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二十四章 相煎何太急?不如去搞基!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 相煎何太急?不如去搞基!

第二十四章 相煎何太急?不如去搞基!



    “抱歉了叔叔,屠苏师兄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对人爱理不理的……事实上除了我和陵越师兄,他跟其他人也都不怎么说话的,并不是说故意针对叔叔你!”

    看着百里屠苏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芙蕖倒是没什么生气的表情,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满怀歉意的对着苏易说道,似乎是生怕苏易对百里屠苏有了坏印象?

    “无妨……这百里屠苏我当年便见过一次了,我还不知道他吗?不过芙蕖,你倒是跟我说说,他待你怎样?”

    “屠苏师兄吗?嗯……”芙蕖很可爱的伸着食指点着嘴角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屠苏师兄似乎只会对我和大师兄两人另眼相看的样子!叔叔你当初也嘱咐过我多跟屠苏师兄亲近亲近,难道叔叔跟屠苏师兄早先便曾相识?还是我失忆之前,跟屠苏师兄相识呢?”

    苏易摸了摸芙蕖的头,微笑道:“芙蕖,失忆之前的事情,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儿时的过往虽然重要,但也毕竟只是过去而已吧……只要记着现在就好了不是吗?”

    “也对!反正如果我和屠苏师兄之前如果真的认识的话,跟现在应该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芙蕖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拉着苏易的手找了块石头,嘴里叽叽喳喳的,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要和他好好聊聊最近这些年来的过往!

    而苏易,心神却已经飘到了别处……

    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同样身怀太子长琴一部分魂魄的两个人,想不到就连命运都出乎意料的这般相似!

    两人竟然一般的与自己朝思暮想之人朝夕相处,却近在咫尺而不自知……

    苏易忍不住摇了摇头……看百里屠苏那眼神死寂、生无可恋的模样;再看看欧阳少恭那淡漠生命,为求生命中一丝欢愉,不惜拿诸多无辜生灵的性命来作践的残忍无情……

    都是可怜人啊!话说本是同根生。又是同命运,相煎何太急?还不如去搞基呢!

    ……………………………………

    正自感慨间……

    “叔叔……叔叔!我喊你呢,你怎么不说话啊!!!”

    耳中。突然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娇嗔,苏易急忙回神。正见到芙蕖嘴角噘的都快可以挂一个油壶了,满脸不满的瞪着自己……

    苏易摸着头干笑起来,“哈哈哈哈……抱歉了芙蕖,不小心走神了没听到……芙蕖你方才说什么?”

    “哼……没什么,突然不想告诉你了……”芙蕖将脸扭到了一边。

    “叔叔道歉!叔叔道歉好不好?”

    苏易急忙告饶……欢快的笑声和不满的嘟囔,在小湖边回荡开来……苏易一直为百里屠苏忧心的心情,也前所未有的放松了开来!

    两人先是在石头上轻松聊天,然后乘着陵越亲手造的小舟泛舟湖上……这份放松的心情。直到天色将黒,两人从湖边回来,看到了早已等在芙蕖房间不远处的涵素真人和身侧的涵究真人的的那一刻,才再度变的不爽了起来!

    “弟子见过师父!”

    芙蕖恭敬的弯腰行礼!

    “嗯,芙蕖啊,师父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你的修为功课,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涵素真人极有礼貌,先是温言问了一番芙蕖的功课,然后又嘱咐她早点休息……之后便邀请苏易至掌门居室一叙!

    苏易同样对芙蕖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会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之后……然后在芙蕖那担忧的目光下,跟着涵素真人来到了掌门议事的地方!

    议事厅内……

    看着坐在那里轻松写意的苏易,以及那满脸苦大仇深的涵究……

    涵素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在他看来,这可真正是太子党派之争了……执剑长老在外留下的血脉竟然跟戒律长老在外留下的血脉斗了起来了……

    长叹了一声,涵素微笑道:“尹道友……哦不,千殇,咱们可是已经足足十年未见了,想不到你的修为竟然精至于斯,面容依然一如往昔,不曾有半分变化,相比之下。贫道却是老了!”

    “你确实是老了很多……”

    苏易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看来是天墉城俗事繁多。让你这位掌门累的不轻,不仅面容老了不少。就连对自己的关门弟子的关心,也是不够的很!”

    涵究上前一步,怒道:“师兄,跟这小子客气什么,他在我天墉城对天墉弟子痛下杀手,此举无异于挑衅我天墉城数百年来的威严……依我看,还是速速将其拿下问罪!”

    涵究贸然搭话,涵素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心道天墉城百年威严?天墉城的威严是怎么来的你忘了吗?若非是那位……现在的天墉城,不过是泯然众人的一个小门派而已!

    涵素身为掌门,自然知道的要比涵究多上不少,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一条祖训,这条祖训乃是只有历代掌门之间方可耳提面命的一句话,那便是几百年前紫胤真人初入天墉城担任执剑长老不久,偶尔失言,曾经无意间说过他选择天墉城,乃是为了几百年后的一桩因果……

    算算时间,眼下……便是几百年之后了吧?也就是说,执剑长老进入天墉城,便是为了面前这个年轻人?

    涵素心下苦恼,而涵究,却还在不依不饶的说着要将苏易拿下重惩……

    苏易一直冷眼旁观两个老头在那里扯皮,突然,他嘴角一抿,出口打断了涵究的话,“涵素真人,对于陵端受伤一事,我不发表任何意见,我只问你一句,陵端纠缠芙蕖,甚至曾经偷入她的房间,此事你可知道?”

    涵究动作微微一滞,怒道:“不过是小儿女辈的嬉戏打闹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这混账老提这事作甚?”

    苏易却对涵究理也不理,仿佛确认似的,又对着涵素问了一遍,“涵素真人……你可知道?”

    “这……”

    涵素看了涵究一眼,叹道:“陵端此人狭隘自大,做事向来过分没有分寸,此事……我倒是知道一些的……”

    “那你就什么反应都没有吗?”

    苏易豁然起身,怒道:“我将自家侄女儿放在你这里,你就这么给我照顾的?那孩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你就这样任由他人对她这般轻薄?纵然是修仙之人,也该有着清白一说的吧?”

    “这……”

    涵素叹了口气,再度不满的看了旁边的涵究一眼,道:“实在是陵端此人身份特殊,我也……不便出手……”

    “你不便出手,那眼下我替你出手了,你说我做的是错吗?”

    涵究在旁老脸一阵红一阵白,他怒道:“纵然陵端千错万错,那也该由我天墉城来惩处,何时轮到你一个外人来代使权限?”

    “你tm的会惩处他吗?”

    苏易眼底怒意一闪而过,他不屑的扫了涵究一眼,“还有你,涵究……速速给我闭嘴!否则若惹得我生气,现在我就去宰了陵端,你又能奈我何?当真以为我没那本事?!”

    涵究眼底惧色一闪而过,但看了看旁边的涵素真人,又重新鼓起了勇气,大声道:“尹千觞你放肆!掌门师兄在此,焉容你这般无礼?掌门师兄,这尹千觞如此放肆,若再不速速将此人拿下,我天墉城的拜年威名,可真就要坠到地上去了!”

    这么纠缠不休……好胆啊!

    苏易心底森然杀机出现,寒月剑匣已经自行微微开启……泄露了一丝寒意热气!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

    门外,却突然有一道悦耳清脆的声音响起!

    “放肆的人是你才对吧!涵究长老,谁给你的胆子,让你竟然敢对执剑长老如此不敬?!”

    一道红色的人影已经嘭的一把推开了议事厅的大门,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瞬间苏易,涵素,涵究三人俱都是大惊失色!

    “红玉姑娘?你说什么?”

    涵究指着苏易震惊道:“你说他……他……便是执剑长老?!”

    而苏易,这位被揭穿了身份的执剑长老,此时更是早已经目瞪口呆!指着那一脸震惊,红玉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