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五十章 我本是山中一颗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章 我本是山中一颗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第五十章 我本是山中一颗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ps:感谢衬一军的100打赏!感谢魔音明宇的10打赏!

    第二天!

    前两日还颇为赖床的襄铃,今天竟然破天荒的直接起了个一大早,然后挨个的敲了众人的门……去甘泉村正好路过她和她的大夫姐姐相约的地方,她可是迫不及待要去见那个让自己一见便心生亲切的人了!而且她也不好意思耽搁大家的正事,想多呆一会儿,那么只能早点去了!

    在客栈里用过了早饭……众人收拾了行李,便开始出发了!

    到得江都城郊,几人在那茶肆里安心饮茶,看着襄铃满脸欢快的在那名温雅女子面前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俨然一副在自己母亲面前撒娇的调皮女儿形象……

    苏易眼底了然之色一闪而过,难怪百里屠苏能够发现这姜离便是襄铃的母亲了……明明是人身,却带着淡淡的妖气,只有那些与妖怪朝夕相处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吧?

    而襄铃是半妖……这却是众人都知道的事实。WwW.XsHuoTXt.com看她望着襄铃的眼神,愧疚、慈爱、不舍、怜惜……各种情绪不一而足……

    两人坐在一起叙了好久好久,直到皓日当空,眼见众人再不赶路便要耽搁了,襄铃方才依依不舍的拉着姜离的手,跟她告别……

    而姜离,却带着她走到了众人的面前,对众人行了一个万福,道:“我与襄铃一见如故,心中着实喜欢这个姑娘,故在这里冒昧跟诸位请求,还请好好照顾她,莫要让她受到了伤害。”

    欧阳少恭微笑道:“那是自然!襄铃姑娘天真烂漫,我们都很喜欢她。自然都会保护她的。”

    苏易也意有所指道:“是啊,而且我还感觉怪不好意思的,本来以为她能找到自己的娘亲的。所以跟她夸下了海口说到这西郊就能见到她亲娘,没想到却让她白跑一趟。她虽然不怪罪于我,但我这心中啊,着实负罪难平!姜大夫放心,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她的。”

    “如此那就多谢了。”

    姜离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低着头,飞快的撇开了脸去。

    众人拜别了姜离,继续赶路去往甘泉村了……遥遥的走出好远,还能看到背后。那道人影仍在注视着这边……

    襄铃满脸的不舍之意,低声道:“要是大夫姐姐真是襄铃的娘亲就好了!又好看又温柔……”

    方兰生奇道:“既是姐姐了,又怎么能做你的娘亲?这样辈分不是乱了?”

    襄铃瞪了他一眼,“人家喜欢,要你管!”

    方兰生被噎了一下,顿时哑口无言。

    而苏易,则微笑道:“也许她真就是呢?有些事情,真的是很巧很离奇的……”

    “真的吗?大夫姐姐真的有可能是我的娘亲?那她为什么不认我?”襄铃满脸期待的看着苏易问道。

    苏易苦笑道:“我哪知道啊,我只是看她望你的眼神,有感而发随口说说而已。也许不是吧,但如果是的话,那她不认你……也许是有苦衷?时间还长着呢……我想。日后你们应该还会再见的吧?不用担心,慢慢来就是……”

    “我倒是不知道有什么苦衷,可以让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女视若无睹……”

    百里屠苏突然插口说道,口中话语分明带着怨气,看来是由襄铃,想到了自己母亲对自己的不好么?

    苏易看着百里屠苏认真道:“你这么说也不对,事实上有很多方面的,比如说因为对孩子的关怀不够而愧疚,觉得自己不配为人之母……或者说为了让孩子独立。而不得不狠下心来让自己的孩子独自面对一切,屠苏。你知道吗?狮子会在自己的幼崽长出牙齿后,把它们都赶出家门……而雌鹰。会在自己的孩子羽翼丰满的时候将它们推下山崖,看似无情,然而无情之中,却蕴含大爱!那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哪怕自己不在身边也能独立生存,难道这,不是母爱的一种体现吗?”

    听到苏易的话,百里屠苏眼底一震,顿时如遭雷亟,猛然站在那里呆了起来,苏易微笑着继续道:“所以有时候母亲对孩子不好,未必是真的不好!只是孩子太小,不能领会父母的善意……这一点,大概等你日后有了自己的骨肉,才会明白吧……”

    “原来是……这样吗?”

    百里屠苏震惊的站在原地,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是找到了母亲当年对自己不好的原因所在了!

    而其他几人,看向苏易的眼神,也都带上了几分钦佩……这话,一般人可说不出来啊!

    而这一番对话,其实不过是众人路上的一段小插曲,很快,百里屠苏便将此事抛于脑后,或者说,将此事深藏于心中,此时的他,应该还未放弃寻找起死回生之药的方法,想来大概是打算着日后有朝一日,能和自己的母亲面对面的谈这个话题吧!

    几人脚程不慢,而甘泉村,距离江都城又不甚远,很快,几人便远远的看到了潺潺流过的河流!

    “甘泉村便是在河流上游,咱们顺河而上就好了!”

    欧阳少恭说道。

    其他几人都欣然同意,当下拐弯,顺着河流逆流而上。

    渐渐的,天空中的太阳隐去了,阴云密布,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并不甚大,几人索性也就不躲避,而是直接冒着雨前进了!

    又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河流边上,渐渐的开始有参天古树耸立,河流渐稀,而前方,一座木头搭成的村头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里就是甘泉村?”

    方兰生看着前方的牌匾,又看了一眼周围时隐时现的古树影子,挠着头道:“景色倒是挺不错的,可我怎么感觉挺阴森的呀?”

    欧阳少恭答道:“我昨日里打听之时曾有听闻,甘泉村常年雨露不断,是以气候潮湿阴冷了些。倒也没什么,咱们少不得要在这里盘桓几日,不如先去问问有没有可供借宿的地方吧。”

    说着。几人一起向前走去!

    而还未走近村口,甘泉村内。便有一名老者拄着拐杖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得几人,微微犹豫了下,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还是缓步走了出来。

    欧阳少恭上前,抱拳问道:“见过老丈!在下等人由江都城而来,去往他处办事,途经此地天色已晚。不知老丈能否行个方便,让我等在这里盘桓一日?”

    那老者打量了一下几人,问道:“你们是路过的?”

    “正是!”

    老者歉然道:“真是对不住,这位公子,我们甘泉村村庄狭小,房屋拥挤,恐怕是腾不出这么多的房间给诸位休息,从甘泉村再往西北不远,还有其他村落,要不你们上那里去看一看吧。”

    “这……”

    欧阳少恭迟疑了起来。

    “裴公。远来是客,为什么要阻拦他们投宿呢?余公他们的房间不是还空着呢吗?”

    背后一道年轻的男子声音响起,一背负草篓的年轻人从众人身后的山林里走了出来。对着众人笑了笑,道:“诸位是途径我甘泉村,想要借宿么?在下是甘泉村的村长洛云平,诸位若是不嫌弃,那便请进来吧。”

    欧阳少恭与百里屠苏等人对视了一眼,答道:“既然如此,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诸位请!”

    洛云平微笑着带领诸人走进了甘泉村内!

    而那名为裴公的老者,自洛云平出现便没有再说话,此时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转身回去了村边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而苏易,一直站在后面微笑不语。此时看着洛云平的背影,眉毛一挑。低声道:“原来如此,竟是草木成精吗?”

    这洛云平,竟然是一棵板蓝根成了精了!

    也难怪青玉坛的人会将碎片交给他,毕竟草木精怪,天生就对炼丹颇有天赋!

    “抱歉了,寒舍简陋,让诸位见笑了!”

    引着众人进入了甘泉村,很快便为几人安排好了房间,是几间本就空着的房间,而且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的井井有条,看样子洛云平经常在这里收拾……

    而后,洛云平略带歉意的对苏易等人表示歉意。

    “无妨,天色将黑,又下着连绵细雨,在这等天气能有一栖身之地已经足够,更何况还是如此幽静的房间……”

    欧阳少恭看着周围的竹舍,忍不住口出赞叹之言,“此地虽然偏僻,倒是颇为雅致……”

    “对啊,而且你是村长?我看其他几个村民年纪都特别特别大了,你却还这么年轻,而且就当了村长,你真厉害!”

    风晴雪也是满脸佩服的称赞。

    “倒是让诸位见笑了,实在是这甘泉村地偏人稀,年轻人都外出务工去了,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年轻人只剩下了我一个,裴公他们年纪都大了,为了照顾他们,不得已我才任了这村长一职,事实上以我的能力,根本没办法治理这一个村子。”

    洛云平急忙摆着双手,谦虚道。

    “你也不错了……这些房屋,都是你一个人盖成的吧?那些老人家年纪都大了,想来也帮不得你什么……一个人这么大的工程量,果然了不起!”

    苏易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潺潺细雨,伸手在窗台上抚了下,竹子仍有刮手的感觉,看来是新建成不久,他回头赞叹道:“对这些老人如此上心,你倒是个有心人呢!”

    而欧阳少恭,看着洛云平微微迟疑了下,他还是主动问道:“洛村长,实不相瞒,我等此番前来,乃是为寻找一物,现在不知到底遗失何处,不知洛村长能否帮我等解惑,看看能否见过那物?”

    “哦?不知你们要找的,到底是何物?”

    “此物名唤玉衡碎片!乃是一块玉石,形状可能与这块稍有不同,但材质却一般无二,不知洛村长可有见过?”

    欧阳少恭取出了他手中的那块玉衡碎片,递给洛云平看。

    “哦?竟是此物?”

    洛云平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他仔细端详了一下欧阳少恭手中的玉衡碎片。斩钉截铁道:“此物我见过!!!”

    “什么?你见过?那真是太好了,想不到刚来甘泉村,就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坐在那里的方兰生兴奋的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玉衡碎片现在在哪里?快带我们去找!”

    其他几人也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显然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有韩菱纱。脸上露出了疑惑之意,显然……太过容易得到的消息,让她心生疑惑了。

    不过不得不提这洛云平当真演技惊人啊!

    只见他脸上带着几分追忆之色,半是回忆半是整理措辞,慢慢道:“那大概是几个月前,有一个重伤之人浑身是血的来到了甘泉村,手中拿着的,正是与这玉衡碎片颇为相似的玉石。当时我虽然急忙为他找来了大夫看病,但他还是很快就救治无效死去了,只留下了这么一块玉石。”

    “哦?那玉石现在何处?”

    “我因为担心那人是否仇人追杀,怕连累了甘泉村的老者,所以把那玉石放在了藤仙洞内。”

    “藤仙洞在什么地方?”

    “入口就在村子中间,但是你们现在还没办法进去……”洛云平道:“甘泉村白日里潮水上涌,洞口不显,非得等晚上水退了,才能进去洞口!外人不知这等根细,是以将玉石放在那里。倒也颇为安全!”

    “那……我等将那玉石取走,洛村长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如果你们肯将那个烫手的东西拿走。我求之不得!”

    “如此,便多谢洛村长了!”

    欧阳少恭站起,道谢。

    “没什么,只是要取那东西,还非得等一段时间不可!你们赶了一天的路了一定也累了,先趁这会儿休息一下吧,等水下去了,我再来给你们带路。”

    洛云平站了起来,对着众人友善的笑了笑。打开门走了出去。

    待得他的身影消失,方兰生方才松了口气。笑道:“这是不是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想不到玉衡碎片这么容易就能够到手。”

    欧阳少恭同样微笑。“是啊!这一次倒是要比起上次翻云寨,简单了许多了!”

    苏易微笑不语,心道恐怕还没这么容易吧?

    不过他自然不会把这话说出口,而是直接道:“那么眼下距离去藤仙洞还需要不短的一段时间,要不咱们便各自歇息一会儿吧!”

    苏易的提议,自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赞成。

    当下众人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甘泉村虽然不大,但空房间明显还是够用的。

    一人一个单间,可称贵宾房了!

    ………………………………

    一宿无话,待得半夜时分,月明星稀,洛云平果然如约前来敲门。

    而此时,众人也都已经准备妥当。

    可待得出了房门,除苏易外,众人还是都忍不住愣了愣!

    “真的呀,水真的都没有了!”

    看着被房屋围在中间的,本该是一片湖泊的地方,在那里,已经只剩下了湿润的土地,还有一个极为显眼的洞穴……

    几个女孩儿看着这等奇景目瞪口呆,口中不住赞叹不已。

    “好了,时间有限,咱们速去速回吧!对了,这里白天都有水的,哪怕晚上退去,地面上一样滑的很,大家千万小心。”

    提醒着,洛云平一马当先,带着众人朝着山洞内走去。

    众人也不疑有他,都跟在了他的身后,而走在最后的苏易,却分明听到了,那角落里极为低微的,几声轻轻的惆怅叹息。

    藤仙洞,白天被湖水浸透的山洞,到处是泥泞的泥水和湿土,刚刚走进去,寂静的山洞之内,便传出了接连几声的惊呼,却是几名爱干净的女孩子鞋子上不慎沾染了泥土,发出了悲鸣。

    “抱歉,藤仙洞就是这个样子,路很难走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把玉衡碎片放到这里来,因为很安全!”

    洛云平带着歉然的笑意,回头说道,然后就继续往前走去了!

    “可是这路也太难走了吧!”

    又跟在洛云平背后走了良久,一直踮着脚跳来跳去,走的好不辛苦的襄铃小心躲避泥土的同时还不忘口中埋怨,她冲着洛云平叫道:“难道只有这一条通道,就没有更合适的路了吗?”

    很奇怪,面对襄铃的问话,洛云平却是一改方才的谦然有礼,这次,竟然连头都没有回,仍是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他干嘛突然不理人了?”

    襄铃奇怪道。

    其他人也都是一阵奇怪,这个跟己方等人相处虽不甚久,但却一直彬彬有礼的年轻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般无礼了?

    正暗自奇怪间,前方的洛云平身体突然一震,脚步停了下来,静静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洛村长?你怎么了洛村长?”风晴雪小心的问道。

    洛云平仍是没有半点反应!

    百里屠苏神情一凛,仿佛发现了什么,背后的焚寂已经迅速出现在手中,毫不犹豫的向前冲去,赤红的剑身划过一道残影,他已经一剑劈砍在了洛云平的身上!

    可众人还来不及吃惊为何百里屠苏要对他动手,那正中一剑的洛云平,竟然已经凭空化作了虚影,彻底消失!

    “是假象?真的洛村长在哪里?”

    众人顿时都吃了一惊,急忙四下寻找洛云平的下落,而苏易,他的目光,已经当先看向了他们来时的方向……在那里,洛云平的身影正站在洞穴的入口处看着几人!

    那眼神,内疚,挣扎……带着几分决绝!

    轰隆隆……

    一阵巨响响起,洞口处,巨大的石门轰然落下,将洞口彻底堵死……本就昏暗的山洞,顿时更显漆黑!

    “糟糕!中计了,咱们被困在山洞里了!早就知道,玉衡碎片没那么容易到手!!!”

    方兰生的惊叫声,在山洞里面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