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五十二章 你能不能有点矜持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二章 你能不能有点矜持啊?

第五十二章 你能不能有点矜持啊?

    ps:  感谢我要弄个好长好长的名字的510打赏!感谢申~申、痛不是罪过、魔音明宇、衬一军的100打赏!感谢卫冕下?;的节操、书友151001095737232、5630365的10打赏!稍后还有一章加更……顺带的,求一下双倍月票!此时不给更待何时……有月票的都赶紧投吧,没月票的……额……赶紧订阅,然后投吧!

    洛云平!!!

    他竟然去而复返!

    兴许是听到了方才藤妖的惨叫声,是以他重又偷偷的跑进了山洞,却不料,正亲眼目睹了自己的长辈,被人生生切割成了肉块的一面!

    看着怒的目呲欲裂的洛云平,苏易冷笑道:“不走还怎么的?你还要留我们吃饭不成?”

    “杀了我的长辈,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当然有!太弱了!完全辜负了我的期待,我都还没来得及练手呢就跪了,没意思……”

    这倒不是苏易嘲讽,而是大大的真心话,焚香玉册突破也有一段时间了,而且这一次与以往不同,如今的苏易,虽然实力暴涨,但却是以自身根基不稳为代价的,因此哪怕到现在,他还是摸不清楚自己的底到底在哪里……

    自己摸不清楚,那么一个实力高绝的对手,自然便是必不可少的了……可惜如今的苏易,实力之强放眼任何位面,除了那几个变/态的之外,基本都有立锥之地。¢£,想找一个合适的对手?难啊……

    总不能直接跑到欧阳少恭面前,来一句少恭我最近实力暴涨。急需一个对手来试验一番,然后跟他噼里啪啦的斗上一场吧?这样岂不是把自己的底都给抖搂出去了?

    虽然苏易心中。早已经选择好了内定的对手,但对这藤妖,他其实还颇为期待的……谁知期待越大失望越大!根本不给力啊有木有……

    “杀我长辈,竟还口出狂言?今日/你们休想我会善罢甘休!!!”洛云平脸上青气一闪而过。

    “你……你还有脸说?!”

    襄铃跳着脚生气道:“你想拿我们来喂这妖怪,我们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倒打一耙说我们反抗的不对,不该杀了它们?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我……”

    洛云平滞了一滞,眼底愧疚之色一闪而过,却还是道:“毕竟亲疏有别。我虽不想多伤性命,但余公蔡婆婆他们吃了那么多苦才把我养大,我又如何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活活饿死?”

    “如此看来,洛村长你之前对我们所言,倒也并非全部虚言!”

    欧阳少恭道:“玉衡碎片应该正是在你手中,甚至不仅在你手中,你还以其炼了些丹药给你村长长辈服下,以至于让他们变成了这般非人非妖的模样,是也不是?”

    “不错!”洛云平脸上有痛苦浮现。“恨只恨我轻信他人所言,说什么玉衡乃是仙家宝物,以此炼丹可供人延年益寿,我看余公蔡婆婆他们年纪都大了。身体也不甚好,便想着起码让他们多活几年,可谁知道服下了这些丹药。他们竟然都……竟然都……变作了这副模样~!”

    “那给你玉衡之人可是自称青玉坛弟子?”欧阳少恭追问道。

    “不错!他们正是自称七十二福地之一,衡山青玉坛之人!”

    “果然如此。果然是青玉坛的叛徒所为!甚至恐怕大多门下弟子,都还被蒙蔽在鼓里……雷严。你倒是耍的好手段!”

    欧阳少恭话里,少见的带上了几分不满和愤怒!

    “纵使后悔又如何?余公他们不嫌弃我是妖物,亲手把我抚养长大,我没办法,眼看他们一天天越来越怪异,也只能将他们困到这藤仙洞中,可谁知他们没有了食物,竟然互相吞吃,然后融为了一体,变作了这不人不鬼的模样……没办法,我只能蒙骗一些外来借宿的旅人,将他们骗进山洞中,当做余公他们的食物……可如果不这样做,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吗?”

    “可他们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你杀了那么多人,难道心里就不会难过吗?”

    风晴雪也忍不住出口责难,而她的话,更是让洛云平脸色一阵发青,“当然会难过,我整晚整晚的做恶梦,梦到那些人来找我索命!可每次我都告诉他们,害人的是我,要找来找我,不要为难余公他们,可你们竟然……你们竟然杀了余公蔡婆婆他们,我……我……”

    他有心说我也要杀了你们报仇,可方才对方的那些话,字字珠玑,此事千不对万不对,都是自己的不对,难道真要一错再错吗?

    裴公他们最近几个月苍老的特别快,难道不就是在忧心着自己吗?自己当真就此不回头了?

    他口中牙冠咬的咯吱咯吱作响,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杀了你们报仇的话了!

    而就在这里,旁边,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哼,一个妖孽,杀便杀了,哪里有这么多借口理由……纵然他们不杀,待会儿,我们也是要杀了他的!不过现在,洛云平,你还是先把玉衡还回来吧!”

    “什么人?!!!”

    刚刚一声惊呼,洛云平还未来得及转身,后心便猛然一阵剧痛,忍不住一声惨叫,整个人已经无力的向前跌去,而他还未跌出多远,便有一只手猛然的伸出,在他腰间用力一拽,拽出了一块晶莹的白色玉石……

    而就在洛云平遭到偷袭的同时,两道白色光芒在欧阳少恭身前突然浮现,却是两道人影,人影浮现的同时,一道光圈已经将欧阳少恭紧紧圈在其内……

    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如电光火石一般,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玉衡碎片便已经被人抢走,而欧阳少恭。更是已经在敌人的掌控之下!

    “哈哈哈哈……丹芷长老真是让我们好找,还以为您会在江都城呢,哪料得竟然会出现在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若非之前曾有我门弟子在此地投下了一枚玉衡碎片,怕是我们还找不到您呢!丹芷长老,掌门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欧阳少恭面上表情却颇为怪异,震惊、不敢置信……他没有回答那名得意的青玉坛弟子的话,而是定定的看着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那两个人中的另外一人。那佝偻的身材,苍老的面容……

    “桐姨?怎么会是你?”

    方兰生忍不住大声叫道。

    “寂桐,是你将我的行踪出卖给了雷严?”

    欧阳少恭问道,脸上的表情,罕见的带上了几分脆弱!仿佛只要对方一句肯定的回答,便足以让脆弱的他彻底崩溃……

    寂桐看向了欧阳少恭,眼神之内的神色,欧阳少恭没有看懂,苏易却看懂了……那是依恋、不忍、怜惜等等不一而足……

    她回答道:“少爷。对不起。”

    短短五个字,却没有任何解释的意味。

    “哈哈哈哈……多说什么,还是等回去了青玉坛再说吧!咱们走!!!”

    白色光芒闪过,方才偷袭洛云平夺走玉衡的青玉坛弟子。以及抓住了欧阳少恭的青玉坛弟子和寂桐,连带欧阳少恭,四人已经化作白光。一瞬间消失不见!

    “是闪现之术,他们跑的不远……你们在这里等着。菱纱,咱们追!!!”

    苏易看戏到现在。就是在等欧阳少恭离开队伍的那一刻!

    如今眼见他不见了踪迹,顿时高呼一声,对倒在地上的洛云平看也不看,对着韩菱纱使了个眼色,叫道:“你们现在这里等着,我去追回少恭!稍后便会来与你们汇合!”

    说着,他已经身形凭空一闪,出现在了远处的洞口之外,而韩菱纱亦是身形如电,紧随苏易之后,不是不想带着天气姐,实在是那丫头太过单纯,有时候单纯反而意味着不好骗,带着实在不方便的很!索性两人直接单独行动吧!

    如是想着,苏易和韩菱纱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兔起鹘落,快到了极致。

    青玉坛弟子突然来袭,抢走玉衡,挟持欧阳少恭离去!直到苏易离去……

    百里屠苏等人一时间,竟然还是颇有些接受不能!

    直到……

    “天呐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方兰生捂着脑袋大叫起来,“桐姨背叛了少恭?少恭被抓走了?今天还有没有更离奇的事情发生啊?”

    “恐怕还有……”

    百里屠苏的视线放到了洞穴之外,在那里,虽然目光难及,但他能够清楚的察觉到,似乎有几个跟自己极为相似的人到来了……

    是天墉城的弟子吗?他们追来了?怎么偏偏赶在这时候……赶在欧阳先生被抓走的时候!

    果然,没一会儿,洞内便传来了哒哒哒急促的敲击声。

    “云平!云平!你没事吧云平?”

    几个拄着拐杖的老者脚步蹒跚的奔了进来,看到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洛云平,急忙冲了过来,颤抖着把他搀扶了起来。

    “裴公,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洛云平见得几位长辈竟然来此,心中立时大急,被青玉坛弟子重创的伤势也顾不得,强撑着伤躯勉强站了起来,将他们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看着剩下的百里屠苏几人道:“你们赶紧走!这几个人是咱们的敌人!”

    “不是啊云平,我们几个老骨头不打紧,倒是你,你快逃吧!”裴公急道:“外面来了几个修道之人,一个个满脸煞气,怕是来找你晦气的,我看他们人多势众,你赶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外面还有……修道之人?”

    洛云平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绝望之意,“难道是天亡我甘泉村吗?裴公,你们快躲起来。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罪孽皆是因我一人而起。与你们无关,想来既然是修道之人。断不会做那连坐之事!只恨云平日后,不能再承欢诸位长辈膝下……”

    “你们不必急了,那是天墉城弟子,他们是来找我的!”

    百里屠苏上前了一步,定定的看着洛云平,哪怕明知此人乃是杀害了无数无辜性命的凶手,他却仍是升不起半点降妖除魔的念头……为至亲之人不惜双手沾染鲜血吗?

    “洛云平,时至今日,你不知伤害了多少无辜性命。便是万死也难赎其罪!然今日妖孽已死,你日后不必再去害人,我希望你记着自己的罪孽,虽说功过不能相抵,但望你日后能够多做善事,你是草木成精,定然精通医理……”

    百里屠苏话未说完,洛云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眼底闪过感激之意。他大声道:“你放心,待得裴公他们仙去之后,我便启程游历天下,定当以我医术救济世人!以求偿还今日罪孽!”

    “好!你记着吧!外面的人是来找我的。你们躲在山洞里,他们不会进来的……”

    百里屠苏回头,看向了风晴雪、襄铃和方兰生三人。

    定定的看了一会儿……

    “再见!”

    很短的两个字。短促到了甚至让风晴雪等人以为是错觉,而此时。百里屠苏已经向着洞外走去!

    方兰生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奇怪。木头脸不也是天墉城弟子吗?那些人应该是他的同门啊,怎么他的口气,像跟咱们诀别似的?”

    “管他呢,咱们赶紧跟上去看看啊!”

    襄铃顾不得脚下的泥泞,急忙跟着百里屠苏跑了出去。

    “对对对,去看看!”

    方兰生和风晴雪两人也跟了出去。

    山洞外……

    数名身着紫白色门派服饰的弟子正前后不一的驻守在洞口处,看其服饰,明显便是天墉城弟子……只是他们却并未如以往那般吃相难看的冲入山洞直接擒拿百里屠苏,反而是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阴影处,百里屠苏的身影浮现,他已经慢慢的走出了山洞!

    只是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见到来擒拿自己的天墉城弟子,他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大师兄!芙蕖师妹?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难怪这次的天墉城弟子们没有见面便动手……此次领队的,竟然便是陵越以及,掌门亲传关门弟子,芙蕖!

    本来已经做好了一战准备的百里屠苏,那紧握的拳头渐渐的松开了……是他们,自己要如何动手?

    “是认识的人?”

    背后,风晴雪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是苏苏你的朋友吗?”

    百里屠苏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是我的同门师兄师妹!”

    陵越身后一名弟子怒斥道:“住口,你这弑杀同门的叛徒,哪个跟你是同门了?还不速速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天墉城认罪?!”

    “什么什么?木头脸杀了同门?”

    一时间几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百里屠苏的身上,可下一刻,连方兰生都哧哧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嘛……就这个死木头,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得得罪他到什么程度,他才能恼羞成怒弑杀同门啊?”

    明显,几个人都不相信!

    陵越怒道:“住口!肇临师弟之死至今未有定论,就连戒律长老,也只是责令他闭门思过而已……谁让你如此武断的?”

    “可他畏罪潜逃……难道不是心虚吗?”

    见大师兄面有怒容,那名弟子向后缩了缩,却还是不服的辩道。

    陵越目光放到了百里屠苏的身上,“屠苏,我们都知道你并非凶手,甚至连戒律长老都不曾为难于你,你为何要自污名声擅自逃下山去?”

    “是啊屠苏师兄,大家都很担心你知道吗?如果你真不回去,真的就落人口实了!”

    芙蕖比陵越更为激进,对百里屠苏……她一直都有一种极为亲近的感觉,如今眼见他落到如今这般境地,着急的蹬蹬蹬跑到了百里屠苏身前,拉着他的手就要拽他回去,“跟我们回去,我师父还有戒律长老他们都已经说了,只要你回去,这次的逃跑事件他们可以既往不咎,一定会还你清白的!”

    “你什么人?还不赶紧给我放开屠苏哥哥!”

    一直乖乖站在百里屠苏身后的襄铃顿时急了,上前拉着百里屠苏就往后拽,不让芙蕖抓他的手,“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你这么举止轻浮的抓着我屠苏哥哥的手,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小丫头卖弄着前不久方兰生因为不想她和百里屠苏太过亲近而教她的常识,“真是的,你懂不懂常识啊?一点女孩子家的矜持都没有……”

    “常识?你又是什么人?”芙蕖也不是吃素的,双手往腰上一掐,看着紧紧拽着百里屠苏胳膊的襄铃,“说我不矜持?你不是比我更不矜持?贴那么近做什么?”

    “哼,我是狐妖!妖精才不用守你们人类的规矩呢!”

    襄铃挺着小胸脯骄傲的说道。

    “你……”

    芙蕖气的一滞,“你给我放开!”

    “不放!”

    “你放不放?!”

    “说不放就不放!”

    ……………………………………

    一时间,两个女孩儿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吵了起来,旁边陵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急忙把芙蕖拉了回来,连连干咳示意她跑题了,他正了正神色,转向了百里屠苏,郑重问道:“屠苏,你不愿回山?是否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能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怕事情败露,赶紧逃跑呗!”

    背后一名弟子又忍不住开口讥讽道。

    陵越没好气的回头看去,眼底,隐隐约约有锋锐感觉闪烁,立时让那名弟子噤若寒蝉,心底忍不住一寒,不敢说话了!

    他重又回头,重复问道:“你告诉我!是否有什么苦衷?!”

    百里屠苏看着陵越,迟疑了一阵,认真道:“我不得不下山!因为如果我继续留在山上,不止肇临,到时候,恐怕会有更多的弟子遇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