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十章 谁送谁被捅之剑 言峰你的死兆星在闪烁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十章 谁送谁被捅之剑 言峰你的死兆星在闪烁

第十章 谁送谁被捅之剑 言峰你的死兆星在闪烁



    悠然的脚步,却带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韵味,那些满是戒备神色望着苏易的远坂家远亲们,不过被他的视线一扫,就仿佛被狼王瞪了一眼的兔子一般,纷纷夹着尾巴躲开了……

    尽管心中不停痛骂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不过对方随便一扫就吓破了胆……但不管怎么在心底鼓劲,他们却始终不敢上前哪怕一步!

    就这么一路顺畅的走到了三人的身前,直到言峰绮礼挡在了他和她们三人的中间!

    “你竟然还活着?”

    就算是言峰绮礼也要忍不住惊讶了……他可是从远坂时臣那里听说过,间桐家真正当家做主的,应该是间桐脏砚那个老妖怪,可那老妖怪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圣杯战争的失败者?

    “你又没有亲眼看到我死,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死呢?”

    苏易一挑眉,嘴角一弯,满是玩味道:“你说对吗?我的拍档……”

    言峰绮礼那古板的脸色忍不住微微一变,圣杯战争期间他确实曾与间桐雁夜有过短暂的合作,虽然是利用玩弄居多,但既然能说出这种话来,看来确实是他本人无疑了!

    “好了,来者是客!你这么挡着我是何道理?我要跟未亡人说话了!”

    伸手轻轻一推,已经将言峰绮礼挤到了一边,苏易来到了正满脸戒备望着自己的凛的身边!

    “雁夜叔叔……”

    樱满脸委屈的喊了一句。似乎是想说自己已经尽力去劝自己的姐姐了,但她不听自己也没有办法

    !

    凛却只是紧紧的拉着樱的手,还小心护着正满脸微笑面对苏易的葵。自己想要保护的两个人却都对敌人这么亲近,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众叛亲离的荒唐错觉!

    微笑着看着仿佛一只护食的炸毛小猫一般的凛,苏易脸上露出了一个好笑的神色,话说小时候的凛原来表情是那么丰富的吗?

    他微笑道:“凛,你不必那么戒备的吧,别忘了。我是你的雁夜叔叔啊,这些年来。我可是经常送你礼物呢。”

    “你就是送我再多礼物,也休想我会原谅你杀了我的父亲!”

    凛似乎却是对苏易的示好毫不在意。“而且今天你也休想再把樱从我的身边带走!”

    抓着樱的手更加的用力,似乎在向苏易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旁边小樱脸上也露出了犹豫之色,她自然是知道自己有权决定自己的去留的……之前因为惧怕间桐脏砚而选择了留在间桐家。可当看到自己的妈妈和姐姐的样子,她却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并不能安心的只顾自身的安危,继续留在间桐家了……

    苏易自然一眼便看穿了小樱的犹豫,他微笑道:“好吧,我今天不把她带走就是了!事实上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带她来见见你们……”

    “抱歉,你这话并不能让凛有任何的好转,倒不如说恰恰相反。你这杀人凶手的出现,反而会让凛更加的难过!”

    言峰绮礼再度踏前一步,摆出了监护人的身份!只看模样。又有谁知道,他对他正在保护着的那个小女孩儿,蕴藏着最深的恶意呢?

    “我并没有难过!既然是间桐家的人来祭奠我父亲,那么身为远坂家的现任当家,我自然无比欢迎!”

    凛仍然是一副坚强的模样,哪怕是在自己名义上的师兄面前。也不愿意露出颓态,对待苏易。完全就是一副打算公事公办的态度!

    “好吧,事实上,我今天也只是以间桐家现任当家的身份带樱来参加远坂家前任当家的葬礼而已,顺带对现任当家的你进行问候,你可别忘记了,间桐家和远坂家,可是签订了永不侵犯的契约的!凛,节哀顺变!”

    苏易也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顺带,还要很遗憾的送来一个不幸的消息,间桐家前任家主间桐脏砚,于数日前因年龄衰朽去世!我身为现任间桐家的家主,前来拜祭远坂家前任家主的同时,也要向远坂家现任家主报丧才是!毕竟间桐家和远坂家早已经签下了永不侵犯的契约,互攻互助也是应当的!”

    说到这里,他摆了摆手,“冬木市两个实力最强的家族在短短几天的功夫相继换了家主,这可真是巧合了……不过凛,眼下你与我同为一个家族的家主,这辈分可是涨了哦,哦是了,我还没有送你成为家主的礼物呢!”

    “我不需要……”

    “不先看看到底是什么吗?”

    凛的话刚说一半,就被苏易打断,他微笑着从怀里取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仿佛水珠一般的水滴,“也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物事,只是能让人静心益气,你/妈妈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佩戴这个的话,应该会很有好处的!”

    凛一只手拉着小樱,一只手抱着遗像还要护着自己的母亲……呆呆的看着苏易递过来一颗小水晶,作为间桐家主赠送的礼物自然是挺漂亮,按理说哪怕是杀父仇人,如果不接受,似乎就违背了远坂家一贯的优雅方针了

    !但是……自己这会儿怎么接呢?

    看着凛那一副呆萌无能为力的模样,苏易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到底还只是个小女孩儿,尽管再怎么强装坚强,遇到些许小事,就会变的手足无措了呢!

    手指微微一划,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色弧线,一条近乎透明的细小丝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两只手微微一捏一拧,一个简朴却又精致的项链已经完工!

    “虽然是给你的礼物,但戴在你母亲身上更有效果呢!”

    微笑着,苏易伸手将项链戴在了远坂葵的脖子上!

    已经陷入疯癫的远坂葵丝毫没有拒绝苏易的靠近,而是微笑着接受了苏易的礼物,然后转头,柔声道:“时臣你看,雁夜送凛的项链真漂亮啊,你可要帮她好好的想想该送什么样的回礼才对哦!”

    说完,她才满脸微笑的看向了苏易,“谢谢你雁夜,总是费心为凛和樱寻找礼物……”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苏易心底猛然一阵颤动……心脏猛然收缩,仿佛连呼吸都微微停滞了片刻……

    身体瞬间紧绷,随即迅速恢复了常态,苏易脸上露出了唏嘘之色,当初风广陌能够凭借自身绝强的修为让自己记忆大乱,如今这实力卑微的间桐雁夜,竟然凭借对一个女人的痴念,做到了同样的事情……方才那一瞬间,仿佛痴恋面前这美丽的未亡人一生的人,其实就是自己一样!

    “没什么,你喜欢就好!”

    等你被这蕴满了水灵之力的水晶舒缓了精神,想起之前的一切之后,恐怕就不会对我露出这样的笑容了吧……

    苏易心底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看来,只有自己将葵的病情彻底治愈,相信间桐雁夜对自己的影响,也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吧!必须治愈她……我可不想被一个虽然是自己,却又不是自己的人影响,对一个我本来不爱的人牵肠挂肚……

    他微微晃了晃头,晃去了那属于间桐雁夜的些许执念,然后偏头看向了言峰绮礼,问道:“神父,你身为凛的师兄,难道没有要送给凛的礼物吗?对于她成为了远坂家的现任家主……”

    言峰绮礼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也忍不住泛起了好奇,怎么感觉间桐雁夜……不一样了……说不清道不明,但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真的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不过……

    “正好,凛,我也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言峰绮礼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来了一把做工精致的短剑,“这把azoth剑是你父亲当年送给我的礼物,表示着对我的认可和赞同,如今,我将它转送给你,也算是代替你的父亲,送给你的成人节礼物吧。”

    说完,哪怕再怎么不动声色,他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毕竟那把剑,可是沾满了她父亲的鲜血,如今却被他拿来送给她……

    这就是传说中的谁送谁被捅之剑吗?

    苏易微微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的露出了一个隐秘的笑容!(未完待续)

    ps:今天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