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九章 我杀了你这败坏女子贞操的小人

第五十九章 我杀了你这败坏女子贞操的小人

        “你……你叫我哥哥?”

        苏易本来狰狞的杀机顿时一滞,手中的酒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盖因为刘羽沫这一声哥哥,着实是亲近自然,甜甜蜜蜜,俨然一副被自己带大的可爱妹妹模样!

        然后……待得苏易反应过来……

        “啊我的酒……”

        他满脸心疼的看着那已经在地面上横流的美酒,蹲在那里惨叫了起来!“这可是我昨天刚刚偷下山去偷……哦不,去买的!”

        蹲在那里懊恼了好一会儿,苏易才再度转首,脸上带着悲愤之容,看向了刘羽沫,怒道:“你这女人好生可恶,混入我蜀山派意图不轨,更打落了我的美酒……”

        “这酒根本就不是我打的好不好?而且听你的口气,似乎酒才是最重要的样子”

        刘羽沫无奈的说道,心里却下意识的松懈了&无&错&小说{www}.{}.{com}下来,可转念一想……哎呀不好!!!

        哥哥失忆了……但他肯定迟早会恢复记忆的吧?

        自己方才与黑羽对话,似乎是有喊出黑羽姐姐这个词吧?如果他恢复了记忆,想起这么一幕事情,恐怕单单这一称呼,就足以让他明白过来一切,让他知道,自己早已经知道了一切……

        想到这里,刘羽沫瞬间冷汗潺潺,忍不住心头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大意。

        一时间,哪怕机智如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对方是自己的那个他,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苏易好笑的看着刘羽沫的脸色一阵晴一阵阴。很离奇,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来到蜀山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思。可偏偏,自己对她。似乎就有一种天生的信任感在里面,竟然生不起些许敌意来……

        “喂,我说你,你如今被我发现了行迹,不想着怎么逃命,怎么还在这里玩起了变脸?”

        “我在……思考问题……”

        刘羽沫脸上满满的尽是纠结神色。她抬头看着面前那熟悉的面孔,衣服略有不同,身上浓浓的都是酒味,一看就知道是个经常泡在酒坛子里的家伙……

        她慢慢的问道:“我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苏易点头。挑眉道:“自然是完全听到了,你送来了蜀山派失传多年的赤雪流珠丹,并且冒充了当年的道闰前辈的后人……来到蜀山,似乎是为了什么来着?还有,你在蜀山外面还有同伙……”

        “不错,何~煜~姐姐是我的队友,我们此番前来,是为了来蜀山找一个人!”

        刘羽沫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狠狠的咬住了这两个字的音。“因为是我的私事,所以我本来想自己一个人来办的,可何~煜~姐姐却不放心我,硬要陪我一起来。我便让她在蜀山外面等着了!”

        “哦是吗?”。

        苏易脸上笑意盎然,显然不相信刘羽沫的鬼话,“你要找的人是谁?倒是说来听听。让我看看我认不认识那个家伙!”

        “我要找的,是我失散多年的兄长!”

        “我?!”

        “不错。我终于找到你了,哥哥!!!”

        刘羽沫欢呼一声。就要冲进苏易的怀抱。

        苏易急忙后退制止她的动作,惊奇道:“等等等等!!!你要找的人是我?”

        刘羽沫理所当然道:“那是当然,你不就是我的哥哥吗?”。

        “嘿……真是奇了怪了……”苏易脸上带着惊奇,说道:“酒鬼我今年三十有五,十岁那年父母便已经早逝,早早的就成了孤儿,幸亏被恩师捡回了山上,你却说你是我的妹妹,小姑娘,我看你也才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你能告诉我,我那已经死了二十多年的父母,是怎么又给我添了一个十几岁的妹妹的吗?”。

        “这……自然是因为……”

        刘羽沫眼珠子一转,说道:“自然是因为,我其实根本就不是十五六岁啦,其实我今年呢,已经二十多岁了哦!怎么,你不相信?那是因为哥哥你失忆了嘛……”

        苏易嗤笑,开玩笑,我的记忆我自然清楚,哪里有失忆一说……

        “你还别不信,你看看你自己,你说你今年三十有五,可为什么你的样子,看着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

        确实,此时的苏易邋里邋遢,看着颇显老成,但若是细看便可以发现,他的皮肤细嫩,分明小年轻一个。

        “这……是酒鬼我天生的!自从长到了二十岁,我的脸就再也没有变过……”

        苏易摸着自己的脸叹息,“酒鬼我也很是苦恼的呀!”

        “那可不是什么天赋异禀,其实是因为哥哥你服下了雪颜丹哦!而我,也同样服下了雪颜丹,所以我们的外表,都被固定在了最好的时候,不信的话,你可以闻闻我的身上,是不是有一股淡淡的麝香,这是雪颜丹其中的一味药材,只有服用过的人身上才有,我们身上都有这个味道的!”

        说着,刘羽沫向着司徒钟走进,想要让他闻闻自己的味道……

        “等等等等……非礼……非礼勿闻!”

        司徒钟连连后退,将信将疑的看着刘羽沫,惊奇道:“若真如你所说,酒鬼我真的失忆了?”

        “那是当然!不闻我你可以闻闻你自己!然后再闻闻这个……”

        刘羽沫抛出了一颗丹药,“这就是雪颜丹,这味道你应该不陌生吧?”

        苏易小心的接过了刘羽沫抛过来的丹药,闻了闻自己的衣袖,然后皱眉道:“没有,只有酒味!”

        说着,他又闻了闻这丹药,惊道:“真是奇哉怪哉,酒鬼我洗澡的时候经常闻到这味道,感情是酒鬼我真的服用了这什么雪颜丹?!我真的失忆了?!”

        “那是自然,哥哥你是真的失忆了,如果不信的话,你后颈衣服下面的部位上有三颗小黑痣呈品字形排列,如果不是至亲至爱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呢?”

        “起码酒鬼我自己就不知道……”

        苏易在自己的脖子后面摸了摸,搓了搓,然后……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随手把搓出来的泥团丢掉,他说道:“这么说来,你当真是来寻我的?”

        “当然,哥哥,没想到真的能在这里能见到你!不枉我付出那一枚赤雪流珠丹了!”

        刘羽沫见苏易终于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忍不住开心的欢呼了一声,扑进了他的怀里,闭着眼睛在他的胸口蹭了起来,而她的目光在司徒钟腰间挂着的那个葫芦上扫了一眼,心下真正百分百的笃定了,这就是自己的哥哥……

        相貌可以相似,但炼妖壶,可是只有一个……

        “真好……想不到竟然会在这个世界上见到你……哥哥……哥哥……”

        低低的呢喃着,刘羽沫的声音轻飘飘了起来!

        而苏易,似乎也已经接受了面前这个娇俏可人的小姑娘,确实是自己去世多年的父母给自己添的妹妹,至于自己为什么没印象,那是因为失忆了,为什么会失忆……因为失忆了所以不知道!

        不过雪颜丹的事情,绝对做不了假……还有那黑痣,自己可是也摸到了的!虽然为什么妹妹会对哥哥的后背那么熟悉挺奇怪的,但那一定是因为自己和她小时候经常一起洗澡的缘故!

        想着,苏易的手,也僵硬的放在了刘羽沫的背后,轻轻的拍了拍,顿时一股舒心的感觉在心头弥漫……没错,这就是自己的珍宝啊!绝对是自己的妹妹,这种亲切的感觉……

        “对了师妹,我忘记告诉你了,掌门已经嘱咐了我,让我从明天开始,传授你蜀山派的心法道诀,所以你……呃……”

        踏进屋内的独孤宇云呆住了,呆滞的目光望着那个自己一向放浪形骸的师弟正紧紧的搂着这个新入门的小师妹,小师妹正拼命的在他的怀里挣扎(蹭胸口),而师弟那双手,还很猥琐的放在了她的背后,还很无耻的摸来摸去……

        霎时间心头怒火翻涌,独孤宇云大喝道”“呔,司徒钟!你这败坏良家女子贞洁的淫邪小人,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等样人,今日我便要替蜀山派清理门户!受死吧!!!”

        并未携带兵器,但不过信手一挥,手中已经聚拢了一把云剑,然后对着司徒钟呼啸而出!

        “师兄误会啊!!!”

        苏易惨叫了起来!(未完待续。)

        

  http://www.miriscastle.com/wenzhang/2/2161/43661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riscastle.com。龙8国际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