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四十七章 带美女逛窑子 是去砸场子吗?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四十七章 带美女逛窑子 是去砸场子吗?

第四十七章 带美女逛窑子 是去砸场子吗?

    ps:  感谢神龙华夏传人、湮没的忧伤85、不想打名字所以就这样了的100打赏!逆天……逗比的10打赏!

    “晴……晴雪……你,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啊?”

    方兰生嘴唇哆哆嗦嗦的,看着风晴雪手里的东西,眼神之内的惊恐,仿佛他见了凶灵恶鬼一般,本来坐得好好的,却在风晴雪靠近他的那一瞬间,屁股在草地上蹭蹭蹭连连退出了数米远,指着她手中的东西,话里都带上了一丝哭腔。☆→☆→,

    “晴雪你收获挺丰富的嘛……”

    苏易凑了上去,“唔……有毛毛虫、蚱蜢,蜗牛……都是些去掉头就可以吃的东西呀,哇,竟然还有一条草蛇?晴雪,这条蛇留给我!嘿嘿,我最喜欢吃蛇肉了!”

    “嗯,好的,尹……大哥,我一定给你做的香喷喷的!”

    说着,她微微低下了头去,低声道:“大哥跟尹大哥一样,对我做的其他东西都不怎么感兴趣,但唯独蛇类,他也很喜欢吃呢!”

    “是吗?那还真是巧呢啊哈哈……”

    苏易摸着头尴尬的笑了起来!

    而这兄妹二人闲聊的空闲里,方兰生的脸色,已经经历了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黑,最后由黑转为青色……他哆哆嗦嗦半哭不哭的问道:“晴雪,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我之前吃的那些东西……是你手里的这些玩意儿加工做的吗?”

    “那些啊,不是呀!”

    “呼……”

    方兰生这边方才轻喘了口气,风晴雪已经满脸阳光笑容的笑道:“你之前吃的那种肉干的原料是大蜘蛛。是我在桃花谷里面逮到的,我刚才看你那么喜欢吃大蜘蛛。还想着帮你抓几只再做点肉干呢,可惜这里山清水秀的。似乎少见蜘蛛,我都没有找到它们的影子呢!真遗憾……咦?兰生你怎么了?”

    看着自己话才说道一半就开始趴在那里干呕不止的方兰生,风晴雪好奇的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在这芳梅林里面,没有蜘蛛真的是太遗憾了!”

    方兰生苦着脸,扣着嗓子想把自己之前吃的东西吐出来,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又哪里吐得出来……只能趴在那里干呕不止,可惜面对满脸关切的风晴雪。他又哪里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

    而此时,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等人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了,看着风晴雪手里拿那一系列稀奇古怪的食材,最后欧阳少恭只得赞叹道:“晴雪品味当真独特,与世间寻常女子颇有不同!”

    说着,他不自觉的向旁边正在整理食材,已经把烤鸡烤兔架上的韩菱纱靠近了些许,而襄铃,则已经开心的架起捡来的果子。要给她的屠苏哥哥做烧烤果子吃!

    几人都在忙忙碌碌,唯有百里屠苏,大概是因为太过疲惫了,靠在树下很快就睡着了。只是睡梦中也颇不安稳,似乎还梦到了什么,神色一会儿狰狞一会儿祥和!那百变一样的脸色。让旁边担心他的襄铃看的直揪心……

    苏易忍不住心下暗自叹息,也亏了这丫头心大。就百里屠苏这冷冰冰的性子,换了其他妹子。说三十句不回一句的,恐怕早就被臊的躲的远远的了!

    几人赶了一天的路,也都颇为劳累,待得晚饭做好之后,众人聚在一起吃了晚饭,当然,风晴雪精心准备的百虫大宴,除了苏易吃了一条拷蛇之外,其他人无不是敬而远之,反倒是韩菱纱烧烤的兔肉鸡肉,倒是得了大家伙儿的一致好评!

    尤其是欧阳少恭的连声赞叹,直让苏易心下暗自鄙夷,你丫的之前背地里还一个劲的在我面前说这姑娘的坏话,说她不是我的良配……转过身来却又去恭维人家,当真百变的很了!

    不过看着风晴雪精心准备的那一串串烤虫子蚱蜢什么的,苏易突然觉得欧阳少恭人性虽然扭曲,但其品味到底还是属于正常人的范畴,看来还没有被彻底的被改造成一个反人类!

    用完了晚饭之后,天色已经大黑,今晚无风无月,仅有星河天悬,众人也都疲惫,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直接各自分散,寻了一处柔软的草地歇息了!

    苏易微笑着靠在树下,看着乖巧躺卧在草地上的韩菱纱和风晴雪,两个女孩儿一左一右靠在自己身边,对着自己甜甜的笑着,三个人低声嘀嘀咕咕的说着些没营养的话题,很快,两人便已经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苏易转首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盘膝而坐的欧阳少恭对他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同样闭上了眼睛!而欧阳少恭身边的方兰生更是早已经迷迷糊糊的说起了胡话,百里屠苏和襄铃躲在了另外一边,或者说是襄铃缠着百里屠苏躲在了另外一边……之前天墉城上发生了那么一档子事,面对苏易,百里屠苏还是颇感不自在的……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

    睡吧,都睡了!我也要赶紧趁空好好休息休息,目测今晚天墉城的弟子们应该会袭击过来吧?再不休息,可就没空休息了……

    身体扭了扭,准备换个舒服的姿势睡觉,可刚移动,苏易却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左右两个女孩儿,韩菱纱和风晴雪,两人各自紧紧的拽着他的一个胳膊,虽然手臂的下半截不影响行动,但想要翻身……

    “两个缠人的丫头啊!”

    他脸上露出了似乎是苦恼,又似乎是宠/溺的表情,无奈的叹息了声,伸手在韩菱纱鼻间轻轻点了点,惹来她可爱的皱了皱鼻子,嘴里嘟囔了两句模糊不清的呢喃,然后扭了扭身子,继续沉沉的睡去了!

    想了想,苏易在风晴雪鼻间。同样轻轻点了点,低声道:“晚安了。妹妹。”

    “诶嘿嘿……晚安,大哥!”

    风晴雪迷迷糊糊的说着。明明没有从睡梦中醒来,但竟然诡异的对上了苏易的话!

    苏易脸上露出了好笑的神情,他同样闭上了眼睛,缓缓的陷入了梦乡!反正只要有人来袭,自己的灵感会在来人冲到几百米开外便发现,倒也不怕那些天墉城弟子偷袭……纵然修为绝高,但到底**凡胎,一两天不休息还是会累到的。

    只是这一次的沉睡,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了!

    迷迷糊糊的。与百里屠苏一样,苏易也陷入了一个梦境之中!

    不……那不是梦境,而是极为清晰的景象,清晰到了自己甚至能看到梦中人衣衫上的纹路和边缘的纤维,如果是梦,这未免也太过真实……那是……属于风广陌的过往!

    梦中,是在一个极为阴暗的地方,天空,有银色的河流蜿蜒而过……

    苏易瞬间心下恍然。在天空缓缓流淌的河流,纵观无数世界,也仅仅只得一条忘川河而已!一条只存在于老人口中传说故事里的忘川河畔!

    有忘川的地方,只能是——幽都!!!

    而在河的下方。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两人正在一起开心的玩着捉迷藏……小女孩开心的笑着,眉宇之间。有着几分风晴雪的影子,而那少年。更是几乎与苏易一模一样,只是更显年轻。那就是苏易!年少时候的苏易!

    两个人开心的玩耍着,也不知道玩了多久,幽都之内不分黑夜白昼,但应该是到了回家的时候了,少年对了些什么,小女孩儿不高兴的嘟起了嘴,不过在少年那满脸笑意的哄弄之下,还是很快嘻嘻的笑了起来,两人手牵着手,向着苏易这边走来!

    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兄妹二人向着自己这边走来,风广陌的眼神,一瞥间,竟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宠溺和疼爱的眼神猛然一变,变为了另一个极端,那是憎恶和厌烦的眼神!

    风广陌看着苏易,就仿佛在看着一个仇人一般!

    而此时,风晴雪也将视线放到了自己的身上,眼神里却满是依恋和憧憬,带着各异的眼神,兄妹二人,从苏易身边走过,很快不见了踪迹!

    “呵……”

    赶路的过程中,苏易的脸色与前一日的百里屠苏一样,满脸的疲惫之色,不停偷偷的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旁边风晴雪和韩菱纱两个女孩儿都担心的看着苏易,心道难道是昨天没有休息好吗?这才走了多久啊,就接连打了十了个哈欠了!

    看着两个女孩儿担心的表情,苏易摆了摆手,擦掉眼角溢出的泪水,有气无力道:“没什么,只是昨晚做了一/夜的噩梦,没休息好而已!”

    说完,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说起来昨晚一整夜风平浪静,莫说天墉城弟子来袭……甚至连天空的飞鸟都不曾落下一只,不得不提苏易真的是失算了!

    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没能休息好!

    做梦!不停的做梦!

    梦里过往,全部是风广陌的往事,或与妹妹玩耍,或与同僚修炼,或是独自一人发呆,刚开始还是片片碎碎,但到后来,却越来越是完整…

    与他人不同,十巫之一的巫咸,实力绝非泛泛!纵然比之苏易可能有所不如,但面对欧阳少恭这等敌人,还是能够过上几招的,再说若没有点实力,能抵挡了欧阳少恭和雷严的联手,然后让韩休宁施展封印将百里屠苏和焚寂剑融为一体么?

    按道理说,这样的一个强者!苏易在置换过后,为了保护自己,是绝对没办法得到他的记忆的,而之后的发展确实如苏易所料,甚至比他所料还要更加的激进,处于对女娲统治幽都的不满,在苏易置换的时候,风广陌的记忆,竟然直接自行选择了自灭!

    也就是说属于风广陌的一切印记,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于世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十年来一直平安无事,但却在自己成功突破到了玉阳境之后,属于风广陌的记忆。开始仿佛串门子一样时不时的跳出来刷一下存在感,弄得苏易好生头疼!

    以前置换。要么置换的都是小孩子,要么就是直接记忆全无。要么就是宿主实力低微影响不了自己,而那时看宿主的记忆,就仿佛是看一场电影一样,虽然真实,但却不用自身代入,但风广陌这一次却与以往的任何一次不同!

    真实……无比的真实!仿佛真的就是自己在经历这一切一样!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个活了二十多年,有了自己完整的价值观、世界观且实力高强的人,这样的人,若是记忆一股脑的全部涌进来。一旦处置不当,甚至恐怕会对自己的人格都造成冲击都说不定!

    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易苦恼的挠了挠头。

    旁边欧阳少恭微笑了起来,“千殇可是累了?且忍耐片刻吧,前面就是江都城了,去见瑾娘之前,咱们可以先找个客栈好好的休息一下的!”

    苏易又打了个哈欠,道:“不用,很快就好!我不用休息的……”

    说着,他默运冰心诀。一股冰凉之意瞬间从心底最深处升起,冷不丁的打了个冷战,困意乏意已经一消而光,苏易重又恢复了神采奕奕的模样!

    “好了。我已经没事了,少恭你找那个瑾娘,事情应该挺急的吧……那咱们就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欧阳少恭看着苏易。呆滞了一下,然后道:“也好。瑾娘此时正在江都城里西北的花满楼内,咱们就直接去找她便可!”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江都城门。欧阳少恭微笑道:“之前我得到了翻云寨的那一枚玉横碎片,便是多亏了瑾娘为我做的占卜,我已经拜托过她再帮我占卜一下其他碎片的位置,想来她早已经为我们将玉横的位置批算完成,到那里直接拿一下结果就好!不过瑾娘天生异禀,占卜之术天下无双,晴雪你若是想找到你的大哥,找她帮忙,应该也是能够得到线索的。”

    “嗯,那就先谢谢少恭了。”

    风晴雪微笑着说道,只是语气里,却并没有太过欣喜期待的感觉……是对那所谓的占卜不甚相信么?

    欧阳少恭也没有太过在意,微微一笑,走在了众人最前,带着大家走进了江都城内。

    江都城,与优雅宁静的琴川颇有不同!

    热闹!繁华!

    一派富丽堂皇景色!

    苏易倒还好,经历了那么多的世界,什么景致没有见过?面对这繁华气派的江都城,也是一派从容模样,但除了苏易和欧阳少恭外,其他人,个个都是眼花缭乱,尤其是风晴雪,脸上好奇的神色就从没有断过,不断的询问苏易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哇,这江都城人好多啊……真想在这里好好的逛一逛,屠苏哥哥,待会儿事情完了,咱们一起逛街好不好?”

    襄铃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走在前面的百里屠苏闻言微微顿了顿,也不答话,继续向前走去。

    后面襄铃气的直跺脚,“哼,又不理人家,屠苏哥哥哪里都好,就是太冷漠啦。”

    “那要不襄铃我陪你去吧?”

    方兰生凑了过来,腆着脸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也是第一次来江都,正想找个人一起逛街呢!”

    “你?还是先把你这一身衣服换掉再跟我说话吧,你这个娘娘腔!”

    襄铃嫌弃的看了方兰生一眼,脚步飞快的去追百里屠苏去了!只留下神情呆滞,自尊心碎了一地的方兰生在那里沮丧,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穿成这样又不是我的错……都是世界的错,我没错……”

    前面欧阳少恭摇了摇头,叹道:“好吧,咱们先去成衣店吧,先把……再不赶紧换衣服,怕是他们就要报官了吧?”

    话语一出,其他几人都是偷笑不已。

    可不是嘛……穿成方兰生这样破破烂烂衣不蔽体,走在野外倒还没什么,走在热闹非凡的大街上,回头率之高,甚至还要在相貌绝美的风晴雪和韩菱纱之上!

    方兰生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所在!贩卖东西的小贩,来来回回的行人,那怪异的目光,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忙不迭的催促欧阳少恭,“少恭少恭,你是识途老马,赶紧带我去买衣服啊!今日恩德,等日后回去了琴川,我十倍还你衣裳钱好不好?”

    “那也得你解决了孙家小姐的问题之后才能回家吧?我的小兰姑爷?”

    欧阳少恭脸上露出了几丝笑意,顺势一拐,带着几人进了一处狭道,而不远处,带有衣字的招牌在风中呼呼作响。

    买衣服动作很快,无论是欧阳少恭还是方兰生,都不是会为金钱计较的人!样式最好的衣服往身上一披,方兰生重又变回了之前那个相貌俊朗的年轻公子!

    只是换上新衣服的他,眼神却总是不自觉的瞄向旁边的襄铃,不时的摆几个姿势,似乎想让她看到他帅气的一面……可惜,襄铃的眼神,从进入江都城后,除了看周围热闹的景象之外,其他时候都是死死的钉在了百里屠苏的身上,片刻不曾稍离……

    瞬间,终于换下了女人衣服的喜悦尽数飘散,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沮丧!

    方兰生挎着肩膀有气无力的低声抱怨,“我还以为终于见到了命中注定的她了呢!可恶的木头脸,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

    欧阳少恭无奈道:“好了小兰,莫要再纠结了,咱们还是赶紧去西北的花满楼吧!瑾娘想来也该等候着急了吧?”

    “花满楼?瑾娘?”

    刚刚帮方兰生穿上衣服的成衣店老板眼神一亮,看向欧阳少恭的眼神,已经变作了看向同道知己的亲热。

    “呦,这位公子看着风度翩翩,想不到也是风/流之人啊!”

    他亲热的凑了过来,本就猥琐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意,立时更显猥琐了,“嘿嘿……我也是那里的常客呢!听说花满楼的瑾娘,艳名满江都,寻常人哪怕付出千金亦难以一见……我在江都城多年,也无缘面见一次!她在等你?也难怪,似公子这般俊朗潇洒,想来纵然是瑾娘姑娘,也要忍不住动心现身的吧?这样吧,看在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份上,这件衣服,我给打七折!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们一起去喝花酒呗?”

    其他几人尚且懵懵懂懂不知所以然,韩菱纱浪迹江湖多年,如何不懂?此时她的脸都已经绿了,伸着手指指着欧阳少恭不敢置信的问道:“难道那个什么……花满楼……”

    “是青/楼啊!怎么你们不知道吗?”成衣店老板满脸奇怪的看着几个人,“不过你们逛窑子还带着美女?还是这么漂亮的美女?你们该不会是砸场子的吧?”(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