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驭大明,第两百九十七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权驭大明 > 第两百九十七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两百九十七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推荐阅读:                 铁岭城,总兵府,后院会客厅。

    金台石跪在大厅中央,双手反绑在身后,神色显得异常严肃,引得下人们远远地张望着,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金贝勒,你这是何意?”

    李宏宇走进大厅后把金台石扶了起来,招呼跟在身后的满桂给金台石松绑,安慰金台石说道,“胜负乃兵家常事,本官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贝勒勿需如此。”

    “巡抚大人,卑职有罪。”

    金台石闻言脸上顿时面露愧色,再度跪了下来,不无惭愧地说道,“巡抚大人神机妙算,努尔哈赤的两个儿子确实逃回了赫图阿拉,卑职犯下了大罪,私下放了他们离开。”

    “什么?”李宏宇闻言装出吃了一惊的样子,“贝勒为何要如此做。”

    “禀巡抚大人,皇太极是卑职的妹妹的儿子,卑职实在无法向他下手,故而放他们走了。”金台石苦笑了一声,以头触地说道,“卑职自知犯了大错,故而愿意接受大人的任何惩处!”

    原来,金台石按照李宏宇的命令,率领一千叶赫部士兵在从铁岭通往赫图阿拉的路上设伏,成功截住了狼狈向赫图阿拉逃窜的代善和皇太极,而两人身边加起来也不过三四百八旗骑兵而已。

    由于代善和皇太极手下的骑兵已经在铁岭之战中打得精疲力竭,故而根本就不是金台石的对手,只要金台石一声令下,以逸待劳的叶赫部士兵就会把代善和皇太极的手下全歼。

    不过,皇太极毕竟是金台石的亲侄子,金台石对皇太极下不了死手,经过皇太极的哀求后,看在妹妹的份儿上最终网开一面放了他和代善。

    显而易见,皇太极不可能抛下代善,否则即便回到赫图阿拉也会受到外界的鄙夷和非议,金台石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成全了皇太极。

    “本官只知道布杨古贝勒与努尔哈赤有着杀父之仇,没想到努尔哈赤是你的妹夫!”

    听了金台石的解释后,李宏宇故意表现得十分意外,随后沉吟了一下后扶起了金台石,一边解着他手上的绳子一边郑重其事地说道,“此事的责任在本官,如果本官知道皇太极是你的亲侄子绝对不会派你前去设伏,这种甥舅相残可不是本官所希望看见的。”

    “谢巡抚大人开恩。”金台石闻言心中顿时一阵感动,知道李宏宇没有追究他罪责的意思,连忙开口道谢。

    “金贝勒,你一路奔波辛苦了,回去歇息吧,伏击的事情莫要再提,就当代善和皇太极冲出了你们的伏击。”

    李宏宇笑了笑,安慰道,“本官已经向朝廷上了奏表,此次铁岭之战你们叶赫部与喀尔喀部当居首功。”

    “谢巡抚大人。”

    听闻此言,金台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向李宏宇一躬身后离去,他最为担心的就是自己放走代善和皇太极影响到叶赫部,不过由此看来他的担忧是多余的,李宏宇并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

    望着金台石离去的背影,李宏宇的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如果金台石向他撒谎的话,那么他肯定要趁机敲打金台石一下。

    不过,既然金台石老老实实地向他坦白了一切,那么他自然要好生安抚,与放走代善和皇太极相比李宏宇更在意的是金台石的忠诚。

    实际上,李宏宇岂能不知金台石与皇太极之间的关系?他之所以让金台石去伏击就是为了让其放皇太极一马。

    皇太极可是后金的第二位大汗,满清的开国皇帝,如果他在铁岭之战死了或者被俘的话那么肯定将引发一连串不可预知的连锁反应,这或许是好事,但也可能是坏事。

    努尔哈赤晚年最宠爱的是第十四子多尔衮,多尔衮的文韬武略比皇太极更甚一步,皇太极一旦有事,那么届时无人能制衡多尔衮,多尔衮肯定会登上汗位。

    而且,皇太极一死的话努尔哈赤势必更加小心,那么其在位时间很可能会延长,这就给年幼的多尔衮继承汗位创造了有力的条件。

    相对于皇太极,李宏宇更忌惮现在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的多尔衮,当年满清之所以入关逐鹿就是多尔衮力排众议定下的决定,乾隆皇帝称其“定国开基,成一统之业,厥功最著”。

    如果不是努尔哈赤死的时候多尔衮才十五岁,那么以皇太极的出身很难夺得汗位,毕竟皇太极的母亲是金台石的亲妹妹,叶赫部与建州部可谓是一对不死不休的老冤家。

    实际上,努尔哈赤死之前最中意的继承人是次子代善,代善不仅诸子中最为年长,而且战功赫赫,手握两红旗重兵,在当时后金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惜的是代善与多尔衮的母亲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又没有什么太强的名利心,为了私心也好,为了后金的大局也罢,他选择支持与其并肩作战多年的皇太极继承汗位,这才使得皇太极脱颖而出。

    因此,无论是皇太极还是代善,李宏宇都不希望现在就灭了他们,那样的话事态的发展将变得不可控,失去了代善和皇太极的制约后势必将多尔衮推到后金大汗的宝座。

    这才有了金台石前去设伏的事情,虽然金台石和努尔哈赤水火不容,但私下里与皇太极的关系却不错,否则历史上皇太极也不会在金台石陷入绝境的时候苦劝他投降。

    所以李宏宇知道金台石肯定不会杀了皇太极,十有**会放走皇太极和代善,这样一来金台石就有把柄落在他的手里,他再大度地安抚一番势必令金台石心生感动,为之效力。

    除此之外,李宏宇既要通过此事向努尔哈赤示威,告诉他自己能够轻而易举地除了他手下的两大贝勒,同时也是表达出善意,为将来的换俘做准备。

    李宏宇相信以努尔哈赤的智商,一定不会认为他事前不知道皇太极与金台石之间的关系,很显然李宏宇是故意放了皇太极和代善一马。

    金台石离开后不久,李志忠和柴时秀来向李宏宇辞行,他们要赶回鸦鹊关参与李如柏对赫图阿拉发动的进攻,是明军骑兵的主力。

    “切记,此次出战不可轻敌,一切要以火器部队为主,保护火器部队是你们的第一要务。”

    李宏宇有些不放心,郑重其事地叮嘱李忠在那个和柴时秀,免得两人年轻气盛争功冒进,少了两人麾下骑兵的保护李如柏手下那些火炮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大人放心,我等定当谨记教诲,以任务为重。”李志忠和柴时秀闻言向李宏宇一躬身,高声抱拳回道。

    原本,李志忠和柴时秀心中颇为轻视李宏宇这个年轻的辽东巡抚,不过铁岭一战使得两人对李宏宇刮目相看,心服口服,这可是明军在辽东取得的战果最为辉煌的一场大捷,两人对李宏宇的用兵佩服得五体投地。

    除了李志忠和柴时秀,铁岭的游击将军吴贡卿也来向李宏宇辞行,负责押送第一批后金军俘虏去沈阳城。

    按照李宏宇的安排,铁岭的驻军将与沈阳等地的驻军换防,毕竟铁岭一战使得参战的明军一方的部队伤亡惨重,故而李宏宇当然要进行换防了。

    被俘虏的那七千余名后金军俘虏也要分批被押往沈阳等地看押,李宏宇特别进行了强调,要好生安置那些俘虏,千万不能让那些俘虏死了。

    当然了,李宏宇这样做并不仅仅是因为人道主义,还因为以后的换俘,多一名后金俘虏至少能多换一名明军俘虏。

    另外,李宏宇也想在后金军中树立起善待俘虏的名声,毕竟他与后金迟早会有一战,届时他的这个名声无形中能瓦解对方抵抗的斗志和决心。

    虽然如此,但李宏宇也并不是一味地善待后金军,他也有他的底线,对于那些手上沾有无辜百姓鲜血的后金将领和士兵自然不会放过了,准备在沈阳城将其公开处决。

    令李宏宇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虽然此次铁岭之战也俘虏了一些新附军,但新附军的两大将领李永芳和刘爱塔则在混乱中逃走,没能将其抓住,否则这一战就完美了。

    驻军轮换的同时,喻成名也紧锣密鼓地对开原和铁岭地区的百姓进行迁徙,开原城虽在后金军队的手里但城里的后金军队却闭门不出,生怕明军攻城,这使得明军可以从容转移开原地区的百姓。

    原本,按照后金军一贯的做法,攻下一地后首先掠夺当地的百姓。

    不过开原是辽北的军事重镇,努尔哈赤要在开原进行经营自然不会劫掠一番离去,否则的话开原地区可就没人供后金军驱使了。

    再加上那个假辽东巡抚在开原城失陷后率军去了鸦鹊关,吸引了努尔哈赤的注意,故而努尔哈赤并没有掠夺走开原地区的百姓,只是派人到各个村镇去管理。

    随着铁岭之战的结束,那些派到各村镇去的后金官员纷纷逃进了开原城,任由明军把当地的百姓带走。

    看过《权驭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