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九十四章 洒家曾有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诨号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九十四章 洒家曾有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诨号

第九十四章 洒家曾有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诨号

    ps:  感谢西行室幽幽子、神龙华夏传人、蒸馏水dui甲醇的588打赏!感谢神de传说、缘去是空、衬一军、kingxscking、偶来卖萌了、少女嫁我可好、优洗奶哦、巫妖灰烬、你没胸凶什么凶、羽落诗音、逆天……逗比、幻梦灬希望的100打赏!感谢书友151018071006893的20打赏!3点水金、kingxscking、墨黑stay、孤宇星云、遐想的梦、松3、书友131222085331093、曈心不泯、书友151008211402984的10打赏!

    桃花谷内的三人满是欢欣愉悦,尽情享受着属于他们三个人的世界的快乐!

    而与此同时,青玉坛之内,却仍是一片阴沉死寂!

    欧阳少恭如今已然彻底将青玉坛掌握于手中,堪称是他的一言堂,不过一句话的功夫,所有的青玉坛弟子们,都已经纷纷下山四处去寻找巽芳消息,哪怕明知希望渺茫,毕竟巽芳与苏易对话,怕是至少也在半月之前,半个月,莫说有苏易相助,便是真正一个老妇人缓慢行走,半个月的时机,也足够她走出好远,再难让人寻觅了!

    只是哪怕万分之一的机会,欧阳少恭也决绝不愿放过!哪怕刮地三尺,也要找出她的下落来!

    门下弟子尽皆下山,如今整个青玉坛,只剩下了欧阳少恭一人!

    静静的坐在掌门的位置上,手里摆弄着苏易赠与他的苹果6s。↗,几番摸索,倒也摸索出了这东西的些许使用方法!若是平日里。他还要交口称赞千殇果然不愧就是千殇,竟然能不知从何处得来了这等精巧细致之物。巧妙更胜天界物品!

    可如今,心挂巽芳安危,他却哪里还有闲心关注这些东西……

    细细的看着手中的屏幕,上面不停的重复着苏易与巽芳交流的那段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寂桐的表情,被人说破身份后的惊慌失措,还有那眉宇间的淡淡熟悉感,当时还不觉得,但当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之后。欧阳少恭这才发现,寂桐,果然是有着许多巽芳的影子!

    为什么自己之前会对她另眼相看?当年爱侣,自己都能痛下杀手,不过一介老仆,自己却待之以诚,呵护有加,难道是我潜意识里,早发现了寂桐便是巽芳这一真相吗?只是却因为渡魂缘故。执着的认为巽芳已经死了……

    若自己能聪明点,多想一点,说不定早就发现,自己最最挂念的心爱之人。竟然就在自己身边这一事实!又何至于会落入今日之境地?

    用手指头摸索着屏幕里面,那正用惊慌表情望着苏易的巽芳的脸庞,旁边。苏易的解说已然响在耳边,“毕竟巽芳前辈并非不老之身。虽然蓬莱人寿元极长,却也有终将耗尽的一天!前辈您一直都在苦寻爱郎下落。用尽了一生的时间,找到他时,他不过一介孩童,而您,却已经垂垂老矣!您不愿用这副容貌出现在少恭面前,却又不忍离开爱郎,是以便扮作奴仆守在他身边,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

    这一段解释,欧阳少恭已经听了一遍又一遍,可如今听在耳中,还是如万箭穿心,这些年来,巽芳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自己偶尔也曾纵意花丛,放浪形骸,巽芳看在眼中,她的心情,又是怎样的一种酸涩?自己毫不留情的将她驱离自己身边,她当时面无表情,可心中,是否也在缓缓滴血?

    摩挲着那熟悉的面容,欧阳少恭眼底,已经忍不住微微湿润,坚强如他,此刻却脆弱的,仿佛一个无助的孩童一般!

    “巽芳,巽芳……你很害怕对吗?”

    看着屏幕里满脸恐惧的巽芳,欧阳少恭的声音,也不自禁的带上了几分哽咽,“你莫要害怕!你的少恭很快就会来救你……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我要让你回到我身边,你放心,区区雪颜丹,我一定会帮你研制出解药,救你性命!”

    连连深吸了几口气,欧阳少恭珍而重之的将手机收在怀中,眼神已经恢复了当初的高深莫测!

    他想起起了之前苏易与他定下的那个赌约!

    眼下可没有时间再伤春悲秋了,必须聚集全部心力与千殇博弈才是!不然万一失误,以己度人,欧阳少恭可不奢望对方能够把巽芳还回来!

    这次被暗算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最心爱的女人都被掳了去,欧阳少恭哪里还敢对苏易有半点小觑之心?

    那么……

    他为什么要和我定下这样的赌约?

    欧阳少恭可以肯定,这所谓的赌约,其实只是他的一时兴起,因为从语气中明显可以听出!他更可以肯定,这定然是一个陷阱!

    此次千殇对付自己时所用的手法,和自己对付他人何其相似,从心理层面打击敌人,那么只要想一想,若是自己站在他这个角度,会如何做?

    是了,绝望!让敌人体会到更大的绝望!再也兴不起半点求生之心,脸上露出的,必须是那种惨绝到生无可恋,世所共弃的绝望表情,自己方才能够满意!

    “千殇,你是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可惜你却是不知,有漱溟丹在手,我还未出手,便已经掌握了一半的胜利!

    只是那家伙心思也颇为细腻,既然敢跟自己打这个赌,定然也是有着十分的胜算,那么他定然也掌握着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底牌……看来只有漱溟丹还是不够,还得再加一把火才对!

    事关巽芳性命,必须得有完全的把握才行!哪怕一分一毫的差池,都绝对不容许存在!

    心思不过一转,欧阳少恭立即计上心头!

    当即高声喝道:“元勿!!!”

    门外一片死寂,没有任何人应答!欧阳少恭微微苦笑,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派了所有人下山去寻找巽芳下落了!看来巽芳的失踪,真的是给了自己太大太大的打击,是以行事都有点颠三倒四了!

    不过无人相助,看来只能我自己去了!

    欧阳少恭豁然起身,眼神坚定的看着青玉坛上空的无尽黑暗,喃喃道:“千殇啊千殇,不管你有着什么手段,我都要让你知道,百里屠苏,已经因为你的一时兴起,即将被彻底毁灭!我可真是好奇啊,你现在,又在谋划些什么呢?”

    一团金光直接从衡山青玉坛下层的传送阵飞出,很快便不见了踪迹!

    而与此同时……

    苏易擦了擦头上的汗珠,满脸笑意的对身后两名女孩儿大声道:“怎么样?我建造的房子,好不好看?!”

    因为方才擦汗的缘故,苏易此时脸上满是黄泥,身上也是黄一块黑一块,仿佛一个泥人儿一般!他回过头来对着身后的两个女孩儿微笑,露出了白白的牙齿,看着就好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样!

    而此时韩菱纱和风晴雪身上也不好看,虽然泥土不如苏易身上来的多,却也到处可见湿润的泥土风干后的斑驳,三人此时的景象,倒仿佛是三个少不更事的孩童,在疯狂的玩泥巴之后的样子一般!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房子还可以这样盖!”

    韩菱纱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谁能想象得到,不过一天的功夫,一栋颇为别致的房屋便已经被盖了出来呢?

    仿佛玩笑一般,从桃花谷的河流那边引一道小溪过来,然后用溪水和泥,以神石化作一栋极为精巧的房屋形状,三个人玩玩闹闹,活着泥巴糊到了神石上,连带院墙,也都给糊了出来……

    然后发生的一切,完全让两个女孩儿膛目结舌,只见苏易身上,直接冒起了熊熊的白色烈焰,仿佛一个大火球一般,走进了泥巴房屋之内!

    霎时间,整座房屋都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大火不过烧了短短半柱香的时间,猛然一股极为刺骨的寒意从内而出,白色的火焰猛然压缩,被生生压到了墙上,而后,一层美丽的蓝色冰层,已经将房屋内外遮盖一遍!

    蓝色的冰墙,其内有白色的火焰缓缓跳动,仿佛整座房屋,都有了生命,活过来了一样!

    而其内,散发着淡淡暖意的冰床,精致的梳妆台,还有那房屋中央缓缓跳动的白色照明火焰……

    苏易从屋内缓缓走出,面带微笑,对韩菱纱笑问道:“菱纱,这房子你觉得……漂亮吗?当初破庙之内,我曾许诺给你一个最美的新房,你看这里,可还满意?”

    单膝跪了下来,苏易牵过震惊看着自己,仿佛忘记了该作何反应的韩菱纱的手,微笑道:“菱纱,嫁给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