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九章 拿出领导审视群众的派头来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九章 拿出领导审视群众的派头来

第九章 拿出领导审视群众的派头来

    没有想到阿暖竟然早就盘算好了一切,甚至连陆雪琪的天琊,都极为贴心的提前偷偷塞到了苏易的储物袋里……

    直让苏易忍不住心里暗自吐槽,话说你到底多喜欢雪琪啊……竟然贴心到了这个程度,本来自己还想着把望舒剑借给陆雪琪使用呢,谁料得……

    希望你将来别跟我抢雪琪吧!

    想起两个女孩儿之间的亲昵劲儿,苏易也只能如此偷偷的想道,毕竟还真有可能也说不定呢!

    于是乎,当苏易担心的视线落到陆雪琪身上的时候,很是让陆雪琪莫名其妙了一阵。

    当天,两人回来的很晚,没办法,重新取回了天琊神剑,陆雪琪心底的战斗**高涨……两人又在那山谷里大战了好几百回合(只是大战,没有盘肠……)

    其展现出来的实力,倒是让苏易几番眼神一亮,想不到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陆雪琪也是在不停的充实自己啊……如今的实力,较之原著中的十年后,可真的是强了不少了!

    她的安全问题倒是不必担心了!

    因此,当重新回到了拓跋族里的时候,苏易的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而陆雪琪,虽然并不明显,但一番大战之后心情明显十分不错,那面对旁人冷漠的表情,也松懈了不少!

    “见过族长!”

    “族长好!月儿夫人好!”

    “见过族长大人!”

    此时苏易的身份已然水涨船高,虽然自己并未露面,但很明显,自己成为拓跋族新任族长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拓跋族上下……这不,昨日里还和自己言笑晏晏开着放肆玩笑的族人,如今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不自觉的带上了些许的敬畏。

    面带微笑的回应众人的招呼,既不显过于亲近也不高冷……毕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有太多交情。有时候反而不好!

    回忆着现代那些领导审视企业的笑容,苏易脸上努力挂着差不多的微笑,咱虽然是个村官……但县官不如现管,当村官头上没有了县长乡长。村官跟土皇帝,又还有什么区别呢?

    只是……笑容好僵硬啊!

    苏易自己都觉得自己笑得好假,可好像是所有人都出来围观新族长一样,周围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一段短短的路途。两人竟然走了一炷香还多的时间……

    当苏易看到正坐在自己和陆雪琪两人帐篷前的拓跋玉儿的时候,苏易僵硬的笑容才终于卸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脸,看着陆雪琪羡慕道:“还是雪琪你好,板着一张脸就好什么都不用做,这种假笑真的好累的!”

    “雪琪?那是谁?张烈你为什么喊我姐姐作雪琪?她可是拓跋月儿!!!”

    拓跋玉儿见到两个人,脸上露出了喜色,拍了拍P股上坐着的灰正要说话,听得苏易的话,疑惑的一歪头。奇怪的问道。

    “只是我给你姐姐起的只有我才能叫的昵称而已,你只需要知道日后我喊雪琪,就是喊你姐姐就好……还有,玉儿,你得喊我姐夫才行!”

    看到拓跋玉儿,苏易僵硬的心情一下子明媚了起来,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忍不住伸手就想去摸个子只到自己胸口的小丫头的脑袋。

    “讨厌,别碰我!!!”

    拓跋玉儿一歪头,躲开了苏易的抚摸……瞪着那可爱的眼睛一本正经道:“张烈我告诉你。虽然我在这里等了好久是在是等你的,但这可不代表我原谅你了。”

    “玉儿!你怎么能对你姐夫如此无礼?!”

    陆雪琪又是本能的释放自己的威严了,看来拓跋玉儿也真是可怜,肯定是被陆雪琪从小管到大的。要不然,陆雪琪的本能怎么可能如此频繁的爆发……

    而听到姐姐的厉声呼喝,下意识的一缩脖子,然后又倔强的高高昂起了头颅,说道:“本来就是的,是他欺骗了我。就算他用那几根小针头吊住了爹爹的性命,欺骗就是欺骗,我为什么要那么轻易原谅他?”

    “好了好了……”

    苏易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好笑神色,问道:“那么玉儿,你特地来找我,是想干什么呢?”

    “我……我想问问你那个小针头,是怎么弄的?我刚刚一直在照顾爹爹,他醒来之后,说他本以为在送出神农鼎的那一刻就会死去的,却被你生生吊住了性命。”

    “哦那个啊,那个是针灸……医术的一种!玉儿你也知道,你姐夫在外游历多年,各种各样的技能都是需要懂一些的,不然生活都会变得很不方便……”

    “我才不是问你那个……”

    拓跋玉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问道:“我是想问你,我爹爹的病情,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苏易轻松的表情微微的Y沉了下来,他看了一眼陆雪琪,然后又看了一眼拓跋玉儿,叹道:“好吧,你们都是患者家属,应该拥有知情权的,总之……老族长的病,并非是病,而是生命力耗尽的表现,哪怕我能早两年见到他,都能够帮他渡过难关,可惜现在,已经太晚了,我可以用银针和丹药帮他缓解痛苦,但也仅仅只是续命而已,他未来的日子,不可能太长了。”

    拓跋玉儿顿时如遭雷亟,呆在了那里。

    而陆雪琪,同样微微一震,她喃喃道:“是……吗?他……命不久矣了……”

    想起那个用慈爱的眼神望着自己,愧疚的道着歉的老人,那样慈祥的眼神并非没有见过,师父水月就经常这样看着自己……但这是不同的,他的眼神更厚重……更复杂!

    自己这一世的父亲……快要死了?

    陆雪琪一时间,心底里也升上了无尽的思绪……并非难过,因为这个父亲的存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感,但若说不难过,心里却又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什么……

    “总之……”

    苏易牵过了陆雪琪的手,轻轻的把她揽进了怀里,仿佛要给她力量一般的紧紧搂住,认真说道:“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他续命的,所以,放心吧。”

    “是吗?”

    拓跋玉儿脸上的表情也变作了黯然,她呆呆的看着搂在一起的苏易和陆雪琪,默默的转身向着拓跋族长的帐篷走去,也不回头,只是闷闷道:“我去照顾爹爹去,他现在还醒着,自己又不能动,肯定需要人照顾的……我先过去了。”

    “咱们进帐篷说吧雪琪。”

    苏易轻轻拉着陆雪琪走进了帐篷里。

    而陆雪琪,真的只是呆呆的任由苏易摆弄,被他按着在榻上坐下,看着那能够给自己无尽依靠的脸庞,她迟疑道:“我现在的心情,好复杂……”

    她喃喃道:“他是我的父亲……可你是知道的,那只是名义上的,我并没有什么难过的想法,但真的好复杂,心里很闷……”

    “我能理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自己突然多了个爹,就像我,对我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杨铁心,我到现在为止,虽然和他并没有矛盾,但不也没有喊过他吗?”

    苏易温柔的笑着,看着迷茫的陆雪琪,认真道:“但对你而言,我却认为这是好事哦……你会闷,是因为他是你的父亲,关心爱护了你十几年……也许这份关心对你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实质感,但他确实是你的父亲,所以,日后,当你再回想起自己的双亲,你起码知道,你的父亲,原来是一个长相很威武的人,你知道他的模样,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模模糊糊,雪琪,我是很真切的在为你高兴哦……”

    “是吗?我真的不需要难过吗?”

    “当然不需要……毕竟本来还是个陌生人,如今突然成了你的父亲,却又突然快要死去,你要真哭天喊地的痛哭流涕,我才要觉得不可思议呢!”

    苏易轻轻拉过陆雪琪的手,柔声道:“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考虑太多其他的事情,专心陪伴你的父亲,起码,让他走好吧!毕竟人家可是送了我一个世上最好的妻子,还有一件绝世神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