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九十五章 这年头流行青梅竹马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九十五章 这年头流行青梅竹马

第九十五章 这年头流行青梅竹马

    半月后!

    乌蒙灵谷之内,这早已经被毁灭的世外桃源,终于再次迎来了它们曾经的主人,以及第一批客人!

    “这里就是我们曾经居住过的乌蒙灵谷吗?好荒凉啊!”

    十年未曾有过人烟,曾经的民居,此时都已经被荒草所掩埋,曾经的血腥,也已经被时光所消磨……长长的野草,遮盖了一切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只有当呼呼的风声吹过时,那奏起的悲歌,仿佛仍在悼念那时的惨剧!

    芙蕖缓步走在荒草间,伸手轻轻拂过了那散落外面,已经被时光腐蚀的几乎彻底损毁的衣架,低声道:“我一点都回忆不起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心里好心酸,好像,想难过的大哭一场!”

    “想哭就哭吧,但千万不要回想起来……仇恨也好,责任也罢,一切都由我来替你背负,你只需要跟以前一样永远都是开开心心的满脸笑容,那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慰藉了!”

    百里屠苏脸上露出了怜惜之情,他上前几步,将芙蕖那娇小的身影遮盖在自己的身影之下,仿佛是想以此来替她分担些什么。www*xshuotxt/com

    芙蕖低低的应了声是,脸上的表情,果然好看了很多。

    而旁边,襄铃已经怒发冲冠,手里不停的揪着野草,口中还嘟囔道:“哼,可恶啊,不就是小时候一起生活的玩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哼,这里距离紫榕林也不远。我十年前可是也在这里生活的,说不定就跟屠苏哥哥有过交集呢?哼。到时候我们也是青梅竹马,可不比你差呢!”

    如此一想。襄铃顿时眉眼一亮,想起了小时候那个揪掉了自己尾巴毛的可恶小哥哥,那个小哥哥的容貌,貌似确实与屠苏哥哥颇为相似啊?嘻嘻,难道我们真的小时候就有过交集?

    想着,已经开心的笑了出来!此时的襄铃,可是半点也想不起来自己平日里想起那个小男孩,都是一脸的愤愤然,然后摸着自己的尾巴心有戚戚哉的!

    而方兰生则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们三个啊,我真是无奈了……难道咱们不是应该先急着去那个什么冰炎洞,把屠苏的娘亲复活了才是正理吗?怎么感觉除了我之外,你们三个都不着急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躺在那里的是我的娘亲呢!”

    百里屠苏顿时沉默了!

    襄铃瞬间毛了,怒道:“你……臭兰生你总说屠苏哥哥是木头,可我现在看,分明你才是木头!还是块实心的蠢笨木头!”

    从青玉坛到乌蒙灵谷,距离颇为不近,但怎么也不至于走足足半个月的功夫。事关这个小团队的核心人物百里屠苏的老娘,谁敢生幺蛾子?

    也就是百里屠苏自己硬生生拖慢了时间……今天身体不舒服早些歇息吧,明天好巧啊这里有家客栈,就留宿一晚吧。不然在赶路怕是要露宿野外……

    久而久之,芙蕖和襄铃都看出来了,似乎对于让自己的娘亲复活。百里屠苏并非那么热衷,或者说……他也在为难考虑着什么。只是不方便告诉大家而已!

    也就方兰生蠢萌蠢萌的,什么都没发现……还咋咋呼呼的说赶紧去复活屠苏母亲。难怪襄铃会说他笨了!而百里屠苏,听到方兰生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淡淡道:“兰生说的也对!也是该去复活我娘了!无论成与不成,此事都该有个结果才是!”

    口中如此说,只是心中,却莫名的又想起了当初苏易的嘱咐,他的话不至于是欺骗自己,可难道那个温文尔雅的欧阳少恭,真的便是那个该被杀千刀的太子长琴吗?

    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警告,仅仅只是一句随意的叮嘱,仿佛是在说着明天吃什么一样的轻松话题!百里屠苏实在很难相信那个待人如沐春风的欧阳少恭,竟然是自己的敌人!

    可两个人,在自己心中都是一般的令人高山仰止……尹前辈又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百里屠苏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悔意,若是自己没有听过尹前辈的那句话,是不是就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将丹药给母亲服下呢?

    可现在,他却有了恐惧!万一真是真的怎么办,娘她服下了丹药,会变成什么样?百里屠苏不敢想这个问题!

    可到现在,不想已经不行了!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冰炎洞,百里屠苏深吸了一口气,道:“冰炎洞乃我乌蒙灵谷禁地,除了我族人之外,其他人都不得入内!襄铃,兰生,烦请你们两个在这里等候一二,我们很快就出来!”

    “嗯,我们两个在这里等你们,你们一定要快点出来呀!”

    “那我们就等着待会儿拜见一下伯母了!”

    襄铃和方兰生二人看着百里屠苏,满含期待的笑道。

    “嗯!走吧,小蝉!”百里屠苏深深的看了方兰生和襄铃一眼,然后对身边的芙蕖招呼道,这一次,他换回了过去的名字,是想暂时恢复她乌蒙灵谷族人的身份吧。

    “嗯!”

    两人的身影,缓缓的没入了冰炎洞之内!只留下了方兰生和襄铃两人等在了外面。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她们的面前,一直满脸笑容的襄铃情绪瞬间低落了下来,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刚才的欢快浑然不见了踪迹,她低着头踢了踢脚,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

    很少见,这丫头竟然也会有如此沉闷的时候。

    方兰生迟疑了一下,问道:“襄铃,你……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襄铃情绪低落道:“当然不高兴啦!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好朋友了,可兰生你能感觉得到吗?我发现,明明感情越来越好,屠苏哥哥也不再对我爱理不理了,但我反而感觉,他好像离我越来越远了!远到了我怎么够都够不到的地步!”

    “我当然能感觉的到,就好像我现在也能感觉得到你离我越来越远了一样。”方兰生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同样情绪低落的在襄铃身边坐了下来,两人都看的分明,百里屠苏和芙蕖两人,似乎是越走越近了……现在未必便是爱情,但若照这样下去,他们二人在一起,几乎就是铁板上的钉钉了!

    襄铃平日里虽然和芙蕖打打闹闹颇为不合,但实际上,她却并不怎么讨厌这个似乎有些娇气,但却并没有什么骄纵的女孩儿,而且她还是屠苏哥哥儿时唯一的亲人,自从有了她,屠苏哥哥脸上,也会偶尔露出开心的笑容,这真是顶好顶好的事情了……如果真让她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来硬生生拆散他们两个,让屠苏哥哥变回原来的冷漠模样,襄铃自认自己并非铁石心肠,怎么也做不到的……

    于是只能看着他们越走越近,却完全无可奈何……

    “我这边也一样啊……”

    方兰生痴痴的望着襄铃的侧脸,喃喃道:“襄铃,也许,咱们都该放弃了吧?”

    “放弃?不!我才不要放弃呢!我喜欢屠苏哥哥,我就要永远纠缠他,除非他亲口说讨厌我了,否则我可不会那么轻易善罢甘休!”

    襄铃握着拳头不甘心的道:“现在我的目标有两个了,找到我娘亲,成为屠苏哥哥的新娘子!”

    “那襄铃,你跟我说一句你讨厌我,好不好?”

    襄铃一愣,“为什么呀兰生?我又不讨厌你?”

    方兰生苦笑道:“因为我想善罢甘休了,我很喜欢你,襄铃,真的真的很喜欢!但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却总是梦到另外一个女孩儿,贺文君,我清楚的记得她的脸,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用伤心的眼神望着我,却总是沉默……她总是什么都不说,明明她的一魂一魄一直都在我的身上保护我,我之前竟然一直不知道!所以我想等屠苏的娘亲复活了之后,回去琴川看看二姐他们,再推掉跟孙家的亲事,然后就去找那位贺小姐,最起码,把她的魂魄还给她!咱们一路同行这么长时间,我觉得人真的不能只由着自己的性子和喜好来,少恭说得对,我之前逃婚,真的是有欠考虑了。带着别人的魂魄,也殊为不合适……我也该为自己前世犯下的错误负责任了!”

    襄铃呆呆的看着方兰生说了这么多,忍不住佩服道:“兰生,你真的长大了!跟我不一样了……”

    “嘿嘿嘿嘿,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方兰生不好意思的摸着头笑了笑,然后认真道:“但是不管我再怎么成长,襄铃,我都会一直喜欢着你的!只要你需要,无论千山万水,我会立即出现在你身边!”

    “嗯!”

    襄铃低着头,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她抬头看向了一脸坚定的方兰生,正想说些什么,却忍不住微微一愣,疑惑道:“兰生,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

    “啊?流血?难道是上火了?”方兰生摸了摸鼻子,果然一手的血红,他看向了襄铃,“奇怪,襄铃你是不是也上火了?怎么你也流鼻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