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之神局,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一个早有预谋的计划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天机之神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一个早有预谋的计划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一个早有预谋的计划



    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我决定先在这些陪葬品中再仔细搜索一遍,看能否发现一些东西。于是就笑道:“暗道之中情形不明,我们对其中的东西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易冒险。”

    “老祁,提出下去的是你,现在说下去了,而你他妈又改主意了。”刘十八瞪了我一眼。

    我丝毫也不以为意,淡然一笑,道:“没说不下去啊!如果能在进去之前对其中的情形有所了解,安全系数就会高很多。”

    “你的意思咱们还得在这堆东西里面找一些线索出来?”周阳道。

    我点点头鬼扯道:“既然这位鄂侯的棺椁和马匹是从这暗道里运进来的,或许在这些东西中,我们能找到一些与之相关的信息,比如暗道地图什么的。”

    “我虽然是个古董商,也很想得到这些东西,但却最见不到有人破坏文物,更何况,这里的东西应该属于国家,我们若是破坏或是带走的话,那就是违法了!”周阳的神色忽然严肃了起来。

    “那咱们小心点就是了,尽量别损毁这里的东西!”温菁道。

    之前,在挪动那具棺椁之时,周阳就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小心,他自己看那个鼎里的文字还都是戴了手套的,看来此人确实很在意对文物的保护。

    不过,像他这种如此高逼格的古董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要换做别人,估计恨不得一把收为己有了,而这小子却想着国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此人很可能是两个极端。一是装出一本正经来,尽量不破坏文物,日后再来一锅端,因为这个世界上不贪的人毕竟不多。

    二是此人真正的身份很可能不是什么古董商,说不定就是条子的卧底。

    不管他是何种身份,除了可能出现的类似于‘伏羲之爻’一类的东西,我从来就没打算带走或损毁什么东西,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国宝,弄坏了就是一种罪过。

    既然他不让动,但葛孝成却是可以借用的,只要到了他的手里,我就有办法弄到我的手里来。

    想到这里,我就笑了:“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而且我也缺钱!再说了,冲着十八的信任,我也会小心谨慎的。”

    “这样吧,无论什么东西,都由我一个人操作,大家一起检查就好了。”周阳明显还是不放心。

    我苦笑了一下,只好道:“没问题。”

    心里却在想,这小子也太郑重其事了点吧!

    因为之前我们早就检查过,这里并没有刻着墓志铭的石碑,所以大家就把注意全部集中在了那些可能存在铭文的器物之上。

    西周时期主要还是以金文为主,当然也有些‘进化不完全’的象形文字,它已经很接近金文了。金文,又叫钟鼎文,由于经常被铭刻在青铜器物之上,而这类器物通常以钟、鼎居多,故得此名。

    而之前我们在那口最大的鼎内所看到的,并不是完全的金文,它介于象形文字和金文之间,所以我才不认识。

    众人费了很长的时间,收获甚微,因为除了最大的鼎内有那些我们看过的文字之外,其余的青铜器内虽然也有几个字,但除了说明那玩意是谁的东西之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直到温菁不小心踢翻了一只簋,其实她也是在转身的时候,脚轻轻碰了一下,然后那东西就翻倒了。

    簋,是古人用来盛装食物的器具,所以在它称为殉葬物之后,其内也会装满一些东西,除了黍稷,大都以猪羊牛肉为主。

    之前其实我们也都仔细检查过,因为那些东西里面装着的食物早已霉变成灰了,而且,通常情况下,铭文的位置都在盖子的顶部,也有些在内壁,所以我们当时在看的时候,也没去注意簋底部的那一层灰。

    被温菁碰翻的这只簋个头并不小,其直径至少有三十公分,也许在下葬前它就缺了一条腿,所以当时它是靠在另一只簋上的。

    随着‘当’的一声脆响,周阳差点跳了起来,来不及说温菁,他就立刻冲了过去。

    他一边嘟哝,一边小心翼翼地将它扶正了。

    忽然,周阳就‘咦?’了一声,接着,就见他连忙把那只簋翻了个个儿,又轻轻在底部拍了几下,随即就叫道:“好奇怪,这簋的底部居然也有铭文!”

    本来已经有些灰心的我,一听这话立刻就凑了过去。

    周阳将戴着手套的手伸了进去,很仔细地在里面擦了一会,这才又将那簋摆正了。

    我伸头一看,果然,这只簋的底部真的刻满了文字,至少有上百个!

    “奇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铭文刻在底部的,而且还刻了这么多字。”周阳嘀咕了一句。

    虽然我对西周时期的东西不太了解,但我知道,这种铭在青铜器上的文字,是先用刀刻出模型,然后再浇铸上去。因为工艺繁琐,所以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人们都是尽量地将文字数量减到最少。

    而眼前的这只簋里,居然有上百个字,就连那只象征身份地位的大鼎也不过五十多字,难怪周阳会叫出声来!

    如此之多的文字,其中蕴含的信息量必然不少!

    也许,我所需要的东西就在这些文字之中!!

    我强压着内心的欣喜,连忙让周阳解读其中的内容。

    因为除了周阳,其他在场的人都不认识金文,就连知识面最广的洪开元好像也不认识,所以周阳免不了自我表现一番。在接下来的过程中,他讲解得非常之详细。

    这段文字叙述了墓主人的一次经历。

    大意是,墓主人(也就是当时的鄂侯)生前沉迷于金石之术,说白了就是好道,一心想得道成仙,所以他不惜重金学道,四处寻访得道之人。

    一日,他在后院的静修之所冥想,忽然见一人飘然而至,并自窗而入。

    此人鹤发童颜,道骨仙风,一看之下,鄂侯就觉得他不是神仙就是得道的高人。于是连忙跪拜求教。

    那人倒也也不推辞,说他此行正为点化鄂侯而来,并嘱咐让鄂侯多行善事,潜心修道,即便是今生无法得道,但只要在其死后九日内葬于一座由九龙守护的通天塔中,同样可以脱离肉身得道飞升。

    之后,还将通天塔的详细位置告诉了鄂侯,并嘱咐他那个地方,他生前只能去一次,而且还须小心谨慎,若为他人得知,不但此生飞升无望还会因此埋下祸根。

    鄂侯大喜过望,连忙拜谢,并留之于府内。数日后,那人说善果已种,就要离开了,鄂侯苦苦挽留亦无济于事,送他金银珠宝更加不受,最后连那人姓名都无法得知。

    那人劝他,他们之间的机缘未尽,他日还有重逢之时。

    那人离去后不久,求道心切的鄂侯就匆忙去寻找那座通天塔,最后还真的让他给找到了,而且,那里的一切和那人描述的一模一样。

    从那以后,鄂侯便不再过问世事,终日潜心修道。

    鄂侯感恩于那人的传道,便请了当时最厉害的冶炼师帮铸了一口簋,将那人与他的际遇铭于簋内,以便他日重逢之时,作为礼物相赠。

    虽然那人从未告知其姓名,但好在鄂侯有心,在一次学剑的过程中,看到了那人剑颚之上镌有一个‘卢’字。因此,他就认定那位高人俗家姓卢,并尊之为‘卢公’。

    周阳解说完毕后,最后还补充道:“看来,这口簋当时并未送出去,从它缺了一只腿来看,很可能是因为残缺了,所以就不好相送了吧。”

    听他说完,我随即就暗叹了一声:又一个早有预谋的计划!

    看来,这位鄂侯也不过是别人的一颗棋子罢了!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笑了,淡然道:“或许,那位‘卢公’在那之后根本就没再回来过!他就是想送,也不知道送给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