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五十二章 这种被NTR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二章 这种被NTR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第五十二章 这种被NTR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PS:感谢隐之剑狂的1176打赏!berrycake的200打赏!感谢风侵云的100打赏!感谢3点水晶的150打赏!我是feng757、新人小书米、潼心不泯、东方o不败、一个靠谱的小男生、缘去是空。静夜看雨的10打赏!

    “你好,兰斯洛特的MASTER,我们又见面了。”

    跨擦跨擦的盔甲摩擦响声中,一步步走到苏易身前,当着卫宫切嗣和苏易那震惊的目光中,阿尔托莉雅很礼貌的对苏易打了个招呼,然后面向卫宫切嗣,歉然道:“抱歉了切嗣,因为我实在很想跟兰斯洛特的Master聊一聊!所以擅自走了出来,如果破坏了你的计划的话,那么我很诚挚的在这里跟你道歉!”

    ……………………………………

    此时此刻,卫宫切嗣也只得苦笑道:“没关系,我也是早就知道的,你本来也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吗?”

    而这时,苏易才反应过来,他指着阿尔托莉雅,对切嗣半是好奇半是震惊的问道:“她仍然是你的英灵?Saber?!!”

    “不不不不,我这次并没有被选为Master,所以也没有令咒,因此她并不是我的英灵!她其实是伊莉雅召唤出来的英灵……我想可能是因为SABER曾经和爱丽有过保护伊莉雅的约定,所以才会以此为凭依,被伊莉雅给成功的召唤了出来?你说对吧SABER?”

    阿尔托莉雅微微顿了顿,脸上的纠结之色一闪而过,然后还是点头道:“没错,伊莉雅确实是我现在的MASTER!”

    “哦……”

    苏易带着几分遗憾的叹了口气,哪怕明知道在失去阿瓦隆之后,自己恐怕是不可能召唤出这位久负盛名的骑士王了,但亲眼看到她成为了旁人的英灵,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不知怎么的,有一种被伊莉雅给NTR了的错觉!

    他新取出了一个酒杯。给阿尔托莉雅满上了一杯酒,递给她,微笑道:“呃阿尔托莉雅……SABER,你想和我聊聊是吗?那么不惜暴露身份走出来。你是想跟我聊什么呢?”

    阿尔托莉雅端过苏易递过来的酒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果然无愧她传闻中的好酒量,高浓度的烈酒一杯下肚,面不改色心不跳。她看着苏易,认真说道:“我知道,十年前你曾经身为兰斯洛特的MASTER,虽然那时候兰斯洛特因为职介是是Berserker,所以没有属于自己的理智,但我想,你一定从他的梦里,看到了属于他的记忆是吧?虽然背后探问他人**非是骑士所为,但我还是想冒昧问问你,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属于……属于兰斯洛特的记忆?”

    “哦?”

    苏易疑惑的哦了一声。然后再次给她满上一杯酒,慢慢道:“如果说是兰斯洛特和你的那段属于过去的记忆,那么确实,我是看到了不少的样子!”

    何止是不少,记忆中看到了一部分……然后通过动漫游戏番外周边等等等,我了解的,恐怕比你这当事人还多咧!

    “是吗?”

    阿尔托莉雅沉默了下来,然后再次端起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苏易心里微微一动,问道:“莫非你是想知道,对于当年的事情。兰斯洛特对你是否依然怀有恨意?”

    “不,当年之事是我的过错!无论兰斯洛特卿恨我亦或不恨我,我都已经做好了觉悟!我只是想知道,当年在我死后。他和格尼薇儿是否……”

    阿尔托莉雅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我想知道,他们是否幸福?毕竟我亏欠了格尼薇儿太多,还有为什么兰斯洛特已经和格尼薇儿在一起了,他还会出现在圣杯战争里?”

    这回倒换苏易微微怔了怔了,低着头笑了声。他说道:“结果还是在考虑别人吗?不过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回答你!”

    “不幸福哦!”

    苏易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仿佛他在说的不是自己曾经的Servant,而是一个自己极为讨厌的角色一般,“兰斯洛特因为失去理智的缘故,他的记忆,对我而言几乎是一览无余,当年的事情,我看的是一清二楚!他认为你冷落了皇后格尼薇儿,违背了骑士的誓言,所以背着你跟格尼薇儿暗通款曲,甚至如果不是格尼薇儿还算克制,他是绝对不介意做下出/轨之事的!而后来的背叛于你,让你身陷两难之境,他更是理直气壮,没有半点愧疚之心!”

    说到这里,苏易嘿嘿嗤笑了起来,“所以当你因为他的背叛而死之后,当格尼薇儿再也按耐不住心下的愧疚,把一切都告诉了兰斯洛特之后,那货得知你竟然是女儿之身,结果直接就懵逼了……比起一个放弃了正常贵族女孩儿该有的鲜花、舞会、爱情,所有的一切,以女儿之身拯救国家于水火之中,十余年来南征北战从不曾叫过半点苦的女孩儿,他所做下的那一切,所谓的拯救了王后的寂寞……让他羞愧和自我厌恶到了极处!从那个时候开始,兰斯洛特这个存在,应该就已经疯了吧!”

    看着面孔逐渐呆滞起来的阿尔托莉雅,苏易说道:“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并没有在一起哦,他们分开了,他没有办法再去坦然面对他所深爱的格尼薇儿!后来格尼薇儿找了一处修道院,成为了一个修女,到死也没踏出那家修道院一步!而兰斯洛特,没多久就病死了……心病,并且死后,他也化作了英灵,出现于圣杯战争,不为了实现什么愿望,只是为了找到你,跟你真挚的道歉,并且祈求你的惩罚!因为他相信,只要你依照自己的愤怒向他问罪的话,那么他也就能断定自己是有罪的,也就能找到赎罪的方法了!毕竟……你不向他问罪,他就无法确实自己的罪行……所谓的赎罪,自然也就无从提起了!”

    说完,苏易长长的出了口气,端起手中酒杯,同样一饮而尽!

    ………………………………………………

    “你看的真清楚啊……竟然知道的这么详细!”

    沉默良久,阿尔托莉雅的脸色越发苍白,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听苏易讲述时,本来有点粗重的呼吸也逐渐的缓和了下来。

    “嗯,因为他没有理智,不知道设下心防,所以他的一切我都知道!”

    当然,事实上,这不过是苏易从兰斯洛特的残缺记忆,再加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融合而成,未必全对,但却至少也有七八成了!

    苏易叹了口气,“本来十年前应该是最好的机会,可惜他却被人暗算成了Berserker,没有半点理智……所谓的执念也就化作了杀念,所以才会对你那么纠缠不休。”

    “嗯,因为你知道了他全部的记忆,所以才会叫我吾王,因为你被他给影响了,是吧?”

    得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阿尔托莉雅的脸色暗淡了下来,似乎是不想再提及这个话题,她再次将话题转到了苏易的身上!

    苏易笑而不语,没有反对也没有承认!他总不能说这是三次元大众对你的尊称吧?

    阿尔托莉雅转头对着卫宫切嗣微微低头,“抱歉切嗣,打扰了你们的饮酒,我这就离开!”

    说完,盔甲的摩擦声中,她已经转身向着来的方向走去!

    而苏易在背后微微沉默过后,问道:“阿尔托莉雅,你还是打算实现你那可悲的愿望吗?那抹消自己的愿望?”

    消瘦的身影站住,阿尔托莉雅那低沉的声音说道:“圣杯已经成了万恶之源,我的愿望,已经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了吧?”

    “但是兰斯洛特也很后悔,他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你却认为一切都是你的错,你们都是当世人杰,应该都有属于自己的是非观,都不会盲目的否定自己,那么……到底是谁的错呢?阿尔托莉雅,你就不能不再逃避这一切吗?坦然的承认自己的失败,坦然的接受这一切……十年前,伊斯堪达尔也言说了自己的失败,但他怎么就能够坦然面对呢?”

    “因为他是暴君!!!”

    “那是因为他知道人力有时而穷……世界上没有不灭的国家!就算是神,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你比所有人做的都好!世上的人都在赞颂你;为什么只有你自己无法原谅自己?”

    带着几分醉意,苏易起身,晃晃悠悠走到了阿尔托莉雅身前站定,很是轻佻放肆的用手指勾起了阿尔托莉雅那皎白的下巴,“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伟大,你的圆桌骑士团,让世界上所有人崇敬……可唯独你,却在否认这份崇敬,你践踏了你的同伴,践踏了曾经与你共同奋斗的伙伴!你明明拥有最美丽的回忆,却在执着于结果!忽略了过程!你真是……”

    苏易深吸了一口气,放下了那在阿尔托莉雅下巴上那放肆的手指,轻声道:“抱歉,我可能有点喝醉了,但是啊……我必须得说,阿尔托莉雅……你真是……真是太让人火大了!我现在气的,真的恨不得狠狠的揍你一顿才解气!”(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