歪了!

    他执掌天墉城戒律长老已有数十年之久,确实堪称是秉公执法,铁面无私,谁也挑不出刺来……只是纵然铁面如山,近几年涵究真人终究还是有着些许私心的……

    那便是他这个唯一的徒儿——陵端!

    如苏易所说,他与陵端,俗家里确实是有着些许的关联的……当年涵究出家修道之时,家中早已经有娇/妻爱儿,他抛弃妻子追寻仙道,心中对自己的家人,一直存有愧疚,可待得他修道有成多年后回去家中,爱妻早已经病榻垂危,儿子也因病去世……只留下了这么一根独苗陵端!

    因此陵端与涵究真人虽然名为师徒,实则为祖孙……心中多年愧意终于找到突破口,尽数转化为了对自己的这个孙儿的宠/溺,这份宠/溺,甚至已经到了毫无原则的地步!

    也因此造成了明明是戒律长老的徒弟,陵端却是整个天墉城最为嚣张跋扈之人!

    好在涵究真人多少还要些面子,生怕旁人背地里骂他,纵然宠/爱孙儿,明面上也是该罚罚,该打打!多年来,倒也没有出过什么篓子……当然如果真出了,旁的不说,单单那来自于未来的苏易。就容不下这涵究……

    可惜现在终究还是出了纰漏了!

    方才眼见掌门师兄那最心爱的徒儿手持宝剑对着自己的乖乖孙儿大打出手,涵究真人想也不想便是两道剑气同时攻下,因为他这孙儿的缘故。这等手段他当真不是太熟,只是看在师兄面上不好做的太过。于是只是将其中一道剑气加重……

    到时候陵端被剑气打伤,芙蕖亦被剑气打伤,虽然陵端仅仅只是略有不适,而芙蕖却身受些许轻伤……但这不过是陵端修为深厚稳固,而芙蕖修为不深之故,戒律长老还是公正严明,没有半点不公的!

    如意算盘打的棒棒哒!可惜涵究真人却遇到了苏易,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出手了,却没有替芙蕖格挡那道剑气,反倒以莫名手段将剑气同样攻到了陵端身上,陵端同时承受了两股剑气的截然不同的反应,可是把他那点小心思,明明白白的暴露在了芙蕖的眼中!

    看着芙蕖那了然的眼神,涵究真人心里明白,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彻底看穿,一时间,若非芙蕖是掌门涵素真人的关门弟子。他差点连杀人灭口的心思都有了……

    恶狠狠的看着最直接的凶手苏易,涵究大声道:“陵端,这个来历不明的奸细说你擅闯芙蕖闺房。可有此事?”

    “没有,没有,师父明鉴,弟子真的没有!”

    陵端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满是灰尘的泥土,甩了甩自己额前刻意留出的长发,这魔性的动作让苏易一阵恶寒,他恶狠狠的瞪着苏易信口白话道:“师父,倒是这个小子。明明年岁与我相当,却偏偏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蒙蔽了芙蕖师妹。说什么是她的叔叔……师父,芙蕖师妹定然是被他给挟持了。您快快出手救她吧……不然掌门师伯回来了发现徒弟被人伤了,怕是会不高兴了!”

    涵究眼神一亮,第一次对自己的孙子刮目相看,这家伙也不是只会闯祸嘛……起码这栽赃嫁祸的本事也是不俗!不过两句话的功夫,就将这个诡异的小子定性为了敌人,而芙蕖师侄,不过是受了这家伙的蒙骗,纵然说了些话,也只是被他胁迫而已……

    他正色道:“陵端说的在理,我的徒儿我了解,他是绝不会说谎的!他既然说没有去芙蕖师侄你的闺房,便绝对没有去过!倒是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子,擅自闯入我天墉城,更挟持师侄,当真是视我天墉城无人!放心,师叔这就来救你!”

    “戒律长老你怎么这般是非不分?!!”

    芙蕖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和震惊的眼神,她没有想到往日里铁面无私的戒律长老,如今自私起来,竟然是这样的颠倒黑白!

    “好了芙蕖,这家伙明显是打算直接把我擒下来撒气了……哼哼,戒律长老……天墉城,紫胤那混账怎么搞的,在这里都几百年了,竟然还留下了这么一个虚伪不堪的伪君子……也罢,今日我就代他好好的教训一下天墉城的那铁面无私的戒律长老!”

    说着让涵究真人面色大变的话,这年轻人的语气,他竟然认识执剑长老?还很是相熟?

    当下面色一整,正要问话,苏易却挥手间拔出了望舒剑……

    “涵究,我方才问你,犯了淫邪之罪该当如何处置,你可是没有正面回答我吧?”

    “我根本就没有去过芙蕖师妹的房间,我又没有犯下淫邪之罪!”

    旁边陵端那愤怒的声音传来,看他那涨红的面容,愤怒的眼神,仿佛自己真的是被冤枉了一般!

    好演技!

    “很遗憾,你去没去过,你说了不算!我说的才算!我说你去过,你就是去过,没去过也是去过!”

    苏易微笑,眼底带上了几分冷意,芙蕖这孩子是自己亲自带上天墉城的,若是眼看她被人欺负了去,自己的面子岂不是也要丢光了?

    他冷冷道:“犯了淫邪之罪,是要废去全身修为,逐出天墉城,顺带废掉子孙根的!不过我并非天墉城之人,倒也不好逾越,索性便给你半罪惩罚吧!废去你的修为就是!”

    “放肆,真当我涵究不存在不成?!”

    听得苏易那视自己如无物的话,涵究立时大怒,哪里还顾得了苏易是否与执剑长老相识?

    上前一步,已经护在了陵端身前!

    “哼,我要废的人,莫说是你,纵然是涵素亲至,难道还能抵挡的了?”

    苏易冷哼一声,手指微勾,望舒剑锵的一声,散发出纯净蓝光,已经直直的刺向了陵端!

    “竟然还真敢动手?擅闯我天墉城不说,更对天墉城弟子痛下杀手,今日便是杀了你,日后执剑长老难道还会为了你责问我不成?!”

    涵究上前一步,伸手从背后陵端手中持过宝剑,口中高声道:“陵端退后!看为师今日斩杀了这奸细!”

    宝剑上扬,虚画间,一个偌大的晦字出现在苏易和涵究两人中间,这字尽是由剑气组成,随着涵究手中宝剑向前一探,晦字猛然光华大作,瞬间扩大了数倍,飞向了苏易的望舒剑!

    “叔叔小心,这是天墉城的晦明剑!!!”芙蕖担心的大喊道。

    “吃里扒外的东西,还不给我滚一边去!”

    涵究面色瞬间大怒,厉声喝道。

    苏易同样大怒,“你算是什么东西?芙蕖也是你能骂的?!”

    望舒剑上突然蓝色光芒大作,瞬间由一为二,由二为四,无数把望舒剑凭空在涵究头顶浮现,盘旋间将他困在其中!

    “这是……紫胤真人的千方残光剑?!!!”

    “识得我这千方残光剑,那还客气什么?来尝尝滋味吧!”

    苏易右手高举,随即猛然下挥!

    无数道望舒剑气密集有如倾盆大雨般倾注而下……蓝色的海洋瞬间将涵究包围!

    “可恶!”

    涵究当年也曾见过紫胤出手,当真石破天惊……他自然明白这千方残光剑的可怕!可惜此时变招却已经来之不及……晦明剑的晦字已经毫不犹豫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前,意图以晦明剑格挡这千方残光剑的锋芒!

    可惜苏易的千方残光剑威力,这无数道剑气杂乱而下,每一道,都带有洞穿金石之力,瞬间便将涵究的晦明剑气切割的七零八落,所幸苏易不愿动手杀了这个家伙,这无数道剑气在涵究的脚下,噌噌噌射出了无数的深不见底的细小洞穴!

    ………………………………

    涵究呆呆的立在原地,额上,冷汗已经潸潸而下……自己的全力以赴的晦明剑,竟然这般轻松便被破解?若是对方方才动了杀机?那自己怕是……

    而此时,陵端的惨叫声已经传来!

    “啊~~!!!师父救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