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百零一章 还想赢?你早注定了输家的身份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零一章 还想赢?你早注定了输家的身份

第一百零一章 还想赢?你早注定了输家的身份

    琴川!

    欧阳老宅!

    当初苏易便曾经来过一趟,并且带走了人家的媳妇儿,此次旧地重游,自然是轻车熟路!

    尽管并没有事先侦查,但苏易十足确信,只要欧阳少恭在琴川,那么就一定会在这个老宅里面!

    近距离感受爱人的气息嘛……

    当年欧阳少恭说过,尹千觞和欧阳少恭,两人极度相似,并且以此为由,要传授苏易医术!这一点,他确实说的没错!

    以己度人,苏易果然猜对了!

    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两名昏迷不醒的女子,拯救任务完成的如此顺利,真让苏易有一种有劲没头使的感觉!

    “天呐,幸亏咱们来的及时!要不然恐怕还真就晚了!”

    欧阳少恭看来已经有几天没有过来了,方如沁和姜离两人一直昏迷不醒,甚至连水都不曾喝过半滴,看来若是几人再晚来几天,怕是两人直接就要在睡梦中魂归幽冥了!

    韩菱纱急忙上前试探了一下,然后轻松了口气,道:“还好,只是太久没有吃东西,有点虚弱而已!”

    苏易正色道:“嗯,欧阳少恭应该便在这院里最偏僻的一个房间炼药,我能闻到极为浓郁的药香,眼下看来他是无暇出来,菱纱,晴雪,你们两个先把这两人带走吧,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让晴雪一个人去吧!我有点不放心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个混蛋!”

    韩菱纱明显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WwW.XsHuotXT.com执意要留在苏易身边!

    苏易微笑了起来,“傻丫头,你可别忘了。你体内的烛龙之息,如今也有一部分在我体内!哪怕你的人不在,但你的力量,一直在保护我呢!放心吧……这一次,你可以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事的!晴雪这丫头太没有常识,带着两个人。我怕她都不知道去哪里,还得你带着才行呀!”

    韩菱纱脸上表情瞬间柔顺了下来。显然苏易的话对他杀伤力匪浅,她果然没有再纠结,而是认真道:“那你千万要小心!”

    “嗯!”

    “大哥千万要小心呀!”

    风晴雪也担忧的嘱咐了一句,然后不再多话。和韩菱纱两人一人背起一个,动作飞快的离开了这座老宅!

    而苏易,目送两人离开,看着已经空旷旷的老宅,低声道:“嘿……知道有人来了依然还是不出屋,这么重要的药吗?该不会是漱溟丹吧?”

    他也不催促,甚至也不突然袭击进去趁人之危,而是坐到了院中已然被打扫干净的石桌边,从怀中取出了一瓶五粮液。两只酒盅……

    都斟满酒,然后苏易取了其中一只酒盅,慢慢的自斟自饮了起来!

    虽然有酒无菜。但喝的倒也算潇洒率性!

    ……………………………………

    并没有让苏易等候太久,不过一斤五粮液下肚,第二瓶才刚刚开封,院中传来药香的那个房间,便吱呀一声轻响,欧阳少恭那翩然的身姿。已经出现在了苏易面前!

    他自然是早就知道有人侵入了自己的蜗居,只是毕竟漱溟丹已经到了至关重要的地步。是以他仍是等得丹药炼成之后,方才昂首踏出!

    到的见得苏易也不回头,仍是在那里悠然饮酒,欧阳少恭瞬间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他微笑着,走到了苏易对面坐下,赞叹道:“千殇果然好手段,竟然如此轻易便寻到了我的踪迹!”

    “毕竟旧地重游而已!”

    苏易同样微笑,挥手间,几瓶五粮液已经摆在了桌上,道:“少恭与我相识已有十年之久,这十年来,一起饮酒有过多少次了?”

    “却是多的数不清了!我本不贪爱杯中之物,奈何自从认识了千殇,便就此上了贼船,对于你这颇为无味的烈酒,当真是痴迷的很!”

    欧阳少恭看着自己面前那早已经斟满了的酒杯,也不担心是否有毒,直接拿起来一饮而尽!

    “十年来,我总说只要你喝,美酒永远管够!可惜如今我的珍藏也已告馨,这几瓶,便是最后的了!正好够咱们喝上最后一场的!”

    “最后一场吗?”

    欧阳少恭眼底落寞之色一闪而过,“那今日这酒,便算是你我二人的断义酒了吧?断了你我的朋友情谊!”

    苏易冷笑,“朋友情谊?你我当真还有朋友情谊?你若是当真视我为友,何以当初秦皇陵内,那般的暗算于我?”

    “千殇不也一样对我阴奉阳违?立场与友情,事实上并不矛盾!无论我怎么阴谋暗算你,但我心中,确实是视你为我唯一的友人!”

    欧阳少恭将自己的酒杯斟满,再次一饮而尽,“只是我这人从来都是记性好!而且永远以目的为重!我当初救你的目的,便是想要看着那位品行高洁的巫咸在红尘之中堕/落迷失,纵然你我/日后成为了至交友人,但我却始终未曾忘却初心,当有机会时,自然会立即出手绝不犹豫!可能千殇觉得我太过无情,但像我这样的人啊,又哪里还敢奢望什么情呢?”

    “那便陪我喝上最后一场吧!也算是对你我这十年来的交情,有了一个交代!”

    苏易举起酒瓶,帮欧阳少恭斟满了酒!

    “自当奉陪!”

    欧阳少恭面带微笑,两人碰杯!

    很默契的,苏易没有提起百里屠苏,而欧阳少恭,也没有追问巽芳的下落……两人都很清楚,这是他们作为酒友来说,最后一次在一起喝酒了!这种时候,不该提起第三个人的存在……

    ……………………………………

    一杯接着一杯,没有任何下酒菜,没有任何话语,两人所谓的在一起喝酒,也不过就是每个人持着一个酒瓶,给自己倒满酒,然后喝下!再倒满,再喝下……没有碰杯,没有交谈,明明是坐在一张桌子上,却仿佛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没有任何交集,偏偏却又无比的和谐,没有半点尴尬的气氛……

    直到桌子上,空酒瓶越来越多,直到……

    “没了?”

    “没了!彻底没了!一瓶也不剩了!”

    欧阳少恭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晃了晃手心里的空瓶,叹道:“这一次喝的,可当真是不尽兴的很呐!”

    “只能说之前喝的太厉害了吧!存货再多,也架不住两只酒鬼糟蹋吧!”

    苏易也晃了晃手心里的酒瓶,见再也倒不出一滴来,他将酒瓶放到了桌上,看向了对面带上了些许醉意的欧阳少恭,“那么,你我之间,日后,便只是敌人了!”

    “嗯!只是敌人!你对我的巽芳出手,我自然是决不能再容你活下去的!”

    “我也是,敢打晴雪的主意,杀你十次都不过分!”

    “不过最后还是我赢了!”欧阳少恭突然笑了起来,看起来战胜了苏易,还是让他颇为得意的,反手间,一把赤红色的凶剑已经被他摆在了石桌之上,“这便是焚寂之剑!早在五日之前,此剑便被我夺到了手中!而两天前便是朔月……没有焚寂吸取百里屠苏体内的煞气,他此刻定然已经发狂癫疯,到处杀人放火,你我之间的那个小游戏,终究是我胜了呢!雪颜丹……可以交给我了吧?”

    “说实话,你能拿到焚寂,我真的挺吃惊的!竟然想到从其家人入手,该说果然不愧是存活了数千年的太子长琴吗?手段当真繁多!不过终究还是可惜了……”

    苏易脸上露出了几丝讥讽的笑容,一字一顿道:“可惜任凭你再怎么努力,终究……你还是输了的那一个!雪颜丹已经没有了,当初我离开青玉坛的时候,便已经将那世间最后一枚雪颜丹毁去,眼下除了巽芳手中那一枚之外,当世再无第二枚雪颜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