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六十二章 是借 让我说多少遍不是送是借啊!!!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是借 让我说多少遍不是送是借啊!!!

第六十二章 是借 让我说多少遍不是送是借啊!!!

    眨眼间,便已经是三天后!

    风尘仆仆的赶到大兴,果然虽然自己晚走了至少七八天,但拓跋部族派来收集药材的人,竟然也才不过是刚刚到达大兴,而且对于真正高端的药材,还处于求门无路的状态。【风云小说阅读网】

    随口给这些人指派了些别的任务,苏易当仁不让的把收集药材的任务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毕竟宇文拓好歹身为隋朝太师,就算他再怎么清正廉洁,但身在官场,水至清则无鱼,这家伙肯定也是富得流油……不打劫他打劫谁?

    带着打土豪分财产的心思,苏易已经站在了太师府的大门前。

    “我找宇文拓!”

    面对守门的士兵,苏易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找宇文拓,我们是约好了的。”

    “约好的?”

    见苏易形容气度不凡,俨然一副皇家贵胄模样,看门的士兵哪里敢有半点为难,急忙跑进去通报去了。

    而他进去没多久,便有一名将军打扮的年轻人从院内了出来,看着苏易道:“你便是张烈?”

    “正是!”

    他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十天前太师大人跟我言说,说你会在三日内到访,你竟然白白让太师大人等了这么久……莫非你以为,你能够伤到他老人家,便可以肆无忌惮了吗?”

    苏易一挑眉,看着面前的人影,“阁下是……”

    “在下韩腾!!!”

    “哦,原来你就是宇文拓说的那个已经有他十之一二功力的手下啊!”

    “放肆!!!你怎么敢……你要叫太师大人!”

    “可问题是……”

    苏易玩味的看着他,嘴角露出了一抹挑衅般的笑意,“我猜,你的太师大人一定说要对我以礼相待,切不可怠慢了,你这么狂你家大人知道吗?……对了,宇文拓呢?”

    “你……哼!!!”

    韩腾有心发作,但想起自己家大人的嘱咐,也只得不满的哼了一声。“太师大人去朝会去了,大概半个时辰便会回来,请进吧!”

    “这才乖嘛!”

    苏易轻笑了几声,对韩腾毫不防备的就那么走了进去。仿佛毫不担心他会背后伤人一样!而果然,背后的韩腾,用力握着拳头,却始终没有动手的意思!

    苏易忍不住心底暗笑了起来,果然啊。逗这种人最是有趣了!

    对于这种忠心耿耿的人,上司的话几乎就是一切,宇文拓既然说了要以礼相待,他便绝不会违背他的意愿。

    一路被带到了正厅,送上了香茗,而后,便再没有人搭理苏易了……很显然,对于这个竟然敢对宇文太师迟到的人,整个太师府上下,没人对他有好感!

    当然……除了那最重要的一个人!

    说是半个时辰回来。宇文拓果然是那种极为规矩之人,苏易闲得无聊边品着茶边掐着时间,正好半个时辰,宇文拓已经踏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

    看到苏易,他那本来沉重的脸上,明显露出了轻松的神情,仿佛苏易的到来,给了他多大的安慰一般!

    叹息着坐到了苏易的上首主人位置,他叹道:“幸亏你来了,要不然今天一天。都净是些不好的消息了。”

    “哦?怎么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困扰到你这天下无敌的宇文太师吗?有谁不服的,轩辕剑一剑下去,岂不全都一了百了?”

    “张兄莫要取笑我了……”

    面对苏易的玩笑话,宇文拓却很是颓废的叹息道:“皇上如今越发昏庸。到处增加苛捐杂税,大肆修建大运河和龙舟,更意欲下江南游玩……这个老东西,难道就完全注意不到自大兴而下,到处都是一片哀歌吗?他就看不到百姓活不下去了?”

    “所以你就直接跟他这么说了?”

    宇文拓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涩,“我哪里有空闲去关注这些问题。接下来,恐怕我要比皇上更加的昏庸了,通天塔的修建,必须要在天之痕开启之前完成!可天之痕到底什么时候到来,我却浑然不知,只能用人命硬堆了!所幸你今日为我送来了炼妖壶,不然,恐怕我还要背上一个血腥刽子手的名头!”

    “咳咳咳……别搞错了,是借是借!!!”

    苏易直接被宇文拓呛了好一下子,这家伙说话的语气啊,真是让自己忍不住要误会,他再三提醒道:“记住,炼妖壶是我借给你的,等到天之痕事件结束,你是一定要还给我的。”

    “那是自然,我宇文拓岂是那种有借无还的小人,这一点,张兄尽可放心。”

    “倒也是,你的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

    苏易嘀咕着,带着几分不舍的把炼妖壶掏了出来,递给了宇文拓……

    看着他满脸欣喜的接过自己的炼妖壶,听着耳边主神的提示……

    【失去炼妖壶,失去气运掠夺度6%!目前总气运掠夺度24%!】

    损失惨重啊……

    ……………………………………

    不过苏易自然也不是放不下的人,宇文拓在游戏中的表现可圈可点,陈靖仇送他炼妖壶,他不好意思接受,立即就把轩辕剑回赠……脸皮这么薄的人自然是不好意思贪墨自己的炼妖壶的,只是暂借,有所不舍也不过是比起炼妖壶,身上揣着的那三个储物袋实在是太上不得台面,有点不习惯了而已!

    “咳咳咳,好了闲事说完了,宇文兄,咱们也该说正事了。”

    炼妖壶还只是闲事么?明明刚才还一脸的不舍,这会儿竟然这么快就走出来了?这个张兄可真是……

    手里拿着那可以让自己避免成为刽子手,可以让十余万百姓避免一死的炼妖壶,宇文拓心情大好,笑道:“哦?不知道张兄有什么事情竟是比这炼妖壶更为重要的呢?”

    “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小妹子最近受了伤,体质大损,我虽然有神农鼎在,但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想请宇文兄帮我在这大兴寻一批补身的良药,年代越久越好,质量越高越好!价钱不是问题,你有多少,我收多少!”

    炼妖壶里属于陈靖仇的那一批巨额财宝已经被苏易装到了储物袋里,再加上张烈本身挣到的造反钱财,还有苏易之前自己搜罗的钱财,此时的他,当真是不要太财大气粗,一副你来多少我都吃得下的模样!

    而宇文拓,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还道张兄这般郑重到底是所谓何事呢,原来不过这等小事,倒也无需你破费了,我太师府里,眼下便有数之不尽的灵药!今日便全赠与张兄了,聊表在下对张兄借宝之恩的小小谢意!来人呐!!!”

    “在!”

    韩腾已经大踏步的走了进来,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太师大人有何吩咐?”

    宇文拓道:“你将库房里库存的所有的灵药仙草,全部给我取来!”

    “全部?”韩腾一惊,“太师大人,这是为何?”

    “我要赠予我的友人,仅此而已!你无须多问,速速去给我取来便可……”

    “可……太师大人,这些药是……”

    “我说无需多言,你听不到吗?”

    宇文拓眼底厉色一闪而过,瞬间让韩腾背后湿了一块。

    “是,大人!”

    韩腾只得领命,躬身退了下去!

    苏易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宇文兄治下有方,手下人的实力,当真不俗的很!”

    “让张兄见笑了!!”

    宇文拓叹道:“这些蛮子只会打仗,如今随我进了太师府,却反而格格不入,也只是勉强用着而已……”

    “看来宇文兄爱下之心,倒是让人钦佩呢!”

    “好了张兄,你我二人便莫要再说这些客套话了,我有一句认真的话,倒是想问问张兄,不知可否?”

    “但说无妨!”

    苏易摆出了一幅洗耳恭听的神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