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六章 包包头女孩爱上师父是定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六章 包包头女孩爱上师父是定律!!!

第六章 包包头女孩爱上师父是定律!!!

下一页

    咚~~~!!!

    脚步重重的落在了绝情殿之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苏易并没有特意的隐藏自己的身影,或者说,他巴不得白子画发现他的踪迹!

    刚刚吸收了水火魔兽的本源之力,虽然没有明显的实力增强,但灵力本质威力大涨,苏易可是正想找一个合适的对手一较高低。︾頂︾点︾小︾说,x.

    而身为花千骨位面真正的第一人,长留上仙白子画,毫无疑问绝对有着和苏易一较高低的武力!

    毕竟是个成仙多年的上仙……哪怕花千骨的位面武力值恐怕还要不及仙剑,但要知道苏易现在,可是连天劫都还没有渡过去呢!

    他自然是期望白子画越强越好!

    再加上阿暖竟然为了他独自一个人到孤独的位面来冒险,苏易心里本来正暖和的跟什么似的,偏偏你白子画白上仙不给面子打伤我的女人……这种事情,婶可忍叔叔都不能忍的!

    怎么也得狠狠落一下你的面子不可!

    当下,苏易来绝情殿,目标自然极其明显!

    绝情殿上向来只有白子画一人,苏易此来固然是为夺取流光琴,但若是顺便见到了白子画,与他酣畅淋漓的交一把手,小小的教训一顿,好好的帮阿暖出出气才是真的!

    不过……

    似乎此时绝情殿上无人的样子?

    冷冷清清,不负绝情之名!

    左右环顾了一眼,周围虽然繁花茂盛,花红柳绿,但却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了一股死寂清冷之意!

    看来这白子画,果然不负长留上仙之名!

    苏易心里暗自沉吟着,力量强到了他们这一境界。若是长久的留在某一处地方,定然会对周遭的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这绝情殿上冷清孤寂,如死水不起半点波澜,正如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心,早已经是一颗无欲无求的淡然之心!

    可这颗已经无情了无数年的淡然之心。却会在未来不长的一段时间之内,硬生生的被一个貌不惊人的小丫头给生生融成了火山!

    想起剧情最后,白子画几乎成为堕仙的可悲模样,苏易顿觉得花千骨好生了不起!对自家的师父起了心思倒也罢了,偏偏竟然还逆推成功?把一个白子画给迷的是五迷三道……

    果然包包头女孩子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吗?

    想起菱纱,如今虽然是他的妻子,但却也同样是他的徒弟……怎么包包头爱上师父是定律吗?

    心里胡思乱想着,苏易漫步走上了绝情殿之内!

    繁花绿叶之间,羊肠小径仅可由一人通过。而绿树指头延伸而出的绝情殿的一角,更是颇富诗意雅意……

    苏易想了想,高声道:“白子画上仙可在?有客来访,还不迎接吗?”

    他一连重复了三遍,绝情殿周围,都是一派死寂,虽有遥遥回声传来,但却并没有第二个人的行迹和声音。

    看来果然是不在了。

    那便先去找流光琴吧!

    苏易三两步间便已经踏上了绝情殿上!

    绝情殿上。冷冷清清,唯一的居住者。白子画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偌大的绝情殿,此时便成为了苏易一人的游乐场!

    嘴里不停的对着周围的建筑点点评评,两柱香之后……苏易已经将整个绝情殿上转了一圈!

    没有发现流光琴的踪迹!

    倒也不奇怪,流光琴乃是十方神器之一,再加上之前十方神器已经离奇失踪了七个,白子画若不将流光琴小心收藏才是真的有鬼了。

    不过放在哪里呢?

    莫非是卧室?

    想起方才看到的那冷清空荡荡的卧室。除了一张卧榻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东西……若说在里面放东西,几乎是不可能……

    哎?不对……

    流光琴乃十方神器,若是外出,白子画定然随身携带。但他如今却并未外出,起码听阿暖说昨日里还是见到过他的……有谁在自己家里还把宝贝贴身携带的?那不是白痴吗?

    浑然忘了自己的炼妖壶是到了哪里都不能放下的,除了龙儿,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借走这件宝贝的说。

    苏易摸着下巴沉思起来,然后眼神一亮……

    脚下生风,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一处极为空荡的大房子里。

    方才已经来到过的一处地方……

    白子画的居室!

    一个极度冰冷的人,换言之,一个极度不善言辞的人。

    当然,白子画若是能时时刻刻口若悬河,原著中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误会,俩人也就不会撕逼撕成那样了……苏易真心觉得,他目前近两位数的后宫,加起来都没有花千骨和白子画俩人的感情生活来的丰富!

    而这么一个寡言沉闷,生活近似于苦行僧的人,所住的地方也绝不会有什么密室的存在,也就是说,除了自己的卧室,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存放流光琴!

    而卧室里……

    苏易的目光左右扫了扫,看向了床榻……话说,白子画该不会这么低级趣味,把流光琴放在床底下吧?

    …………………………………………

    与此同时!

    贪婪殿上。

    白子画一脸冷漠的坐在那里,不言也不语。

    而在他旁边,世尊一脸的惆怅神色,叹道:“师弟,这事……你真不能这么干,太不地道了,紫熏上仙的事情完全都因为你而起,她如今对你纠缠不休,你就直接干净利落的拒绝她就好了嘛!可你却偏偏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让我去对她说那些……这未免太……师弟,你别偷笑了,倒是给我说些什么啊!”

    正在偷笑的儒尊急忙收正了神色,干咳了两声,说道:“小弟我倒是觉得嘛,能者多劳,摩严师兄你向来最擅长这种规劝人的事情了,紫熏上仙如今对师兄纠缠不休,加上师兄他执掌绝情殿……咦?师兄你怎么了?”

    白子画的脸僵硬了,他闭目细细感应了一会儿,脸上冰冷的神情立时尽毁,沉声道:“不好!!!”

    说完,整个人已经毫不犹豫,化作一道白光,已经冲出了贪婪殿的大门!

    “怎么了?怎么师兄突然这么急的跑了?”

    儒尊一脸疑惑的看着白子画那瞬间消失的背影,奇道:“莫不是紫熏上仙打进了贪婪殿,师兄急着逃跑不成?”

    摩严不爽道:“师弟,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师兄弟两人还有心情开玩笑,但此时的白子画,心底却当真是急的翻了天了!

    就在刚刚,流光琴的封印被触动了!

    可恶,当年十方神器之七接连失踪的时候,就该警醒点的,竟然因为贼人十年不曾动作就放松了心绪……

    而且长留山上有禁制在,想要在不惊动所有人的情况下进入长留山,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做到!

    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子画才会放心的把流光琴放在他的卧室里!然后离开绝情殿……可偏偏最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想不到琴上的禁制却被人随手给破解了!

    也就是意味着,当年那个打着十方神器主意的家伙,如今已经混进了长留山?甚至……已经拿走了流光琴?

    无论如何,决不能让十方神器尽数落入那贼人之手!

    今日,定然要将你毙于掌下!

    只是心中虽然如此下定了决心,白子画的心里,却还是有了不祥的预感。

    十年前来袭之人绝非鲁莽之辈,当时那人与自己交手不敌,被自己重创,但那伤势至多一两个月便可彻底恢复,可他

    却直接彻底销声匿迹,。

    如今时隔十年之后,那人竟然敢再度来袭,十年的蛰伏,恐怕这一次,那家伙并非虚张声势了!(未完待续。)

    ps:三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