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一百二十一章 此战乃天亡我 非战之罪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此战乃天亡我 非战之罪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此战乃天亡我 非战之罪



    “前辈,我今日来此,便是为了再取前辈一滴鲜血……若是前辈依然还有意识,可否赐我一滴精血呢?”

    说到这里,黑羽那俊俏的脸上忍不住红了红,语气里带上了几分羞涩,“毕竟前辈一滴鲜血能量何其惊人,已然将我体内的鲜血大半都给替换,如今严格算起来,我身体里流着的,是前辈的鲜血……我可算前辈的子女……请原谅女儿的冒犯吧”

    说着,她轻轻的缓步上前,从袖中取出了一支精致的小剑……

    苏易眼神微微的眯了起来,他认得分明,当初她与自己交手时,似乎用的便是这把小剑,而且还不止一把?只是比起那时,这把小剑更显晶莹剔透,显然威力有了一个极大的增强

    苏易如今精通铸造之术,只一眼便看穿了其中玄机

    是将那几把飞剑熔炼为了一把吗?样式一般无二的数把飞剑硬生生叠压在一起锻成一把,威力未必有多增强,但单就锋利而言,这把剑恐怕堪称天下无双,甚至还要凌驾于自己的几把神兵了

    她是想再取血?

    但是……她为什么对他这么尊重?不过是一个昏睡之人罢了,可黑羽对他,竟然如此的敬畏有加?难道这个昏睡之人,竟然还有着什么可怕的能力吗?

    苏易静静的看着黑羽走到了冰块旁边,然后持着那锋利的飞剑,在那冰块之上用力的切割了起来

    看来黑羽便是为了取此人的鲜血,所以才会将自己的那几把成套的飞剑融为一把,只要其锋利的属性……

    倒是怪舍得的嘛……

    不过这些冰块,坚硬程度甚至还要远远凌驾于苏易那几经变异的太极玄清道之上

    哪怕是这般锋利的飞剑,黑羽也只能慢慢的用水磨工夫来硬磨,可看那磨了半天也才不过掉了些许的冰屑,苏易琢磨着,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功夫,这丫头似乎是没办法取出那所谓的鲜血了

    而且似乎这些冰还在自动的补全?

    这可就更费劲了……

    但是黑羽竟然是丝毫的也不着急。只是无比虔诚的在那里用飞剑轻轻的凿弄着,看来哪怕是花费再多的时间,她也是愿意等下去的了……

    可恶……你等得了,我又岂能等得了?难道让我在这里等一个月半个月吗?这鬼地方。待得我头疼呀……

    苏易又忍不住伸手捂着脑袋,只觉得剧痛一阵一阵,越发剧烈……看着那本就不适合被握于手中的细小飞剑在黑羽手中,锋利的剑刃没一会儿便将她的素手割破,深红色的鲜血缓缓顺着手臂滴淌而下……

    落在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轻响

    何其轻微的响声,甚至连黑羽自己,恐怕都未必听得多么真切,可在苏易耳中,这一声轻响,却仿若巨雷猛然轰在了心间,本便是苦苦支撑的心防,瞬间便已告破

    “唔……”

    痛楚猛然增强了十倍不止,苏易再也忍耐不住,抱着头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什么人?”

    轻轻的一声呻吟。却清晰的传入了黑羽的耳中

    正跪坐在那里专心凿冰的黑羽立时便被惊动,还未回头,挥手间,手中那把染满了鲜血的飞剑已经嗖的一声,仿佛跳跃空间一般,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苏易的身前

    “可恶,被发现了”

    眼看那飞剑便要刺入自己的身体,苏易低声怒哼了一声,顾不得仍剧烈疼痛的头部。身子猛然后仰,已经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把飞剑,向着下方落了下来,正要抽出武器将这飞剑磕飞。却突然惊觉貌似自己的武器都被这个昏睡的男子给生生压制了所有的属性,成为了凡铁

    “可恶……为什么这飞剑不受压制呀或者说……受到的压制极小”

    危急之间,苏易屈起手指,空中水汽凝结,接连几个细小的冰块弹飞了出去,正磕在了急速追来的飞剑之上。飞剑不稳之下,立时偏了准头

    “你是……苏易?”

    黑羽同样大惊,忍不住失声叫道:“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可以施展自己的能力?”

    相比苏易惊讶对方的飞剑为何没有被压制,似乎认出了苏易的黑羽更为惊讶为何他的能力丝毫不受影响……

    可下一刻,她一咬牙,便已经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不管他是怎么过来的,轮回者在这里会受到何等的压制,当年初入轮回的自己可是再也清楚不过了,现下虽然对方仍能施展自己的力量,但明显也受到了干扰,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

    双手合在一处,随后缓缓张开,其内光芒闪烁间,立时便有无数蓝光放出,密集有如疾风骤雨,向着苏易冲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制服她再说”

    神石不能使用,苏易施展太极玄清道,手心里突然多出了一面厚实的冰墙,用力向前一推,而他整个人已经融入了冰墙之内,正面迎上了那无数的蓝光

    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顿时白色的冰块碎屑横飞,浓密的白雾瞬间将黑羽和苏易两人中间侵占……

    而此时,一道蓝色身影从白雾内疾飞而出,手中持着一把寒冰化作的长剑,毫不犹豫的砍向了黑羽

    心知自己状态不佳,武器又尽数被封,苏易出手便是全力以赴,手中冰剑之上,嗡嗡蝉鸣不止,这已经是带上了斩鬼神的起手式

    灵力的急剧压缩,甚至让空间都有了微微的扭曲之感,黑羽瞬间面色微变,在此地,似乎连她的储物袋都被封了,并没有掏出什么防身法宝,反而是一招手,那细小的飞剑重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噗~~”

    一口鲜血吐在了飞剑之上,本来似乎也颇受压制的飞剑,立时恢复了轻灵,对苏易全力刺来的冰剑看也不看,手指划出玄奥的法诀,轻灵的飞剑已经自一个难以防备的角度,刺向了苏易的肋下

    她竟然是打算……同归于尽?

    不对,这家伙深知攻敌必救的法门,这是在逼我收招……

    苏易哼了一声,我的独孤九剑便是攻敌必救,有攻无守……今日难道还能被你给吓退不成?

    当下剑势更强三分,毫不犹豫的继续冲向了黑羽剑尖直挑黑羽喉咙……

    眼看两人,一个便要被一剑割喉,另外一个,怕是也难逃肋下穿心的下场

    可两人竟然……都没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

    这已经是精神层面的较量了看谁先扛不住压力退缩……

    眼看便要分出生死,苏易目光一扫,却落在了黑羽那掐成了法诀,满是鲜血淋漓的纤手上。

    视线猛然一晃,头部的剧痛再次狂增,脚下一个趔趄,苏易手中冰剑已经失了准头竟是要向地上扑倒了……

    “糟糕”

    急忙瞬间便进入了冰心诀的状态,可这次的剧痛,竟似是作用在灵魂层面一般,哪怕是冰心诀状态之下,依然难以摆脱这剧痛……

    无奈之下,苏易只得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将身形猛然偏移,意图避开飞剑的要害攻击……心下忍不住暗自恼怒,这可真是天要亡我,非战之罪了

    正如此想着,剧痛更显剧烈,仿佛一把大铁锤猛然砸在了头上,苏易大脑一懵,终于坚持不住向着地下倒去,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飞剑已经近在咫尺……

    视线的最后,是一声清脆的惊呼:“小心”

    熟悉的馨香渗入鼻中

    一道红色身影已经自自己身侧飞出,长袖挥洒间,缠绕上了刺来的那柄飞剑,狠狠的摔落到了一边,然后一把抱起了苏易,冲向了山洞外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