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八十六章 我可是很记仇的!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八十六章 我可是很记仇的!

第八十六章 我可是很记仇的!

    ps:感谢最后一页-的两个588打赏!感谢目标是看星星的2oo打赏。?.?`靈魑魅魍魉、不想打名字所以就这样了、执笔成控、独一无二一包辣条、梵?埃拉达斯、儒翎辰的1oo打赏!游侠看小说、阿尔萨雷德、肖菡、神de传说、神经.不是人、我是新人小书米、幕布剑、恋情城的1o打赏!

    噗~~~!!!

    一声如中败絮的声音响起!

    不知何时,金光灿烂的轩辕剑,面色古黑的宇文拓,已经横在了独孤宁珂的身前!

    冰蓝色的剑光,锋锐无匹,却连轩辕剑的光辉都无法刺破,仅仅只是在剑刃之上轻轻擦了一下……便如遭雷亟一般猛然一阵轻颤,险些便要从苏易的手中脱去!看来以望舒剑来说,确实远远不够格和轩辕剑较量!

    心里无奈的感慨了一声,苏易目光偏转,顺着那金色剑身的方向,沿着握剑的手,放到了宇文拓的身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是看到了这边的异象而已!”

    阴沉着脸,轻轻的将惊魂未定的独孤宁珂揽在怀里,宇文拓的脸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墨来一样,他冷冷道:“张烈!!!你什么意思?!!!”

    环目四望,见得满目疮痍的皇宫,往日里的热闹此时已经不见半点生息……宇文拓的眼底,不满的神色越浓烈,“我不知道你和独孤郡主到底有何恩怨,但不论什么恩怨,我认为在这等时刻,你都该收敛一下吧?我并不想让你我之间已经缓和的关系在现在破裂!还有,你对皇宫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不问问你怀里的那位独孤郡主呢?我为什么要杀她……她对皇宫究竟做了什么……还有,她究竟是谁……”

    苏易眯着眼睛,将望舒剑收了回来,看着此时方才露出惊恐面容的独孤宁珂,还有自己的话音落下后。.`她那猛然轻颤的身体……

    而感受到那轻颤的身躯,宇文拓本来因为苏易的话而微有动容的神色也是坚定了下来,“我不管她是什么身份,眼下都必须以天之痕为第一要务。纵然你和她有什么恩怨,请你看在我的面上,手下留情!”

    “哼,宇文拓,你莫非当真如我那陈辅师弟所说。是个奸邪小人不成?想不到杨兄弟为人一世英明,到老竟然收了你这么一个败类义子,当真毁了他的一世英名!亏的恩公还特意将炼妖壶赠与你,你却这般的是非不分,竟然庇护这个魔族妖女!”

    公山铁上前一步,站在了苏易的身侧,厉声喝问道。

    而宇文拓,见到公山铁,神色一怔,“您是……公山先生?”

    “正是老夫!当年你我。该是见过的吧?”

    宇文拓眼底歉意闪过,“正是,抱歉,公山先生,当初两军对垒,我无法手下留情,不得已以轩辕剑伤了您,实在抱歉的很。”

    “老夫无需你道歉,当年伤在你手下,是老夫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但今日你若执意要维护这妖女,那老夫哪怕拼着性命不要,也要与你做那殊死一搏!!!”

    公山铁双手已经再次扣上了两枚符咒。蓄势待!

    “等等,公山先生,您是否误会了什么?独孤郡主乃是如今皇上的外甥女,怎么可能是妖女呢?”

    “老夫亲眼所见,莫非还有假不成?宇文拓,你若是不知真相。??`那老夫奉劝你,莫要被妖女色相迷惑了心神,毁了你的一世英名!”

    “是公山先生您被迷惑了心神才对吧?我不知道您为何对独孤郡主有这等的偏见,但你们如果今日要对她出手的话,请先问过我手中的轩辕剑!”

    “那老夫今日不才,要再次讨教宇文太师的实力……呃,恩公,您这是……!”

    公山铁正要上前,却被苏易拦了下来。

    “公山先生,你并非他的对手,还是换我来吧!”

    苏易上前了一步,神石缓缓的漂浮到了肩膀的位置处。

    “哦?神石竟然真的修复了?”

    宇文拓眼底露出了惊奇神色。

    “那是自然,宇文兄,其实,我也并非非要杀她不可……”

    苏易看着宇文拓怀里的独孤宁珂,说道:“独孤宁珂,只要你将你怀里的东西交给我,我便是饶你一命也无不可。”

    “恩公?!!!使不得……”

    “公山先生!!”

    苏易淡淡道:“我自有决断!只要她手里没有万灵血珠,对我们就构不成威胁!饶她一命又何妨?”

    “这……唉……”公山铁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怎么样,独孤宁珂?我的提议你是否接受?”

    “我……我哪有你说的那万灵血珠?”

    独孤宁珂眼珠子一转,眉宇间露出了几分狡猾之意,已经拉着宇文拓的袖子撒起了娇,“宇文拓,你看,他们都欺负我,你快帮我杀了他们!”

    “别闹!!!”

    宇文拓厉声训斥了一句,然后皱着眉头看向了苏易,“万灵血珠?张兄,这个玩笑并不好笑!独孤郡主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够做出那等丧心病狂之物?依我看,定然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吧?”

    苏易叹了口气,“是否误会并不重要?因为你的心里早已经决定了要护着这个女人,我们之间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当年一战,严格说起来是你胜了,今日看来,我倒是有机会一雪当年之耻了!”

    “张兄!!!眼下正是天之痕即将开启的时候,你当真要在这时候跟我斗上一场?!”

    宇文拓眼底露出了不满神色,似乎对于苏易的不识大体很是不理解……怎么在这种时候,双方不是应该暂时摒弃前嫌,共抗大敌吗?竟然为了一个柔弱女子而……你到底对她有多大的仇?!

    想起记忆中苏易那出尔反尔也要杀了独孤宁珂的决绝,还有现在那对她纠缠不休的态度……不得不提,记忆中看到的画面,确实的让他产生了某种,两人之间该是有私仇的误会!

    宇文拓缓缓的握紧了手中的轩辕剑,“罢了,那么,张兄,便请你多多指教!我若胜了,请你莫要再对独孤郡主纠缠不休!”

    “正该如此!!!公山先生,你看住那独孤宁珂,让她不要逃跑即可……其他的,放着我来!”

    正好一解当年败阵之耻!

    心里想着,手心里,刺目的白色豪光瞬间爆开来,将空中弥漫,若有若无的金色剑气生生逼退……

    神石在苏易的手里,已经缓缓的变形拉长,成为了一把白色的透明长剑。

    仿佛是感受到了这曾经带给自己莫大伤害的敌人,手里的神石,其内的灵力也变得极为活跃,嗡嗡轻颤着,若非苏易自己以手握住,恐怕早已经跳起来自行攻向敌人了!

    “哦?看来神石果然已经恢复当年威能,如此,我倒是可以稍缓心头愧疚……只是张兄,你确定还要以神石来对阵我这轩辕剑吗?”

    “你说呢……莫非你以为今日的神石,还是当初的神石不成?!!!”

    纯白的神石,散出了无尽的圣洁光芒,而后光芒渐渐转作黄色……神石的剑身,已经尽数变作了厚重的土黄色!

    而宇文拓,却是面色微变,毫不犹豫的一把抱住了身侧的独孤宁珂,迅向着天空飞去……而就在他离开地面的那一瞬间,平整的地面突然一阵急剧颤抖,方才他们二人站立之处,已经变成了一张狰狞的土龙巨口,大口张开,仿佛一个无底的深洞,显然宇文拓动作若是慢上半分,两人便已经被直接吞入巨龙腹中了!果然神石之内的土灵珠,力量之隐秘,却是连宇文拓,也是险些反应不及!

    而宇文拓既然号称天下无敌,自然并非区区土灵珠所能抵御的,一手抱着独孤宁珂,另一只手中轩辕剑金光暴涨,重重一剑向下斩去……

    一声剧烈的爆响,由土灵珠灵力汇聚而成的土龙,已经直接在轩辕剑一击之下,灵力被生生击溃,斩成了尘归尘土归土的状态!(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