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九十一章 I want to play a game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九十一章 I want to play a game

第九十一章 I want to play a game

    PS:  感谢书友151017064244319的300打赏!感谢神de传说的200打赏!感谢曾经的学渣、巫妖灰烬、优洗奶哦、3点水金、妳没胸凶什么凶、逆天斩尊的100打赏!感谢天丿潇的20打赏!曈心不泯、遐想的梦、幻梦灬希望、书友151008211402984、sadfasdgsd、消失的搭车客、腾亥、马啦松、松3、悔丷忆的10打赏!顺带问一下,今天的标题名,有没有人知道这个梗呢?哦呵呵呵……顺带说一下,不小心把提前设置的章节时间弄错了,本该今晚八点发的内容,结果凌晨十二点就发出来了,当然内容是不错的,只是九十一和九十二顺序混乱了,如果要修改的话还要找编辑,反正内容也对,大家将就一下吧!

    有欧阳少恭最为心腹的元勿下令,青玉坛的弟子们,甚至包括厨房的厨子,看守药圃的药奴,除了欧阳少恭之外,所有人都集体下山,去寻找寂桐的下落去了!

    霎时间整座青玉坛,变得冷冷清清,再没有半点人气!

    而欧阳少恭,却仍是满脸黯淡之色,他此刻,既内疚自己这么长时间竟然始终未能看穿寂桐的真正身份,又忧心她到底何时会服下那夺人性命的雪颜丹……

    明知要命的毒药便在她的手中,可自己却没有半点办法,没有丹药、没有药材,除了知道雪颜丹这个名字之外,自己竟然一无所知,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医术,却无法拯救自己的爱人吗?

    而且纵然这么多人去找寂桐,真的便能找到吗?

    对方是有备而来,元勿等人也调查过,从那两味药材失窃后的土地来看,尹千觞偷走这两味药材,怕是至少也要两个月了……也就是说他被自己打伤之后不久。.便来到了青玉坛,取走了这两位药材,他是从那时候便下定了决心要没有任何底线的报复自己吗?

    两个多月的时间,布置该是如何的周密?欧阳少恭并不认为青玉坛的弟子们。能够找到巽芳的下落……就好比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弄出雪颜丹的解药,尽管雪颜丹不过是自己平日里根本看不上眼的一种丹药!

    一瞬间……哪怕是欧阳少恭,心底也不自觉的泛起了一丝悔意!

    对方早知寂桐身份,甚至有过数次忍不住想要告知自己……那时,他应该是从未有过借助寂桐来威胁自己的想法的!

    自己暗算了他和风晴雪。当时何等快意畅快,谁想到自己的作为,竟然让对方也抛弃了最后的顾忌,甚至较之自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

    但是你若以为这样做,便能让我束手无策……尹千觞,你未免也太小瞧我欧阳少恭了!

    欧阳少恭的目光,放到了药柜的另一个角落,在那里,一种曾经在西域毁灭了数个城邦的瘟疫。正安静的密封在那里,这东西,也是自己当年机缘巧合之下方才得到!千殇医术传于自己,若是寻常疫病,怕是奈何不得他!非得这种得之即死,让人完全没有准备机会的瘟疫,才能威胁到他!

    “身为女娲座下十巫之一,如今已然恢复记忆,我便不信,倘若在中原大地多出了几个死城。你会丝毫无动于衷!嘿嘿嘿……”

    女娲性情温和,严格说来,其实也算自己生母!她的族人,自然也不会是冷血心肠之人!

    欧阳少恭冷笑了起来!

    可接下来。他不过低声喃喃而语,并未是真个跟谁说话,可门外,竟然传来了清朗的回答!那声音的主人,欧阳少恭,当真是永远也不会忘记!“我自然是不会无动于衷的!但那也要少恭你有机会才行!”

    苏易微笑着从推开了青玉坛药阁的大门。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让欧阳少恭心底愠怒更深!

    当初对决过后的两人,如今首次得见,明明心底里恨不得将对方扒皮抽筋以泄心头只恨,但表面上的气氛,竟然祥和的一塌糊涂!

    “唔,想不到青玉坛如今变得这么冷清!我一路走来,竟然一个人都不见了,少恭,该不会是你治下无方,门下弟子们都跑光了吧?”

    明明知道这些弟子们所为何事离开,苏易还是仿佛与旧友开玩笑一般,开起了这恶劣无比的玩笑!

    欧阳少恭深深看着苏易,那阴沉的面容,迅速恢复了和缓,仿佛之前的打击根本不被他放在心上一般,他微笑道:“千殇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只是不过两个多月不见,不想千殇却变化颇大,一时间,连我也不敢相认了呢!”

    “不来不行啊!我与少恭多年至交好友,自然或多或少也沾染了一些少恭的坏毛病!比如说……”苏易一挑眉,对着欧阳少恭恶意十足的笑道:“比如说一个人最心爱的人危在旦夕,随时便要性命不保,他脸上的表情,该是怎样的一种有趣的脆弱呢?因此哪怕明知少恭手段非凡,我还是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青玉坛走上一遭!只是不想却是来对了,少恭,你这家伙的血果然是冷的呢!”

    “怎么?我要制造几座死城的事情,让千殇心有不快了?”

    苏易皱眉道:“你我之争,坦白说,牵连家人爱人已然不对,如今你更是要将那数十万无辜百姓也拉入棋局吗?他们招你惹你了?”

    “拉了,又如何?不过区区一些蝼蚁,在天道之下也是朝不保夕,我给他们一个痛快,早死早投胎,岂不胜过在这**的世间浮沉随流?!”

    “可惜我来了,你以为我会让你有这机会做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哈哈哈哈……”欧阳少恭大笑了起来,“千殇,你的医术便是传承自我,自然也该知晓我的手段,我若想散播瘟疫,你以为你能阻止得了我?”

    苏易同样跟着笑了起来,“我自然是没有十足的把握阻止你,但我却有十足的把握……杀了她!!!”

    她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苏易叹气,“唉……巽芳姑娘真的是爱你至深,她曾跟你说过,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无论做什么,她都甘之如饴!这句当初的情话,可是被她给践行的淋漓尽致,苦寻你近百年的时光,然后以一介奴仆的身份守在你身边,每日里看你欢笑晏晏,这些年来她心中的苦楚,想来你也能想象……这样的痴情女子,你不仅辜负了她,到最后,更是累她丢了性命!欧阳少恭啊,你可当真是个负心人啊!”

    欧阳少恭怒道:“巽芳是无辜的!”

    苏易同样脸上怒色泛起,“晴雪岂不更无辜?她更是你的友人,可你暗算起她来,却是丝毫也不心慈手软,若是你的阴谋诡计成功,你却是让那个丫头日后如何自处?!”

    “所以……”苏易一字一句道:“从你对晴雪出手那时候起,我便已经决定,抛却一切底线,利用我所能利用的一切来打击你,报复你!我也很想尝一尝,那种看着敌人痛苦疯狂而又无能为力的面容,该是何等的好玩儿呢?”

    “就好比现在……”

    苏易从怀中取出了一枚雪白的丹药,捻在手心里满脸微笑的看着欧阳少恭那微微变色的脸庞!

    “雪颜丹!除了巽芳姑娘手里那枚之外,这已经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枚了!只要你能得到这枚丹药,以你的能力,最多三日之功,便可轻松研制出解药!当然,前提是我把它交给你!”

    欧阳少恭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自己确实是落在了下风!他沉声道:“说吧,如何你才肯将这雪颜丹交给我?!”

    “很简单!”

    苏易看着欧阳少恭微笑道:“你也别想着用什么屠城来威胁我了,我想玩个游戏!欧阳少恭,.现在你感到很无助.如同那些被你害得无助无奈的人一样.只是现在轮到你了.有些人说是因果轮回,我却认为这是我代天行道,一直以来,你都漠视人心,将他人赋予自己的真心当做玩物,将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可你真的掌控了所有人吗?不如来跟我玩一把如何?巽芳的生或死,由你来决定!”

    “你想怎么玩?”

    “赌!你一直想取回百里屠苏那里的属于你的命魂四魄,但这有个前提便是封印必须解开,那么咱们玩个游戏吧?如果你能让煞气冲脱封印,得到属于你的命魂四魄,那么恭喜你,双喜临门,我会告诉你巽芳的下落,并且给你雪颜丹!但是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些的话,我也只好将这枚丹药毁去,让你看着巽芳毒发而亡!当然,这个游戏有个前提,那便是你不能直接对百里屠苏痛下杀手!怎么样?这个赌约你有兴趣吗?”

    苏易眼角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