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次元入侵,390 妩媚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班长,原来你也会担心和害怕啊?”李哀川一脸的幸灾乐祸,田小恬遇到什么事情都像是冷静的泰穆尔雪山,就连收拾自己的时候都是面不改色,现在终于看到她害怕的样子,李哀川好一阵暗爽,实际上田小恬要是知道李哀川的实力,她大可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很高兴是不是!”田小恬眼镜微微眯起,有着那么一股子杀气。

    “不高兴不高兴,我很想唱歌!”李哀川始终一副笑吟吟的模样,让田小恬很想在他的脸上重重的捏一把,给他捏个鼻青脸肿,看他还能怎么样得意。

    “要不要给你们开成一个房间?”肖尧看着两人的默契,所以他莫名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

    很自然的,双方的气氛再次跌入冰点。

    李哀川的心跳在陡然之间加速,“一个房间?”

    要是说不愿意,那是骗人的,要知道像田小恬这样的女孩子,和她走近一点,都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更别提自己还要和她共处一个房间,共在一张床上,共用一张温暖而宽大的棉被…这是李哀川做梦都在梦到的事情,只是每每梦里面和田小恬同处一个房间,自己都会被整的很惨。难道那些梦,预示了自己的未来!?

    “当然不行!”两人异口同声地喊出来,倒是把肖尧吓了一眺。

    田小恬难得的涨红了脸,心跳的更加快速,胸口在不住的上下起伏,于是李哀川的口水就那样流了出来。

    李哀川的蔓延上了红潮,田小恬的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惊人的魅力,就凭着现在田小恬心跳起伏撑起纯白色衬衣高耸的****,让李哀川脑子胡思乱想到珠穆朗玛峰的登山队员插上红旗的场景。

    想要让李哀川流口水,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饿极了的时候,看到面前丰盛的饭菜,让他身体对食物的渴求掌管了全身神经,接管了理智,不由自主的流下口水,另外一种就是看到田小恬身上不该他看到的部位,虽然都是被衣物包裹起来的,但是透露出来的足够诱惑力,还是让李哀川血脉贲张。

    田小恬红着脸看着李哀川,他的双眼已经变得迷离,嘴角流淌着粘稠而晶亮的液体。

    他在看什么?田小恬皱着眉头,好奇的顺着李哀川的眼神一路延伸过来,最后定格在自己的胸脯上。

    “大色狼!”

    田小恬一捂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拿起桌子上面的烛台就朝着他砸了过来。

    “哐当!”李哀川的身手是一流的,但是并不代表着他在现在已经完全陷入神志不清的状态,烛台正正的打在他的额头上,磕出一个小小的淤青。

    田小恬一手捂住自己的****,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后退了一步,“你没事吧!?”

    李哀川摸摸疼痛的额头,脑海里面还在旋转着田小恬诱人胸脯的完美外形,像他这种伤害,早在训练的时候就受过了,光光是老头子对着他练习拳法,相比起田小恬的烛台,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喂,喂,哪有你这样的?”李哀川嘀咕着,“问我没事吧,自己还在朝着后面退,你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谁叫你偷看的!大色狼,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活该!”田小恬脸蛋红扑扑的,面上铺了一层光。

    李哀川嘟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心里面却旖-旎无穷,就像是开了一朵花一样。所谓的心花怒放,估计就是现在他这样子。

    “哼!”田小恬放下手来,又回复了她那种蛮横的模样,弯下腰去把地上的烛台捡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还来!?”李哀川双手遮挡在自己的面前。

    “谁稀罕打你!”田小恬把烛台放在桌上,转头看向已经惊讶的合不拢嘴巴的肖赵叔。“房间准备好了吧,赵叔。”

    赵叔这个时候才回复过来,动作僵硬的走到一个电梯边上,摁开按钮,脸上的恐惧还没有退去,“小姐……从这边请。”

    “不希罕打我那你打什么。”为了避免一场再招来一场横祸,李哀川这句话是从心里面说出来的。

    田小恬放下烛台,走到电梯边上,轻轻拍了拍手,转过身来。

    这个动作让李哀川下意识的朝着旁边挪了挪,他实在是害怕田小恬一个转身之间,飞出一把光亮的飞刀来,毕竟叶大小姐的花样层出不穷,李哀川觉得自己在这么下去,估计都得被她给折磨死了,就算是没有折磨死,也得落个残疾半身不遂之类的,就算是没有变成残疾,心理阴影也总归是有的。

    田小恬转过头来看着李哀川,突然妩媚的一笑。

    那一刹那,就像是周围的空气都被抽走,李哀川努力的呼吸,却吸不到任何一点空气。

    “我要去洗澡了哦……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过来的……”田小恬的声音很妩媚,伴随着她妩媚而笑开了花的表情,李哀川的鼻血顺着鼻腔就涌了出来。

    然后田小恬走进电梯,消失在李哀川的面前。

    “开玩笑!田小恬,你以为我是傻子啊,跟过去,你会那么好心的让我跟过去看你洗澡!?估计我进去残都要被你整成残废,你以为我有那么笨,让你找到机会报复我,你做梦!”

    李哀川坐在床边上,房间有通透过去下午时分的阳光,光柱安静的照射到有着精致纹雕的桌子上面,卷着的紫罗兰花树在这样穿透进来的阳光下反射出朦胧的光边,桌子上一个陶瓷五彩水纹花瓶涂上了一层金色的阳光,倒是倒映得周围略显紫色布局的房间像是沐浴在红酒的氛围里一样散发着瑰丽的色彩。

    房间是肖尧专门为他准备的,虽然不是总统套房,但是在李哀川看起来,这个房子已经比之前他在帝国大酒店里面住的总统套房好太多了,不愧是世界级的七星级酒店,任何一间房屋,也能赶得上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