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四十八章 这是哪里来的人渣哥哥?!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四十八章 这是哪里来的人渣哥哥?!

第四十八章 这是哪里来的人渣哥哥?!

    ps:今天是落花我的繁花盟主定亲的日子!落**中也很为他开心……可惜这两天赶上起点严查,落**中惶惶,码字都没什么心情,也没存下什么存稿……只能今天加把劲额外赶出来一章,算是为繁花聊表庆祝之情……待会儿还有一章,大概十点左右发~嗯嗯嗯,十点左右发~顺带的,求一下月票票~~~

    得知花满楼乃是青/楼之后,顿时苦了苏易了,去往那里,走一路,被韩菱纱给掐了一路……中途还要不停的回答好奇宝宝风晴雪那什么是青/楼,什么是窑子这种看似简单,却着实让人不知该如何作答的问题……

    等到到了富丽堂皇的花满楼之时,苏易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沿途一路,竟然硬生生走出了九九八十一难的感觉!

    经历了重重磨难,见到了等候已久的瑾娘之时,苏易的喜悦,甚至还要在久别重逢的欧阳少恭之上!

    当然,他是万万不敢上前打招呼的,开玩笑,带着没过门的媳妇儿逛窑子已经很离奇了,自己最好表现的淡定一些……不过说起来,我这辈子就逛过一次窑子,而且那一次还睡了里面的姑娘,结果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想起当初倩女幽魂里面初次苏醒的情景,苏易顿觉自己的人生……好匮乏啊!

    不过匮乏归匮乏,站队还是一定要稳的!

    因此此刻,哪怕周围都是些围着几人叽叽喳喳的漂亮姑娘,苏易仍是目不斜视,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

    而瑾娘见到了到来的欧阳少恭,脸上露出了久别重逢的开心笑容,抱怨道:“少恭,你们来的好慢……之前接到你的信,我可是从今天一大早就已经等候在此了呢!没想到竟然让我干等了这么久的时间!”

    “抱歉让瑾娘久等了,实在是中途有事耽搁了!”

    欧阳少恭看了一眼方兰生,歉然道。

    “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想耽搁的……”方兰生急忙挥手否认。

    瑾娘微笑。开始赶起了那些看热闹的姑娘,“好了好了,有什么好看的……带着姑娘逛窑子又怎么了?这几个姑娘,哪个不比你们漂亮的多?还不赶紧知羞然后回屋去学习化妆去?去去去……”

    仿佛轰小鸡一样。将这些姑娘们都给轰了回去!白天不是花满楼待客的时候,这些人倒是都跑出来看热闹来了……

    待得终于只剩下瑾娘和苏易一行人之后,瑾娘方才笑道:“倒是让诸位看笑话了,这些姑娘们啊一个个都不知羞的,见了男人都不知道害臊了。真是让我头疼的不行!现在好了,少恭,你此番前来,可还是为了那玉横之事?”

    欧阳少恭拱手道:“正是,不知瑾娘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准备好了……别人的事可以不放心上,但少恭你的事,我如何能不放心上?”

    瑾娘微笑着递过来了一张信笺,“只是少恭,这些碎片数量颇为不少,你当真要一枚一枚的寻找么……”

    欧阳少恭微笑。接过了纸条,不动声色的看了旁边百里屠苏一眼,“当然,事情是由我青玉坛而起,我身为青玉坛丹芷长老,又如何能够袖手旁观?”

    苏易心下暗自鄙夷,心道寻找碎片是假,借机挖坑填百里屠苏才是真吧?你们一对好基友相爱相杀,却是苦了我了,这下子是真成了主角的保姆了!

    “对了。瑾娘,此番前来,不仅是为寻找玉横之事,我还另有两件事要拜托你!”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拜托不拜托的。你直说就是!”

    “那我就直说了……”

    欧阳少恭看了风晴雪一眼,道:“这位风晴雪姑娘,正在寻找她失散多年的兄长,不知瑾娘能否帮她批算一卦,看看她的兄长到底在哪里?”

    “啊?这个也可以算的吗?”

    襄铃眼神一亮,插话道:“真的可以占卜到位置吗?那襄铃也想找找自己的娘亲。不知道瑾娘姐姐你能不能帮我算一下?”

    瑾娘笑道:“都叫我姐姐了,我能不帮你吗?算卦不算什么,只要你们把要找的人的生辰八字还有名字写在纸上交给我就好!”

    “啊?还要生辰八字?”

    襄铃脸上露出了沮丧之色,明显不知道她娘的生辰八字。

    而风晴雪,她迟疑了下,道:“要不就不算了吧,我们那里的祭祀算卦都要折损阳寿的,我……我其实并不是很着急的!”

    “呵呵,傻丫头真是心善!不过不用为我担心,瑾娘姐姐我卜算之术几乎可算作本能一般,只要不开天眼,并不耗损什么阳寿的。”

    “这便是我要麻烦瑾/娘的第二件事了……”欧阳少恭又道:“我还希望瑾娘能够开一次天眼,为这位百里少侠看一下前途命运!”

    “我?”百里屠苏微微愣了下,随即道:“不必了!既然天眼会损耗阳寿,又何必多此一举!”

    “少侠勿要拒绝,只是我看百里少侠并非凡俗人等,而且之前又欠了少侠那般大的人情,想要聊以报答而已!”

    “好了好了,事情也得一件一件的办不是吗?还是先让我给这位妹妹卜算一下她哥哥的下落再说吧!来妹妹,把你哥哥的生辰八字写上来吧。”

    瑾娘打断了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的对话,满含微笑的看着风晴雪,对这个女孩儿的好感度,明显从一开始就不低……不过也对,讨厌风晴雪这个女孩的人,怕是还没有出生在这个世上呢吧!

    风晴雪乖乖的哦了一声,然后依言将苏易这一次被生出来的生辰八字写在了纸条上,递给了瑾娘。

    “唔……妹妹的字倒是秀气的很。”

    瑾娘微笑着赞叹了一句,随即皱着眉头在那张纸上流连了起来,眼神一阵空蒙,口中还不住的唔唔作声……看来似乎正在从生辰八字上找出了什么,哪怕风晴雪不怎么期待,见得她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微微的紧张了起来。

    “妹妹,把你的生辰八字也写给我可好?”

    瑾娘看了一会儿。说道。

    风晴雪又依言将自己的生辰八字也给递了上去。

    又是良久的注视……

    直到脾气较急的方兰生都要不耐烦了,瑾娘方才微微喘了口气,将纸条递还了风晴雪,眼底闪过了纠结之意。转首看了眼欧阳少恭,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她方才面色怪异道:“妹妹,抱歉,我没能帮你找出你哥哥的下落来!”

    “是吗?反正我大哥都已经失踪那么久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也很正常,瑾娘姐姐你不用太过内疚的。”见瑾娘那纠结的模样,风晴雪微笑着安慰道。

    “不过虽然没能帮你找到你的哥哥……但妹妹,方才姐姐看了你的生辰八字,却看出了妹妹你红鸾星动,怕是姻缘将近了……”

    “啊?红鸾星是什么星啊?星星也会动的吗?”风晴雪好奇的问道。

    “呵呵呵呵……妹妹真是有趣的紧……”瑾娘手中折扇捂在脸上,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呵呵笑着,道:“姐姐是说,你这丫头很快就要遇到你未来的夫君了。或者说,已经遇到了也说不定呢!”

    说完,她的眼神,往苏易的方向瞄了一瞄。

    而众人那怪异的眼神,也都随着瑾娘的话,同样落在了苏易的身上!

    风晴雪个性活泼,脾气开朗,与和任何人也都能相处的开心愉快,哪怕是无意间被坑了一把,吃了她的蜘蛛肉干的方兰生。看她的眼神都极为友善亲近,根本恨不起来啊有木有……只是纵然她与任何人都相处的来,但谁都能看得出来,唯独对待苏易。风晴雪是与众不同的!

    无论是平日里言语的亲近,还是动作上的依恋,甚至眼神不自觉的追逐……都可以看出来……只不过这丫头表现的天真懵懂,谁也不曾往这方面想而已!

    可如今被欧阳少恭评价为卜算天才的瑾娘竟然亲口说了她红鸾星动,众人瞬间一目了然,哦是了。晴雪定然是对这个叫尹千觞的,动了真心了!

    “你竟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吗?”

    一直乖巧站在苏易背后的韩菱纱脸黑的几乎堪比包公,拇指和食指狠狠的夹住了苏易腰间的赘肉,然后恶狠狠的旋转三百六十度……低声愤愤的骂道。

    苏易有太极玄清道和焚香玉册护体,若是旁人掐来自然不痛不痒,但韩菱纱气急之下,手掐的不要太用力,甚至烛龙之息都随之而动,苏易哪里还扛得住,瞬间倒抽了一口凉气……

    “是误会!是误会啊……这是那家伙在阴我你知道吗?”

    他急忙低声解释。

    而风晴雪,她纠结的地方却是与旁人都不相同,“啊……夫君?是要一起结婚生孩子的那个夫君吗?”

    她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两根食指也已经怼在了一起,“可我已经答应了日后要嫁给我哥哥,做哥哥的新娘子了呀……难道还能嫁给旁人吗?”

    风晴雪此话一出,顿时气氛凝固了!

    欧阳少恭眼角快意浮现……而其他人,则都是大惊失色!

    短暂的沉默过后,哗的一声巨响,众人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时间群情汹涌,众人皆是面露愤怒之色,对风晴雪的哥哥口诛笔伐,哪怕是知道了真相的韩菱纱,也是脸上表情更为不快,二指禅力道更加的强了三分!

    不过也幸亏苏易机智,关键时刻喊出了一句晴雪你跟你哥哥到底是什么时候做出的这个约定的?

    风晴雪回答是八岁啊……

    这才算是让背后的韩菱纱火气稍稍的降了下来……

    而这会儿,瑾娘已经带着百里屠苏去了内室,说是开天眼乃是窥伺天机,不得有第三者在侧,留下了众人在外等候!

    不过虽然是等候,却也都不闲着……方兰生正满脸纠结的站在风晴雪面前,苦口婆心的劝说她近亲兄妹不可有违人伦等等不啦不啦不啦……可惜任他说的天花乱坠,风晴雪仍是一脸懵懂说那不是哥哥吗?怎么又近亲了……

    而欧阳少恭,他则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苏易,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不过倒是没有再说什么晴雪果然是你的良配之类的话,看来他也知道过犹不及。事情做一半,另一半让它自行推动,岂不更是不带半点痕迹?

    苏易心下暗自冷笑,若是自己不知道自己和风晴雪的关系。看着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对自己另眼相看,又从旁人处得知两人有天生的姻缘,怕是早就忍不住要心中蠢蠢欲动了,若是那个懵懂的小美人儿再无意间暗示了什么的话,恐怕还真就遂了欧阳少恭的愿了!

    不过这回你可是又白白做了无用功了!

    苏易同样回以欧阳少恭一个莫名难测的微笑。然后低头跟韩菱纱说笑了起来。

    这次开天眼为百里屠苏侦测天机,耗费的时间却是要比帮风晴雪时间还要长的多得多……

    等到两人从内室出来的时候,天色甚至都已经昏黄了!

    “怎么样,瑾娘?”

    欧阳少恭最先开口问道。

    百里屠苏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而瑾娘,脸却阴沉的仿佛要下雨一般,她摇头叹道:“凶!大凶!!!”

    “什么?”

    其他几人都微微色变,怎么这瑾娘的口气,好像百里屠苏的命,挺不一般似的!

    果然。瑾娘继续叹道:“我年岁虽不甚大,但当初年少气盛,也曾为许多人批过命,甚至因此还惹来了灾祸,若非长辈相救,怕是早已死了!因此我敢夸口我曾经看过的命数,怕是不下千人!可如百里少侠这般命格,这般的凶煞,却还是生平首见!”

    她深吸了一口气,认真道:“百里少侠。乃是死局逢生之命!空亡而返天虚入命六亲缘薄,可谓凶煞非常!而死局逢生看似大好,然却有无数运势难测,哪怕我以天眼也看之不清。恐会有无数的变数!”

    “可运气也应该有可能是好运吧?这应该是很好的命数啊!”方兰生震惊的看了百里屠苏一眼,忍不住帮其出口辩解道,倒是让百里屠苏微微愣了愣,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微微的变了。

    “命运命运!命在前运在后!运再好又岂能改命?而且此等逆天命数又有几人承受得起?因此看来,这些变数。非但不吉,反而大凶啊!!”瑾娘叹息道:“甚至说句不中听的,百里少侠,你其实是早夭之相!能够活到如今,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凭借的什么……又是什么贵人能够护得你如此长久的性命……”

    “喂你怎么说话呢?屠苏哥哥活得好好的,你干嘛说他早夭啊!”襄铃生气的跳着脚,哪里还有之前对瑾娘的亲近!

    百里屠苏却神情猛然一震,“早夭……早夭……”

    隐隐约约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可很快,却又捂住了头,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

    苏易面露恻隐之色,出口劝慰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只要时机到了,该想起来的,自然会想起来!是你的……永远都跑不掉的!”

    说到这里,他也忍不住暗暗叹息了起来,这百里屠苏的命运,当真坎坷的很了……罢了,既然你我二人没有大舅子和妹夫的缘分,如今我怎么,也会从欧阳少恭手里护住你的周全!

    看着面色微露痛楚的百里屠苏,瑾娘歉然道:“抱歉了百里公子,瑾娘说话直白了些,如有得罪,还望海涵!”

    “无妨,还要多谢瑾娘姑娘损耗寿元为我看命!”

    百里屠苏这回倒是没有冷漠,而是颇为敬重的答了一声,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

    “唉?木头脸你要去哪里?”

    百里屠苏这次倒是没有无视方兰生的话,直白答道:“买肉!”

    “买买买买买肉?!!!完了,木头脸这回事真的疯了!”

    襄铃也是一脸的震惊,“屠苏哥哥怎么突然就要买肉呀?”

    “难道是知道自己阳寿不久,所以临死之前吃个痛快?”

    “呸呸呸呸兰生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叫临死之前吃个痛快?”

    “襄铃你要是想知道,咱们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人说着说着,脚下已经不自觉的跟着百里屠苏走了出去!

    而苏易,想了想,似乎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对着风晴雪和犹还不快的韩菱纱使了个眼色,然后跟欧阳少恭打了声招呼,同样离开了花满楼!

    一时间,花满楼内的大厅里,只剩下了欧阳少恭和瑾娘二人!

    见得再无旁人,瑾娘轻松了口气,满脸严肃的瞪着欧阳少恭,竟然仿佛训斥自家小弟一般,眼里带着不满之意,训斥道:“少恭你怎么搞的?从哪里招来了这么一个煞星?我刚才的话没说全,这百里屠苏,不仅是死里逢生之相,更是命中注定寡亲缘情缘,靠近他的人,怕是都没什么好下场……你还不赶紧离得他远远地,跟他那么近,找死吗?”

    欧阳少恭闻言一怔,也不生气,反而突然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只是纵然笑的大声,脸上却无半点欢容,反而越笑,脸上表情越显悲怆,最后,长笑更化作一声低沉的叹息,“百里屠苏……他的命,就是我的命!瑾娘,如果我告诉你,这百里屠苏,便是我多年来欲寻而不可得之人,你又如何说?”

    瑾娘微微愣了下,答道:“我方才这般说,也只是将少恭你当做了亲生弟弟看待,担忧你的安危而已!我知道少恭你多年来一直在苦寻一人,焦急如焚,如果真是他的话,那我这妇人之言,你也可不必听信的。”

    “瑾娘关心,我自然牢记心中!放心,我心中有数的。”

    “你心中有数就好!”

    瑾娘脸上露出了失落之色,“只是不知怎么的,今日/你来找我,我却总觉得,好像日后,少恭你会离我越来越远,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似的。”

    欧阳少恭微笑道:“瑾娘多虑了!少恭一直是你的弟弟少恭,日后,定然也会让你永伴少恭左右,渐行渐远什么的,你们女子就是爱瞎想……”

    “那就好!”

    瑾娘微笑,然后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还有一件事情,少恭,之前你便给我传书,让我对那个风晴雪姑娘说出那些话,你这又是……”

    “我啊……只是有心撮合一下那个尹千觞和晴雪而已!”欧阳少恭微笑着看着瑾娘,脸上的表情格外的柔和,“难道瑾娘你不觉得,那位尹公子和晴雪姑娘,两人站在一起,当真是一对璧人一般吗?而且你看,他们似乎也是互相有意吧?”

    “倒也是这个样子……”

    瑾娘喃喃的说道,但看着欧阳少恭那柔和的表情,却不知怎么的,心底最深处,突然一阵寒意涌出,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莫名的恐惧之感已经浮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