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三十五章 欧阳少恭调教的不错嘛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三十五章 欧阳少恭调教的不错嘛

第三十五章 欧阳少恭调教的不错嘛

    与韩菱纱结伴,两人一路游山玩水,短短数日间,便已经来到了衡山地界!

    这一次,苏易并没有直接进入青玉坛,而是在山下的村落里,直接寻了处闲置的房屋住了下来!与韩菱纱装做一对年轻夫妻夫妻,融入了这个平静的村落!

    夫妻二人男的俊俏女的娇俏,倒是在这短短数日里,得到了所有的百姓的热烈招待和友善!

    而苏易,更是是从邻里东头买了几只鸡崽,西头买了几只鸭子,又在院子里种了些蔬菜之类的,俨然一副打算在这里常住,好好体验一番农家生活的模样!

    这下子韩菱纱却是迷茫了,虽然每日里和心爱的人儿朝夕相处,听他教授自己道法仙术,中间时不时的被吃点豆腐,日子过得也挺幸福……啊呸呸呸,被吃豆腐才不觉得幸福呢,实在是身为徒弟,无法反抗才不得不虚与委蛇,没办法!

    不过抛开被吃豆腐的事情不提,每日里在这村庄里能干什么事情?如果要探查消息,以小师父的实力,就算是进入这青玉坛,貌似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好奇感却是越来越重,终于,在陪着苏易过了半月的悠闲生活之后,一袭粗布荆钗也难掩俏丽的韩菱纱终于忍不住拿着菜刀从厨房里出来了,口中不满道:“小师父,你之前还说要探查青玉坛的动静,可这每天在这村子里养鸡逗鸭的,究竟能查出什么消息来?既然有很重要的任务要做,那么时间自然很宝贵的。◇↓,你怎么能这么浪费呢?”

    “啊菱纱,午饭做好了吗?”

    面对韩菱纱的责问。苏易却是捧着手里的小鸡仔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反口问了一句。然后微笑道:“今天晚上,把这只鸡给杀了吧,虽然小了点,但肉嫩嘛……菱纱你的手艺,一定能做的很香的!”

    这却是苏易惊讶的地方了!一派活泼可爱的菱纱,竟然出乎意料的,有着一手极能拿的出手的厨艺,这几日里当真是让苏易大大饱了一番口福,之所以仍然老实在这里住着。倒是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韩菱纱这绝佳的手艺!

    看着身着粗布衣裳,系着围裙一副持家有道模样的韩菱纱,苏易嘴角露出了一个温馨的笑容,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一句话,顺口就说了出来,“菱纱你手艺这般好,当可嫁了!”

    怒气冲冲的韩菱纱忍不住一滞,瞬间脸就红成了苹果,结结巴巴道:“你你你……就算你这么夸我。也别想我晚上跟你同房!哼,你是我师父,我是你徒弟,你敢碰我。那就是**!!!我我我……我告诉惜弱阿姨去!”

    说完,雄赳赳气昂昂的提着刀走回了厨房,只是那脚步。怎么看都有些发飘慌乱!

    苏易含笑看着韩菱纱匆乱的脚步,调笑道:“菱纱。你既然说是我的徒弟,那怎么能喊我娘做阿姨呢?辈分不是已经乱了吗?还是说在你的潜意识里……其实是早已经把我当成了平辈呢?当然了其实我呢。是一直真真切切的把你当自己徒弟来看的哦……”

    话音落下,韩菱纱的脚步忍不住微微一顿,心里一股酸楚瞬间涌上了心头,心道把我当徒弟,难道其实一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吗?

    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还未来得及发酵,接下来苏易的话彻底就把她给击溃了,“毕竟跟自己的徒弟亲亲抱抱的……嘿嘿,**?我最喜欢就是师徒**了……难道菱纱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跟自己的师父……嗯?”

    “呀……小师父你太过分啦!”

    苏易的调笑之言如此露骨,哪是一个黄花闺女能承受的,韩菱纱此时的脸红的甚至可以直接煎鸡蛋了,手里的菜刀毫不犹豫的向着苏易飞了过去,然后捧着通红通红的脸直直的从厨房一路冲进了屋里,碰的一声,房门已经紧紧关上!

    可恶的小师父,难怪这段时间他传授自己东西的时候,总是喜欢搂着自己亲亲抱抱的,心里其实想的都是这些龌龊念头?跟自己的师父……好像是确实挺刺激的……不不不,这家伙当真是没救了,竟然……等回去了,一定要告诉梦璃这混蛋的真面目。

    紧紧的靠在门后,韩菱纱心里恶狠狠的骂着,身体,却莫名其妙的酥软了下来……那感觉,就仿佛小师父正在亲吻自己一般!

    最后,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句仿佛撒娇一般的低吟,“小师父……太可恶了!”

    而看着韩菱纱那夸张而又可爱的反应,苏易却是乐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丫头的反应真的太可爱了,正准备再说两句话调戏调戏这个可爱的姑娘,门外,却突然的响起了一阵极为有礼的敲门声!

    很是彬彬有礼,一声一响极有节奏……

    苏易抬眼望了下门外,透过门缝,有白色衣衫闪过……他顿时了然,收起了方才的玩笑之心,肃了下面容,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模样,淡淡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轻响,门外一作青玉坛弟子打扮的年轻人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

    而听到门外的动静,正自害羞的韩菱纱也忍不住微微打开了房门,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看着外面发生的事情!见到来人竟然不是邻居的大妈,微微愣了一愣!

    只见这青玉坛的弟子来到这里,恭敬的对着苏易跪了下来,自责道:“主人,属下失责!这几日雷严一直在青玉坛内忙着铲除异己,门内皆是人心惶惶,虽然属下早数日前便已经收到主人的讯号,只是纵然有心立即出来相见,但为防身份暴露,还是耽搁了不少时间,请主人见谅!”

    苏易摆手,“无妨,雷严为人还是颇为小心谨慎,你小心些总没错的!常山,按你所说,雷严叛乱已经开始了有一段时间了?”

    常山恭敬道:“事实上,一个月前丹芷长老前脚离开青玉坛,雷严后脚便已经开始了叛乱,到如今,叛乱已经成功!现在他已经是青玉坛新一任的掌门,门内大部分都是他的爪牙……这几日,都是他在铲除异己,将以前的老掌门的实力尽数剪除,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么说来你并没有露馅?”

    常山眼底一抹不平之色闪过,他道:“属下如今虽然已经被人鄙夷,但仍然可算是丹芷长老一派,雷严对欧阳少恭早有拉拢之心,自然对我们也颇为礼遇,似元勿等人,都没有受到半分责难!”

    苏易微笑,玩味道:“怎么听你语气,对丹芷长老,仍有怀恨之心?”

    常山脸上怒气难平,满含怨气的回答道:“属下本来对欧阳少恭那厮忠心耿耿,可谁知不过一次无意的过失,他便将属下拿来做试药之用,其中痛楚……若非主人出手相救,我早已经凄惨无比的死去,如今属下心中,只知主人,不知欧阳少恭!”

    “很好!倒是不枉我救你一条性命,又煞费苦心帮你从药人恢复青玉坛弟子身份!”

    苏易重又抓了一只小鸡仔在手里细细的把玩着,口中淡淡说道:“如今你既然成功从雷严的清洗中保存了下来!那我再给你布置一个任务!这个任务,你给我好好的完成它!只要你做到了,我直接赐你十年份的生死符解药!”

    常山脸色一喜,急忙跪下大声道:“多谢主人!属下便是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惜!定会帮主人完成任务!”

    “唔……要的就是这个气势!”

    苏易微微沉吟了下,道:“雷严如今既然做了掌门,那么想来不久之后,他便应该会将玉横打碎,然后派遣不少弟子分流下山手持玉横碎片去做一些事情,我要你帮我弄到这些弟子的路线,越详细越好!倘若你真能让我彻底满意,我说不定帮你彻底解了生死符,永远的还你自由也说不定!”

    为了让常山听话,苏易自认为自己画的大饼够大够香,不受生死符困扰哎……可谁料得听到这话,常山不仅没有面露喜色,反而流露了几分惊恐,他毫不犹豫的再度跪了下来,大声道:“主人,属下不求永久解去生死符,只求能够永远为主人效力!还望主人收回这句话!”

    “你……唉,随你吧!好了,眼下青玉坛正是多事之秋,你出来的时候虽然已经很小心,但还是赶紧回去吧,以免被人发现……这是三个月份的解药,你且拿去!三个月之内,给我办妥它!”

    “多谢主人!”

    满是感激的接过了苏易手中递过来的一瓶丹药,常山又对着只露出了一个头的韩菱纱恭敬道:“主母,属下告辞!”

    说完,他急匆匆的离开了院落,虽然走的急切,但仍是很贴心的将大门给关上了!

    一句话又被逗了个大红脸,韩菱纱扭扭捏捏的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关上的大门,疑惑道:“小师父,这几天,你一直都在等这个家伙给你报信?”

    “当然啦……难道你真以为我想在这里和你耗着,非得同房了才行?”

    外人不在,苏易再度恢复了轻佻,调笑了一句,见韩菱纱脸又开始红了,他方才正色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确实是在等他的消息,而如今,也终于等到了!哼,常山?不愧曾经是欧阳少恭的心腹,可真是被他调教的够可以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