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愿意为我弃剑吗?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愿意为我弃剑吗?

        “撒旦陛下!!!”

        险死还生,更是突然得见自己的最大靠山出现,独孤宁珂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欣喜,她忍不住欣喜的喊了一声,然后,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容……

        只见此时的撒旦,往日里的威仪哪里还有半分,八只手臂如今已经仅仅只剩下了两只……脸上一道极为醒目的剑痕散发灼目红光,眼睛也已经被生生弄瞎了一只,身上更有淡淡的硝烟弥漫,仿佛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落败将军一般!

        魔界之王?

        现在的撒旦,哪里还有半点魔界之王的样子,甚至若是在他的面前摆一个破碗,往天桥底下一坐,哪怕身为异类,恐怕也能够得到不少人的同情心发作吧!

        “撒旦陛下,您怎么会变成这幅样子?”

        是谁?竟然能够将实力近乎天下无敌的撒旦陛下伤成这幅模样?”

        “妮可……”

        撒旦深吸了一口气,站在独孤宁珂身边,目光看着从自己到来,神色就变得极为凝重的宇文拓……或者说,是看着他手中的那把金光璀璨的古剑!

        唯有这把剑,若是让自己得到了这把剑,凭借自己的实力,哪怕是方才那可怕的白色光芒,恐怕也不可能再对自己造成半点威胁……%

        “撒旦!!!”

        宇文拓那阴阳双瞳之内,冷冽光芒闪过,他缓缓握紧自己的轩辕剑,史无前例的强敌……之前施展失却之阵的时候,自己可是清楚的看到那个自己也没有把握战胜的张烈,面对这魔界之王究竟是如何的苦战。

        若非他手中异宝无数,若非自己及时送上了轩辕剑,恐怕纵然是他,也非得败下阵来……

        不过我如今有轩辕剑在手,纵然是你全盛时期我也不惧,何况你现在被失却之阵压制?

        如此一想,宇文拓冷哼了一声。“撒旦,你莫非以为方才没有死在张烈的手里,此刻便不会死在我的手里了吗?出现在我面前,你这是自寻死路!!!今日。我宇文拓便要为了我神州天下苍生,诛杀了你这旷世的恶魔!!”

        “狂妄无知的人类!”

        撒旦轻蔑的笑了一声,目光始终不曾放在宇文拓的身上,只是紧紧的盯着轩辕剑,目光中难掩贪婪神色。他对背后的独孤宁珂说道:“妮可,眼下我魔界已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境,除非将今次入侵的人类尽数杀光,不然恐怕魔界将再无未来可言,而外面的那个人类,手里持着一件极为可怕的宝物,纵然是我,在被失却之阵压制的情况下,依然无法与其匹敌,想要将之击败。只有得到这轩辕剑才行!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将这轩辕剑夺过来?”

        独孤宁珂上前一步,与撒旦并肩而立,坚决道:“一切都是为了魔界,陛下,眼下关乎我等生死存亡,不若联手斩杀了这个人类好夺回轩辕剑?!”

        “不用那么麻烦,事实上……我有更好的方法!”

        撒旦的语气突然变得极为诡秘,而伴随着那一声阴测测的低语,那仅剩的两只手臂中的一只。已经在宇文拓那极为震惊的目光,在独孤宁珂那不敢置信的惊呼声中,直接掐在了她的脖颈上!

        “陛下,您这是在做什么?我们的目标。难道不应该是宇文拓吗?您莫不是失去了神智?”

        独孤宁珂纵然实力不俗,奈何如何想过自己所效忠的陛下竟然会突然对自己出手?而且还是以这般卑劣的手段……

        “嘿嘿嘿,我当然清醒……事实上,我就是太过清醒了!”

        撒旦脸上带着阴测测的笑容,“我之前固守于那所谓的骄傲,以至于落到了现在这步田地。如果我可以卑劣一点,如果我可以阴险一点,我们魔界如何会落到这步田地?好在……眼下改,还来得及!只要得到了轩辕剑,我就还有机会。眼下那对人类夫妻已经被我以幻象撇开了,只要我得回轩辕剑,斩杀他们……不是梦!!!”

        “可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感受着掐着自己的喉咙的那只手臂越发用力,独孤宁珂的呼吸也是一阵困难,心头忍不住一阵骂娘,你特么的想抢轩辕剑,可轩辕剑又不在我手里,你掐我作甚?这已经不是方才为了消灭敌人而不得不弃车保帅能够说得通的了!

        “当然是因为……只要抓到了你,其实就得到了轩辕剑了呢?”

        撒旦说道:“毕竟你,可是早早的就背叛了我了……我也没什么好犹豫的!”

        “我……我何时……”

        独孤宁珂有心反驳,却是一阵语滞,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失却之阵的阵眼?这个问题自己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自己似乎确实是……背叛了自己的家园?

        “所以你以为我会饶过你不成?更何况,现下的你,可是有着很大的利用价值呢!”

        撒旦冷笑连连,目光终于扫到了脸色阴晴不定的宇文拓身上,“怎么样宇文太师?你的心上人此时正在我的手中,如果你不想她死,就将你手中的轩辕剑给我交出来!”

        !!!!!!!!!!!!

        宇文拓顿时面色大变!

        而独孤宁珂,更是露出了荒诞不经的神色!强笑道:“撒旦陛下,你的脑子当真糊涂了不成?他是我们的敌人,你却用我来威胁他,当真好笑至极,还不如直接你我联手夺取……呃……”

        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却是撒旦手臂猛然用力,喉咙一阵剧痛之下,哪里还能吐出一个字,他怒道:“我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质疑,你说他是我的敌人?这话不错,但你说他是你的敌人?哼哼,你苦恋这家伙这么多年,所有的一切,单小小都已经告诉我了,我不知道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把戏,但这家伙实力不俗,我此刻对他,未必有十足胜算,还不如直接用你威胁……妮可,你的生命是否能够存活,就看在他的心目中,究竟是轩辕剑重要,还是你重要了!”

        “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魔女而弃剑吗?”

        宇文拓冷冷道。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你以为,我会顾忌这个已经背叛了我的女人的性命吗?”

        撒旦同样说道。

        确实,如今的宇文拓已经是强弩之末,但自己却也是油尽灯枯,没有十足胜算的情况下,倒不如拿这个女人赌一下!

        “撒旦!!!”

        妮可心头猛然涌起了一股怒火,不顾自己那被撒旦已经掐的殷红出血的脖颈,怒道:“你若是想铲除异己杀了我,尽管直说便是,竟然还耍这么拙劣不堪的手段,我是魔界恶魔,他是人间之人,纵然是平日里见了,也定然要杀个你死我活才行,更何况轩辕剑又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无比珍贵……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魔界妖女而弃剑……而……弃剑?弃……剑……”

        愤怒的语气越来越低,一直到最后微不可闻,独孤宁珂呆呆的转过头来,目光里露出了几分迷茫,她傻傻的望着宇文拓,带着疑惑,喃喃道:“弃剑?这两个字,怎么给我的感觉,这么熟悉……莫非你真会为了我……弃剑吗?”

        说着,她带着几分的茫然,已经泪流满面……

        “啊咧?我怎么会哭……”

        独孤宁珂的双手尽被辖制,无法动弹,只能任凭脸上的泪水不停的流淌,她忍不住露出了几分荒诞不经的笑,可神情,却仿佛与哭一般无二,“奇怪,我可是魔界的女魔将妮可,妮可可是从来不会落泪的……我怎么突然就……好想大哭一场呢?”(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2/2161/43552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