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五十三章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下黑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三章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下黑

第五十三章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下黑

    

    陵越神色一紧,脸上已经露出了了然之色,他急声问道:“屠苏师弟,你早已知道谁是凶手,对不对?!”

    不等百里屠苏回答,他又问道:“你既然知道谁是凶手,那当初大家都误会于你,你却为何不说?”

    百里屠苏脸上浮现屈辱之色,他咬牙道:“我当然知道谁是凶手!那晚……那人曾经出现于我面前,当着我的面杀死了肇临师弟,并且对我百般嘲讽,口出狂言,说只要我还留在山上,那肇临师弟仅仅只是第一个牺牲品……”

    “那屠苏师兄你为什么不和我师父他们说呢?”芙蕖不解道。WwW.XshuOTXt.CoM

    “说又有什么用?就连师尊,当初与那人交手,都受了暗创……掌门……掌门又有何用……”

    陵越瞬间已经尽数明白了过阿里,“莫不是当初那个驱使魇魅害你的家伙?”

    “不错,正是他!便是他,害得师尊闭关到如今一直未曾出关!更是他,害死我乌蒙灵谷全族上下,如今,他更是在我面前对我冷嘲热讽……可我却……无可奈何!”

    百里屠苏咬牙道:“我若继续留在山上,不仅会害了同门师兄弟的性命,更会永远没有复仇的机会!师尊曾经说过,只有战胜了体内的煞气,才有可能战胜他!灭族之仇如何能够不报?与其待在山上一成不变,还不如下山来求取一线生机!”

    “竟然有这等隐情?”

    陵越忍不住迟疑了起来,若真是如此,若真如屠苏师弟说的这样……难道自己当真要逼迫屠苏师弟回去吗?那岂不是将其他同门逼入了死地?

    “等等……灭族之恨?难道木头脸你……”听到现在,方兰生等几人脸上都有震惊之色浮现,他们看着这几日来与自己一路同行,沉默寡言的少年。他身上竟然背负了这般的重担吗?

    “屠苏哥哥,你……”襄铃眼眶里,已经泪眼盈盈……

    百里屠苏没有回答。而是别开了脸去,不去看方兰生和风晴雪他们。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也许只是你编了一个借口来逃避回山呢?咱们天墉城实力整个人间都排的上数,又有谁敢来咱们派内放肆?!你这借口未免也太过拙劣了!”方才被陵越训斥了一番的弟子忍不住又出口嘲讽了。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没听木头脸,哦不,是屠苏都给你们解释清楚了吗?这家伙一向不是多话的人,如今这么大费周章的跟你们解释,你们竟然还不信?”

    方兰生忍不住站了出来,对着那名一直对百里屠苏口出讽刺之言的弟子喷了过去。

    “就是。苏苏不是会骗人的人呀!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

    “都是坏人!讨厌,都是坏人!”

    “你们……谢谢了,但这是我的事情,我会解决的!不需要你们多费心了!”

    见得几人这般坚定的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辩解,百里屠苏那冷漠的面容,也流露了一丝丝的动容和感动,他站前一步,制止了几人,对陵越语气坚决道:“大师兄,多年仇恨无处寻觅。如今凶手终于现身!我却没有报仇的能力!我心中苦楚,这些时日以来当真难以忍受!如果我跟随大师兄就此回山,便等若是放弃了为娘亲她们报仇的机会。若当真如此,我又有何面目去面对九泉之下的楚爷爷、艾彩姐姐,还有小蝉她们呢?!纵然日后我找到了起死回生之药,娘亲也定然会问罪于我!”

    手抓在了背后的焚寂剑之上,百里屠苏脸上,坚决之色一闪而过,“所以大师兄你若是要用强的话,便休怪小弟无礼,对你刀兵相见了!”

    “不错!木头脸。我们支持你!她们有五个人,咱们可也有四个人呢。人数上差不多……真打起来,未必咱们吃亏!”

    方兰生双手握拳上前一步。脸上露出了不忿之容,“哼,听说天墉城乃是天下间有数的修真门派,我还一直心向往之,想着等哪天有空闲了,去拜入门下学个一招半式,可如今看来,哼,这等不分青红皂白的门派,学还不如不学!来吧,要打便打!我们可不会轻易认输!”

    可话刚说完,方兰生顿觉气氛似乎不太对……怎么对方,竟然一句话也不说了?

    一直站在那里的陵越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定定的看着百里屠苏,呆滞了良久,然后对身侧的芙蕖问道:“小蝉?屠苏师弟他说小蝉?芙蕖师妹,屠苏师弟所说的小蝉,可是在说你?”

    芙蕖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以前的事情,我都记不得了的,咦?我……我……我这是怎么了?”

    她这时方才恍然惊觉,从百里屠苏说出小蝉这个名字之后,她的脸上,便已经不自觉的流下了两行热泪,心中酸楚,实难自已,可若是细说,却又不知道那酸楚到底来自何处……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芙蕖师妹,你哭什么?!”

    听到陵越的话,百里屠苏的心脏,猛然一阵揪紧,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耳朵中,嗡嗡的声音在不停的响动,听闻的,只是自己那粗重的呼吸声……

    他紧紧咬着牙关,强忍着那股眩晕,艰难道:“大师兄,你方才的话,到底什么……到底什么意思?!!!”

    说到最后几个字,他已经是嘶声吼了出来。

    陵越看了一眼莫名流泪,怎么也擦不干净的芙蕖,又看了一眼连站立都很困难,只是死死盯着这边的百里屠苏,心中已经若有所查,长叹了一声,他解释道:“当初你初入山门没几日,我便奉师尊之命,去往南疆的一处客栈邀请尹前辈往天墉城一叙,却正巧遇到了尹前辈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儿,据尹前辈所说,这小女孩儿是他自南疆一处满是红叶的湖边救回来的,当时那孩子早已经命悬一线,尹前辈足足用了五日的时间,方才让那个她苏醒过来,可惜这个小女孩儿醒来之后,却是前事尽忘……但我听尹前辈称呼那个女孩儿,便是叫她……小蝉!”

    “小蝉!!!红叶湖!!!那是乌蒙灵谷附近的一个树林,我儿时经常与小蝉在那里玩耍,那大师兄,那个女孩儿,现在何处?!!”

    百里屠苏冲了上来,一把揪住了陵越,双眼之内,早已经热泪盈眶,“那个女孩儿……难道就是……”

    “不错!”陵越满是怜惜的看着百里屠苏和芙蕖,叹了口气,继续道:“当时尹前辈带着那个失忆的女孩儿,与我到了天墉城之后,与师尊他老人家一番密谈,之后便离山而去!但那个女孩儿,却被尹前辈留在了山上!据他所说,这女孩儿命运悲惨多舛,实非常人所能承受,为了避免她回忆起往事,便将这个女孩儿更名改姓,叫做……”

    “叫做……芙蕖!”

    芙蕖脸上泪水如两行断线的珠链,她看着百里屠苏,一字一顿道:“我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在南疆的客栈,叔叔说我叫小蝉,但他后来,又不许我叫这个名字了,让我叫芙蕖……但我的本来名字,确确实实,就是小蝉!”

    噗通!

    百里屠苏看着泪流满面的芙蕖,再也承受不住心底的冲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曾立下绝不哭泣的誓言,也终于在这一刻,彻底告破!

    “小蝉……还活着……小蝉……还活着……还活着……”

    口中喃喃自语,翻来覆去便是这几个字,百里屠苏仿佛痴傻了一般,终于跪趴在地上痛哭起来!(未完待续)

    ps:月票月票!!!双倍月票……风波没过都没什么心情码字,今天十一国庆,我拼了老命码了三章字……换几张月票票不过分吧嚎~大家都能给吧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