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配角的逆袭,第八章 宝莲灯——惊天的阴谋?!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八章 宝莲灯——惊天的阴谋?!

第八章 宝莲灯——惊天的阴谋?!



    这样就可以解释一切了!因为想起了还有人在等着自己,所以才会那般急不可耐的离开灌江口,甚至打伤梅山五将也在所不惜……只因为,他急着要与她相遇么?

    呆呆的望着苏易……

    杨婵眼底露出了几分恐惧神色,她问出了自己心底最为担心的问题,“我现在只想知道,二哥你既然想起了前世里和前前世里的记忆,那么是否恢复了今生的记忆?”

    之前他不过是凡人而已,而这一世他是仙人,拥有几千年的记忆,肯定是几千年的记忆占据了上风……肯定是的……我的二哥不可能这么脆弱……

    她望着苏易,眼底的渴求神色极其浓郁,这位久负盛名的三圣母,终于在苏易面前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

    苏易低低的叹了口气,道:“抱歉……”

    他是真的完全没有关于杨戬的任何记忆!

    杨婵手中的宝莲灯顿时无力的跌在了地上,她眼角含泪,哽咽道:“二哥从来不会跟我说抱歉的……你在骗我,你果然是在骗我……你根本就是在报复我之前对你出的那个主意是不是?你在报复我……我不信……我不信……我才不会相信你!!!”

    她大叫一声,竟然不敢再看苏易,而是直接驾云飞上了云端,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去!

    苏易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却并没有拉住杨婵的打算!

    确实……他是在骗她,但有一点是没有撒谎的,那就是……杨戬真的是不存在了!

    那个疼她爱她的杨戬,恐怕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

    康老大长叹了一声,“哎……二爷你也真是……就算暂时想不起来曾经的记忆,但早晚都能想起来的,你又何必这么……”

    “想的起来想不起来,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苏易说着,腿上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痒意,低头一看,原来是哮天犬正在腿边蹭来蹭去。

    注意到苏易的目光,它抬头呜呜了两声,眼神里难掩亲近之意……哮天犬乃是神兽,虽然实力强大,但并未修成人身,智慧也极其浅薄,它只知道,它又到了它的主人旁边……

    苏易微微笑了笑,对康老大说道:“老大,我虽失却了过往记忆,但对你们还是有印象的,此番出来也只是为了散散心……唔……你们先回去吧,看着她,别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来……我在外游荡一段时间,自然便会回去了!”

    “唉……也只好如此了!”

    康老大和梅山五将互相看了看,又看了一眼仍然和风晴雪互相握着手臂的苏易……显然,此时此刻在他的心目中,身边的这两个女孩儿,要比那个他从小照顾到大的妹妹,来的更为亲近了!

    对苏易行礼,而后告辞!

    六人拽着尤还不想走的哮天犬,六人一狗升上了云头,追着杨婵的方向去了!

    等到他们都不见了踪影,苏易凶狠的目光才望向了刘羽沫的身上,“羽沫,玩的开心吗?”

    刘羽沫嘿嘿而笑,“挺开心的……其实我本来是想把白蛇传的故事套在我身上的,我是白素贞,你是许仙……可到底我是人身,恐怕蒙骗不过去那杨婵,所以也只能这样随便忽悠忽悠了……”

    “得亏了你还知道会被拆穿……”

    苏易冷哼了一声,“杨婵到底和杨戬有着那么深的瓜葛,别太招惹她,如非必要,我不想对她动手!”

    也就是说如果我真的招惹了她对我动手,纵使心中不愿,你也会出手吗?

    刘羽沫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神情,真是的,这个笨哥哥总是能出其不意的说出这么温柔的话来呢……

    “不过,哥哥你也别太小看了这个杨婵,这女人可不简单啊……”

    心底小小的感动了一会儿,刘羽沫认真道:“这个女人的心机恐怕不浅,哥哥你的任务还得要她手中的宝莲灯是吧?我估摸着这任务不好整……毕竟是你妹妹,不好用强……要不……”

    她眼睛瞥了风晴雪一眼,“要不你学学之前对待晴雪那样,把杨婵给拿下,这样的话,莫说宝莲灯,就是让她给你生孩子都轻而易举了……而且如果你们真的能生下沉香的话,目测气运值也是不低,真是一举两得呀一举两得!”

    风晴雪眼神一亮,“对啊……而且我又多了一个玩伴了……”

    “你们两个瞎说什么呢?”

    苏易一瞪眼,两个贪玩的女孩子立时都嘘声了。

    刘羽沫看苏易发飙,也不再开玩笑,而是说道:“总之,我可是认真的,哥哥,这个杨婵不简单,日后你少不得继续跟她打交道,千万小心,可别被她给阴了……”

    苏易也早已经察觉到了这个杨婵似乎并不像传说里那么白莲花,但他却仍是想听听刘羽沫为何会得出这样的根据,“为什么这么说?”

    “你可别忘了之前你说的话,康老大他们把你从江里捞了上来,起因却是杨婵跟你说了什么话……依我看,该不止是说了什么话,还撺掇你去做什么事,而这事当真气急了杨戬,让他这几千年来经历无数沙场的战将都控制不住自己,非得买醉一场,而且还是酩酊大醉,一般的生气能这样吗……我的心里倒是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刘羽沫认真道:“会不会这杨婵,其实一直想撺掇着杨戬跟天庭翻脸呢?她心底忘不了她母亲的仇恨,所以一心想要覆灭天庭,而为了将你逼反天庭,她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包括牺牲自己的感情!”

    苏易一怔,他虽然知道杨婵心思不简单,但刘羽沫缘何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看着苏易那迷茫的神色,刘羽沫轻轻笑了笑,说道:“我假设一下,只是假设一下……三圣母在几百年后跟一个姓刘的书生结了亲,还生了孩子……但事实上,哥哥,你知道那个刘彦昌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吗?”

    她张口,吟起诗来。

    “红白紫绿一神明,泥塑木雕假装成,喉中若有三分气,好做同床同枕婚!”

    “这就是刘彦昌在三圣母的木像上留下来的诗哦,怎么样?是不是狗屁不通?完全可以说是淫诗……当初纣王在女娲像上刻下一首淫诗,导致大商基业直接灭亡,纣王的诗倒还有着几分才气,可这刘彦昌……这压根就是一首打油诗吧?还是直接调戏的那种……”

    苏易:“这么搓比的诗你是从哪里看来的?”

    刘羽沫理所当然道:“过目不忘不是看书的基本常识吗?我当年随随便便的翻过这些,自然也就记住了……”

    苏易:“晴雪……”

    风晴雪:“嗯,哥哥……”

    “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个嚣张的小丫头了!”

    “我也这么想,跟羽沫在一起,真的太打击人了……”

    风晴雪苦恼的摸着头,“当年我背书背不下来,可没少被哥哥打屁股……”

    注意到苏易和刘羽沫突然变的古怪的眼神,她补充道:“五岁的时候……”

    “哦……”

    刘羽沫干笑了两声,急忙拉住苏易的手表示自己再不敢嚣张了,让他千万别抛下自己……

    三人又玩闹了一阵,刘羽沫方才继续说道:“所以这么一首不着调的打油诗,打动三圣母,或者说,打动连哥哥的智商都能察觉到奇怪的杨婵,真的可能吗?”

    苏易嗯嗯的点着头,然后奇怪的一皱眉,“什么叫连我的智商都察觉到奇怪?”

    “没什么……”

    调戏完毕,刘羽沫急忙跳过话题,认真道:“所以我觉得,这所谓的宝莲灯传说,压根就是一个阴谋!是杨婵牺牲了自己的清白,布下的一个惊天大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