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二十一章 传说中的谁送谁被捅之剑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传说中的谁送谁被捅之剑

第二十一章 传说中的谁送谁被捅之剑



    ps:感谢vilio的588打赏!感谢道若尘的200打赏!o无悲o、衬一军、白ok的100打赏!感谢、berrycake囚困无底的20打赏!我是新人小书米、我是灵灵空的10打赏!

    这可不是什么祸水东引。

    更不是什么可以培养好感度。

    阿暖这丫头真的是对自己有太大的误会了,自己是那么花心的人么?虽然这丫头跟了自己很多年,对自己的了解恐怕还要在自己的那些心心相知的爱人之上……

    苏易打了个冷战,卧槽难道我还真是那种花心到想要母女姐妹花三收的人?

    不过这一次,我可是真的什么歪主意都没有打啊有木有!

    倒不是害怕,只是能少一点麻烦还是少一点麻烦的比较好!言峰绮礼身为远坂时臣的弟子,却反水捅了自己师父刀子,这可是板上钉钉,证据确凿的事实!

    而凛身为苦主受害人,反手捅他一刀子弄死他,别说教会没有任何理由发难,就算是言峰绮礼他爹活过来了,怕是也得默默的把自己的眼泪憋回去,然后配合着说一句捅的好!

    更何况……应该还能让凛更加的成熟吧……

    对这两个孩子,苏易是发自真心的挺喜欢的!

    “想来你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吧?”

    看着在地上挣扎着站起来的言峰绮礼。苏易玩笑道:“毕竟送谁谁被捅之剑已经被你送给了凛,这不就意味着你做好了被她杀死的准备吗?好了不多说了,咱们也该上路了!”

    说着。他自己也为自己的幽默得意不已!宝石剑,可不就是谁送谁被捅之剑吗?远坂时臣把它送了出去,然后转手就被自己的徒弟用这把剑给捅了;言峰绮礼把这把剑送了出去,哪怕被此世之恶充塞,还是没能躲过这把剑的诅咒,十年后,他依然是死在了这把短剑之下!

    不过如今我来了。说不得这十年得提前一下了!

    伸手在他身前连连轻点,纵然心灵已经被黑泥充塞。但身体却仍是人的身体,点穴截脉的手法一出,立时让他动弹不得!

    随后把他扔进了后备箱,苏易坐上驾驶座。扬长而去!只留下了一座已成废墟的教堂,以及被ea余威掀的寸寸碎裂的断垣残地!

    本来的打算是干掉言峰然后直接回家睡觉,过两天再过来接樱回去间桐家……谁料得计划赶不上变化,因此当远坂葵母女三人好生一场抱头痛哭之后,眼见苏易不见了踪影,远坂葵只当苏易是介意自己当时不愿意相信他,所以在治好自己之后便不愿再见自己,是以直接转身离开了

    !

    不过眼下,最好还是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女儿的身上比较好!毕竟家里重新又变回了三个人。这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啊!

    因此,当母女三人开开心心的做好了一大桌子菜,甚至远坂葵破例把家中时辰珍藏的红酒也取出来了一瓶。虽然孩子们都还小,但这种几乎生离死别之后的重逢,大醉一场也是一种幸福!

    而就在将要开饭的时候,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苏易再度登门拜访了!

    带来的……还有已经被完全封住了行动能力的言峰绮礼!

    “哎呀……原来你们在吃饭啊,真巧。我也没吃呢!”

    苏易微笑着出现在门前,提了提手中的言峰绮礼。“不过我带着礼物呢!也不算失礼吧……”

    噗通噗通……

    几声椅子被急速起身掀倒的声音响起,三个人的脸色都是大为失色,性格最火爆的凛手里已经下意识的握上了宝石剑!

    “言峰!!!”

    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凛已经一脚踹开了挡着自己前面的椅子,然后向着这边冲来,手里持着兵器,眼里泛起血丝……话说,跟家人一起吃饭也带着这把短剑吗?

    而她还没跑几步,就已经被葵一把抱住,“不要过去,凛!!!”

    “不,那是杀了爸爸的凶手,我要为爸爸报仇!!!”

    凛拼命的想挣脱葵的阻拦,可担心伤到自己的母亲,却始终没办法挣脱!而樱,更是早已经吓得躲到了一边,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这个曾经对自己可算和善的神父……想不到再见,就已经是仇人的身份了!

    眼底没有仇恨的神色,因为她实在无法想象,就是这个哪怕被人制服狼狈的掂在手里,仍然是一副冷淡模样的家伙,真的会是一个杀死自己老师的人吗?

    咚的一声,将言峰绮礼随手丢在了门边,把房门关上,不让门外有人有机会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被狼狈的丢在地上,言峰绮礼反而脸上露出了无聊的神态,“不杀我就只是为了让凛亲手杀我吗?间桐雁夜,想不到我依然高看了你,真是无聊透顶!”

    “给我闭嘴!”

    苏易一脚踹在了言峰绮礼的胸口,让他一阵咳嗽……

    葵拼命的搂住挣扎着要冲上前的凛,母女二人拼命的纠缠着,她对苏易不满的叫道:“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来?凛还只是个孩子,你想让她成为杀人犯吗?快把这个人带走啊!”

    苏易正色道:“你还是放开她吧!我可不是把言峰绮礼带给还是孩子的凛,而是带给了已经成为了远坂家家主的凛!你的女儿,已经不是孩子了呀!”

    伸手一拂,葵顿觉手脚无力,已经被苏易扶住,而凛,已经得到了自由!

    而凛突然失去了阻拦,却突然手足无措了起来

    !她看着那趴在地上难以起身的言峰绮礼,咽了口吐沫,手里的宝石剑却失去了凌厉的气势!看来到底只是个孩子,之前冲撞的劲头被一阻之后,她也开始变得忧郁了!

    “怎么了凛?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你啊,我确实杀死了你的父亲,怎么你不敢杀我报仇吗?”

    趴在地上的言峰绮礼抬起了头,嘲讽的目光看在了凛的身上,他竟然率先说话了。

    “动手吧凛!”

    苏易叹了口气,认真道:“樱现在是姓间桐,日后大概也会一直在我的保护之下,但是你却要独自扛起远坂家,就算有你母亲陪着你,在这一点上你依然是一个人!所以……努力成熟吧凛!杀掉害死你父亲的仇人……这也算是成长的一步!”

    “恩,我明白的!”

    凛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双手,持着宝石剑缓缓的走向了言峰绮礼,目光中,纠结胆怯坚决认真……各色纠缠,终于,只剩下了觉悟!

    她缓缓的举起宝石剑,对准了言峰绮礼的心脏!

    “这才是我送给你真正的成人礼物啊,凛!”

    苏易拦住了想要上前的葵,而葵眼含热泪的望着正一步一步踏过去的凛,终于忍不住呜咽一声,将脸埋在了苏易的怀里不敢再看!或者说……不忍再看!

    高高举起的宝石剑,终于落下!

    凛却发出了一声惊呼,“咦?怎么回事?!”

    宝石剑竟然刺了一个空,下方的言峰绮礼,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一点衣袂的飞灰缓缓的升起,从眼角边上飞过……

    “啊咧?”

    凛疑惑的一歪头,露出了一个极为可爱的表情!然后目光放到了苏易的身上!

    “傻孩子,有那个决心就好了!我哪舍得真让你这么小就沾染鲜血啊!言峰绮礼,我已经替你杀掉了!就这样……”

    苏易微笑着放开了葵,看着那一家三口呆滞的表情,他仿佛满足了恶趣味一般,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搓着手道:“哎呀好丰盛啊,不介意我蹭一顿晚饭吧?”

    口里问着,苏易手上已经不客气的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而那边,见女儿不必杀人,葵猛然松了一口气,用感激的目光望着苏易,而凛,却仿佛炸毛的小猫一般,惊叫道:“谁谁谁谁让你舍得不舍得的了?我自己也下得去手,你非得多管闲事!可恶,哼,可恶!!!”

    说着,气哼哼的走了回来,噗通一声响,她已经拉着椅子坐了下来!

    “叔叔,我坐你旁边!”

    见事情了了,樱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乖巧的坐到了苏易的旁边,一副亲昵的模样!

    看着这一家三口,苏易张口吃菜,心下却暗想,恐怕这便是你一生最大的追求吧雁夜?你的执念,可以彻底放下了呢!

    微微会心笑着,他脸上的表情,也莫名的轻松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