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百零二章 被玩坏掉的欧阳少恭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零二章 被玩坏掉的欧阳少恭

第一百零二章 被玩坏掉的欧阳少恭

    ps:  感谢南方佳桐的588打赏!衬一军的200打赏!感谢无名在校、消失的搭车客、神de传说、简简单单l、小柒的囧、天莫涯、妳没胸凶什么凶的100打赏!感谢3点水金、墨黑stay、逆天……逗比、吃饭的车、人无悠、幻梦灬希望的10打赏!推荐又满了两千票……哪怕有老婆在,我依然毅然决然的决定今天三更……嗯嗯,等到了六万一推荐的时候也三更哦……顺带求一下月票和订阅么么哒~~~

    听到苏易那满是轻佻玩味的话,欧阳少恭的身躯,猛然间紧绷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看向苏易,眼神凶恶的,仿佛一只择人而噬的恶狼,声音嘶哑,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雪颜丹已经被你给毁了?千殇,难道你是想说,你竟然打算做出尔反尔这等没品之事吗?”

    “当然不是!我们之所以会玩这个游戏,前提不就是建立在对对方的人品信任之下吗?但是呀,少恭啊少恭,到了如今,难道你依然还不明白吗?”

    苏易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是恶劣,他笑道:“少恭也不想想,当时我挟持了巽芳,面对你,早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投鼠忌器之下,你根本就胜不过我!可结果我却放弃了这大好的优势不用,改和你玩什么乱七八糟的游戏……少恭啊少恭,在你眼中,难道我便是这么无聊贪玩不分轻重的人吗?”

    “你……到底什么意思?”

    欧阳少恭心底,突然一股不详的预兆升上了心头!仿佛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被自己忽略了一般!他眼底的阴霾之色越发浓重,阴沉的看着苏易在那里语气欢快的给自己详细解释。◇↓,“事实证明我并非贪玩之人!当初我既然敢和少恭玩这个游戏,自然便是因为确信。无论怎么做,少恭你都不可能赢得了这个游戏!看着你为了巽芳的安危四处奔走。忙碌到近乎忘我的地步,结果到了最后,却发现自己竟然全数做了无用功,除了浪费大多的本可用来拯救自己爱人的时间之外,没有任何收获可言……用少恭你的话来说,这岂非……亦是十~分~美~妙~?!”

    说到最后四个字,苏易拉出了长长的音,话语里得意痛快之情溢于言表!

    “你是想说即便没有了焚寂剑,百里屠苏依然清醒并且躲过了朔月之劫?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尹千觞。一定是你在骗我!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比我更了解焚寂,它的煞气,绝非百里屠苏所能抵挡!”

    欧阳少恭忽然起身,砰的一声将一只空酒瓶撞到了地上摔成碎片,他居高临下看着苏易,眼神极为凌厉凶猛,“千殇,你若是想赖账的话。尽可直说,我自会用我的手段抢回雪颜丹!说这种低级别的谎话,不觉得掉了你巫咸的价吗?”

    “掉价?哈哈哈哈……”苏易得意的狂笑了起来,“既然是谎话。少恭你慌什么?而且你叫我什么?巫咸?既然知道我是巫咸,便该知道我体内的灵力乃是与女娲娘娘同出一脉,女娲灵力不仅是对焚寂。对上古七大凶剑,尽皆是极为克制!而幽都之人。哪怕是晴雪这种功力未成的小丫头,说实话都可以帮助百里屠苏镇压体内煞气……而我为了帮助百里屠苏。可是硬生生将他的根骨给改成了幽都体制,更将我自身全部的幽都灵力都输送进了他的体内,将封印与他的身体彻底融合,你既然与百里屠苏交过手了,应该知道,他的实力,可是有了一个极大的飞跃,你就没有想过到底是为什么吗?”

    “你是说……”

    每一句话都仿佛一柄巨锤,砸的欧阳少恭猛然一阵眩晕,险些便要站立不稳,急忙伸手扶住了桌子,哗啦啦掀翻酒瓶无数,他死死的盯着苏易,重重的喘起了粗气,咬着牙问道:“你是说……你是说……”

    “我是说……现在的情况,莫说你之前的打算施加外力刺激,便是百里屠苏自己想要疯魔,也是绝不可能了!漱溟丹?哼哼哼,便是你将韩休宁真的复活了,再当着他的面杀死,再复活再杀死无限循环几百次,百里屠苏也没有可能疯魔堕/落!他如今,已经彻底失去那个能力了呢!”

    “所以你如今不仅是赌输掉了巽芳的性命,更是连你自己的命魂四魄,也是永远失去了呢!”苏易微笑道:“因为哪怕百里屠苏死去,你的命魂四魄也会跟随他一起投胎转世,再不可能被逼出身体,你已经彻底失去了得到命魂四魄的机会!拿到了焚寂便算是赢?很遗憾,少恭,当你答应了那场游戏的时候,你就注定了是一个输家!输掉爱人,也输掉你自己……”

    苏易微笑着放下了酒瓶,站起身子,正对着额上冷汗淋漓望着自己的欧阳少恭,一字一顿解释道:“知道我为何要和你玩这个游戏吗……很简单哦,纯粹是在逗你玩呢!我很想知道当给了你希望之后再让你绝望,你露出的表情,该是怎样的一种有趣呢?!呐少恭,我没有骗你,我手中真的没有雪颜丹了!眼下世界上最后一粒雪颜丹,便在巽芳手里,可是你却注定无法跟她讨要!因为若是见到她的话,便代表着她已经将雪颜丹吃进了腹中……”

    看着欧阳少恭那仿佛呆傻一般的神情,苏易再难掩饰心中快意……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从桌子上剩下的瓶子里找起了是否有剩下的美酒,自己的报复成功,岂可不饮一大白?

    而欧阳少恭,他噗通一声坐了下来,额上早已经冷汗潸潸……慢慢的偏头,看向了满脸笑意的苏易,脸上呆滞的表情渐渐变得凶狠起来,“不可能,你说的话我才不会相信!你这家伙向来做事最爱给自己留后路,你不可能将所有的雪颜丹都毁去!给我交出来……把雪颜丹交出来!!!”

    脸上酡红之色一闪即逝,欧阳少恭身上,已经再不带半点酒意,他伸手便抓向了苏易,大声怒道:“给我把雪颜丹交出来啊!!!”

    “哈哈哈哈……少恭你这是打算不认账了吗?赌约你输了,彻底输了!雪颜丹莫说我没有,便是有,我也绝不可能给你了!”

    苏易身形一闪,已经持着酒瓶退到了十米开外,看着欧阳少恭满脸的玩味之色,“不过我可不知道,原来欧阳少恭,竟然是这么一个输不起的人呢!”

    “杀了你!杀了你夺回雪颜丹!杀了你就有雪颜丹……”

    欧阳少恭眼神呆滞的看着苏易,仿佛痴傻一般,口中不停的低声喃喃自语着一些让苏易听不大清楚的话,尽管苏易已经离开了石桌边,但他仍是保持着伸手的动作,僵直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有眼神,瞳孔已经缩小到了针孔大小,完全失去了神采……

    “这就坏掉了吗?”

    苏易皱着眉头佯作奇怪,“看你玩弄他人的感情,那般的写意随心,怎么轮到你自己,就那么不经玩了呢?晴雪这丫头可是跟我说了,让我好好揍你一顿帮她出气,可你现在这模样……”

    他叹了口气,“好吧,看来你已经把漱溟丹炼了出来,杀了你之后,我会喂你服下漱溟丹,然后把你和巽芳永远放在一处的!这不正是你所谓的永远吗?倒是让你得偿所愿了!”

    紫气环绕的魔剑缓缓从背后剑匣之内取出,苏易持剑上前,身前,正是欧阳少恭的头颅,他看着下方仍然呆坐仿佛痴傻一般的欧阳少恭,连还手都忘记了吗?

    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魔剑……

    “永别了!欧阳少恭!”

    苏易口中轻轻说道,眼神之内也有莫名之色闪过,两人相交十年,其实也颇有真心,如今便要将之斩杀,便是他,心中也实多感慨!

    剧烈的风声响起,魔剑已经重重的挥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