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四章 玉儿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四章 玉儿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

第四章 玉儿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

    不过拓跋玉儿还只是个小花骨朵的话……

    苏易摸着下巴细细思索起来,记得剧情开始的时候,三个主角的年龄似乎都不太明确,但毫无疑问,拓跋玉儿是最大的那个……

    也就是说距离剧情开始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时间,或者说……自己未必就有和拓跋月儿成亲!起码听面前这小花骨朵的口气,确实是如此……

    那就好啊!

    苏易轻轻松了口气,自己的后宫数量已经够大了,如果是真爱的话倒也无妨,可自己失去记忆的时候娶的女人,可真的是让人蛋疼无比了……若是抛弃的话,旁的不说,在古代这封建的地方,几乎是断绝了她的一切生路和幸福。【风云小说阅读网】

    若是留在身边……拜托,妹子太多了有木有!

    “张烈!!!”

    一声尖锐到连苏易也忍不住耳膜阵痛的尖叫声,伴随着脚背的一阵剧痛,那个被苏易忽视了很久的小丫头终于按耐不住脾气了,狠狠跺了苏易一脚,怒道:“张烈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还是说你压根就打算娶我姐姐?不想应承娶我的承诺了?”

    问题是那真的叫做承诺吗?或者说应该说是陪小孩子玩过家家更合适吧?

    苏易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周围……

    周围是一片青葱绿绿的草原,无人照看的野草照样生得很好,长得遍地都是,齐齐的至少也能漫过小腿,给风一吹,微微浮动中瑟瑟飒飒地响……仿佛大自然吹奏的绝美乐章!

    而在远处,是篝火旺盛的人间!

    哪怕远在数里开外,仍然可以听到那里的欢呼声和奏起的乐器……是在庆祝着什么吗?

    看到苏易的目光望向了那篝火通明处,拓跋玉儿同样看向了那里,语气里带着几分酸气,嘟着嘴道:“所有人都在为你和姐姐的结合大肆庆祝,爹爹身体一向不好。多少年都没有过笑容了,可这会儿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张烈,我只问你,他们和我。究竟谁更重要?”

    “小丫头片子,你真的知道什么叫做A吗?”

    苏易轻轻的在拓跋玉儿额头上屈指弹了一记,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好笑的笑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信誓旦旦嘟着嘴问你爱不爱她……这画面除了让苏易好笑之外,也真的很难有其他想法……

    虽然搞不清楚具体的状况。但拓跋玉儿话里话外透露出的信息,倒是让苏易搞明白了……

    自己现在正身处拓跋族里,而且在这里估计也是有一段时间了,眼下应该是自己和拓跋月儿的成亲仪式,而一向和自己关系相当好的拓跋玉儿估计是一直对自己有着一种崇拜的小情绪,如今不甘心,所以特地在这婚礼的大好时刻,把苏易拉了出来想要和他远走高飞!

    嘛……果然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思维,认为爱情重于一切,哪怕是父母姐姐都可以抛下不管……倒算不上是她的过错!

    而被苏易猛然弹了一下额头。拓跋玉儿眼里迅速的晶莹了起来,苏易的语气动作,明显就是在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了,她委屈的看着苏易,喃喃道:“张烈,我知道你的选择了,可恶,不就是因为我还小吗?我不就是比姐姐晚了几年吗?凭什么就因为这个你就要被姐姐抢走?明明她对你从来都是冷冰冰的爱理不理……是因为她比我漂亮吗?可我长大了也会很漂亮的!”

    说完,似乎是底气有些不足,拓跋玉儿鼓了鼓勇气。补充道:“就算不如,也不会差太远的!”

    “哈哈哈哈……傻瓜,你可不是晚了几年啊……你晚了足足几十年呢!”

    苏易轻轻揉了揉拓跋玉儿的小脑袋,笑道:“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咱们该回去了……她可是你姐姐,我可还等着跟她要解释呢。”

    随着几十年的记忆逐渐冷却,很多东西也都逐渐的涌入了脑海里!

    比如说……那个跟原著中绝不相同,冷冰冰仿佛冰块一样的拓跋月儿?那面容绝美更胜天界仙子的美丽,那与其说是拓跋月儿。倒不如说是……

    伸手摸了摸袖口,果然,往日里一直盘在那里的红色温热身躯并没有盘在那里……

    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阿暖?这已经大大的超越了你的能力吧?

    苏易脸上露出了几分费解,不过既然已经做到了,那么追问也并非是当下该做的事情……赶紧去见她吧!

    不过……我和她的婚礼吗?而且有这么多人的在祝贺欢庆……

    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呢!

    想不到自己刚刚苏醒,就有这么大的惊喜送上……

    “走吧玉儿,以后,你得喊我姐夫知道吗?”

    主动牵起了拓跋玉儿的小手,苏易和她两人走向了那篝火通明处。

    而走着走着,苏易也忍不住微微咂舌,这丫头看样子是真想拽着自己远走高飞怎么的?竟然拉着自己走了那么远……

    两人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才算是来到了正全族欢庆的拓跋族里。

    这不,刚刚踏进去,就有人围了上来!

    “张烈兄弟,今天你可是主角,娶了我们拓跋一族的高岭之花,莫非还想着逃过我们的灌酒不成?哦还拉着小玉儿,我告诉你,莫说玉儿,就是月儿出来,也救不了你了!来,喝酒喝酒!!!”

    “说的可真好听,我记得是谁来着,不过是被月儿小姐看了一眼,结果吓的动也不敢动……现在却说什么月儿也救不了张烈兄弟,你怕不怕月儿真的出来……啊?哈哈哈哈……”

    里里外外围上来的三圈人都哄然大笑起来……

    苏易脸含笑容看着周围人的笑闹,这些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都是对自己充满善意的族人……

    “诸位,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本该陪你们痛饮一番才是,不过D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这样吧……!”

    苏易左右看了看,伸手一抓,已经有一个大酒坛子凌空飞到了手中!

    顿时旁边众人一阵喝彩,“张兄弟好身手!”

    “现在喝彩,还早呢!”

    苏易脸上露出了笑容,拍开了封泥,当着所有人的目光,直接对着坛口大口大口的咕嘟起来……入口果然,隋朝时期,可是还没有蒸馏酒,这种低度酒对自己而言,就是喝上几大坛子也没有问题!

    “好~!!!”

    “看样子张兄弟为了入D房,可是真拼了啊!”

    “那是,月儿那般美貌,换谁不急啊!”

    周围再度响起了欢呼喝彩声,夹杂着拓跋玉儿那复杂的眼神,苏易不过短短片刻的功夫,就已经将那一大坛子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脸色仍是如常,他大笑道:“怎么样?还有谁要跟我拼酒的,先干一坛子再说吧!”

    “不敢不敢,张兄弟,哦不……以后该叫你族长了,快入D房去吧!可莫要让新娘子等候太久啊!”

    周围响起了哄闹声。

    而苏易,对着周围一拱手,然后看了一眼正低垂着眼睑盯着自己脚尖的拓跋玉儿,微笑道:“玉儿,我改日再和你好好聊一聊吧,今天,你就早点休息吧!”

    说着,拍了拍她的头,转身循着自己的记忆,踏进了那属于拓跋月儿的帐篷!

    在里面,一派喜庆装饰,一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静静的坐在那里,哪怕是纯红喜庆的喜服,在她的身上,仍是被穿出了清冷的味道!红纱蒙面,看不清具体面容,但苏易却又如何认不得那自己熟悉无比的气质……

    脸上露出了笑容,苏易笑道:“雪琪,有没有想到我们的婚礼,竟然是在这样的境地下举行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