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卡战车在末世,第267章 电台入侵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重卡战车在末世 > 第267章 电台入侵

第267章 电台入侵

    故技重施,在一个小时后,沈聪又拦住了一辆摩托车,车上只有一个人。

    骑车的是一名强大的金人,对沈聪爱理不理。

    看在绿皮子的份上,勉强回答了沈聪几个问题,随即扬长而去,根本没有打算再做交易的想法。

    对此沈聪不可置否,别人不愿意做交易,这是别人的自由。

    摩托车男离开后。

    沈聪也离开了马坝镇,路上消化从前后两组人口中得知的信息。

    “食死者的消息没有变动,赵子龙也没有被传开,这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赵子龙等人还没跟战区高层联系上;第二种是战区高层对食死者并没有太关注,可能没有南下的打算,所以不闻不问。”

    “当然,也有可能在秘密行动……”

    沈聪需要了解这个信息,主要是想知道,赵子龙等人是不是把他的消息透露出去,以及军方会怎么对付自己。

    人类阴谋太多,沈聪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很强大,但是没到能单抗核弹头的境界,还是需要提防阴谋。况乎现在他的肉身连炸弹都扛不住,是可以被阴死的,战区有足够杀死他的实力和计策。

    所以接触一定要小心。

    ……

    从马坝镇返回桂五镇。

    沈聪又一次前往了盱眙县林场,来到裂缝边缘,这一次他带来了一只刚抓住的小型金兽。用绳子拴住,丢到了裂缝边缘。

    同时用三部手机叠加,制作了一个广角摄像机,放在裂缝边缘,拍摄裂缝的整个画面的情况。

    然后静静等待。

    金兽被沈聪绑住了四肢,只能在裂缝边缘吼叫。

    这吼叫声,很快就吸引了沈聪想要见到的六角龙。六角龙庞大的身体,悄无声息从裂缝边缘探出,这一次沈聪仔仔细细的看到了六角龙的样子。

    不是没有眼睛,而是眼睛已经退化了,和身体长成了一样的颜色。

    为了看清楚六角龙的全貌,沈聪将金兽往回拉了拉。但是还没等他拉动,六角龙的脑袋距离金兽十米远的时候,就突然张开大口,然后粗大的舌头仿佛一道闪电探出,将金兽卷住,挣断绳子,吞吃进了肚子里。

    接着,缓缓地退入裂缝中。

    等六角龙彻底消失,沈聪才把手机取回来,回放查看视频,找到了六角龙是从哪里爬出来的,以及又回到了哪里。

    “在那边的裂缝深处。”沈聪目测丈量了一下,六角龙的巢穴大概就是位于一处坡度比较大的斜坡正下方。

    咔嚓、咔嚓、咔嚓。

    沈聪拍了一堆照片,准备把今天探查的情况带回去分析一下,然后设计出合理的方案,早点把六角龙拿下,挖下金核,打造图腾发动机。

    ……

    晚上的时候,沈聪将车开到了距离三河镇不远的地方。

    他开始实行听广播收集信息计划。

    东部战区的广播,很多都是民生方面的琐事,偶尔会有高层连线,就像曾经沈聪收到过的军情连线,邀请了张逸才中将。这位张逸才中将,沈聪也打听出来了,是第12集团军的军长。

    今天,广播再次接收到,断断续续,勉强听得清楚,但是偶尔会断信号。

    “不行,这样听太麻烦,我应该继续往洪泽区方向行驶,洪泽区还不是战区重点布防的区域,小心一点没有关系。”沈聪想着,发动大金刚,越过了三河镇,向着洪泽区行驶,大概在东双沟镇废墟处停下。

    这里,已经可以清晰的收听信号。

    只是才听了大概十分钟的广播,忽然车载电台的信号被掐断,然后一个女声从麦克风中传出来:“你好,请问你是陈坤上校吗?”

    这声音把沈聪惊了一跳。

    立刻警觉起来。

    随即电台中又传出来女声:“请不用紧张,我是东部战区广播信号站的信号员,负责东部战区区域内的广播信号播放,以及对外来电台的审核。你的电台没有编号,不属于东部战区,目前东部战区内活动的无编号电台,可能就是陈坤上校了,可以连线吗?”

    沈聪看着车载电台,没有连麦也没有关闭电台。

    军方能入侵他的电台,这令他有些紧张,还是小看了军方的实力,在通信方面,依然有很强的技术。

    不过用连麦的方式沟通,这也令沈聪觉得,比面对面交流更安全。

    至少他有随时撤退的机会。

    而且对方既然直呼自己此前用的假名,说明东部战区已经留意到自己。

    “我就知道,赵子龙这群人肯定会透露我的消息。”沈聪皱了皱眉头,对于赵子龙等人泄漏自己的信息,并没有太过于情绪波动,他本来也没有遮掩。

    他不是来东部战区偷偷摸摸搞破坏的,本来的目的就是打算交易、从东部战区这里获得信息和改造的资源。

    迟早都要接触。

    思考了一会儿,在女声再三催促后,沈聪终于接通了麦克风:“我是陈坤。”

    “啊,陈坤上校,果然是您,我们广播站已经搜索您的电台很长时间了,请您稍等一下,我去通知我的上级领导,与陈坤上校联络这件事,我们有专人负责。”女声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

    沈聪默然不语,密切注视雷达图,一旦有异常动静,随时准备离开。

    大概有三十秒时间,声音换成了一个男声:“喂,陈坤上校你好,我是东部战区对外联络科的科长乔长宁,与陈上校联络的事情,由我负责。”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沈聪询问。

    “是从南京来的赵子龙同志,告诉我们的,她也托我们向你转告一声,她现在在淮安市住下了,我们战区也在讨论南下处理食死者组织的问题。”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陈上校是安徽省军区的上校吗,不知道担任什么职位?安徽省的受灾情况怎么样?战区暂时还无力向东部搜索救援,我们需要时间发展。”

    沈聪沉吟几秒钟,挑无伤大雅的信息说道:“不是很好,但在展开重建,我没有正常职务,挂了两个虚职,担任副司令员和党委常委。”

    “安徽省军区建制还完好吗?”

    “抱歉,暂时不便透露。”

    “好的,陈司令员,我们方便见个面吗,你可以直接来淮安市。我从赵子龙同志处,知道了你的一些性格,请放心,东部战区不会做出有害陈司令员的事情……哦,稍等,我们战区的刘一武政治委员,非常重视安徽省的灾情,亲自赶来了广播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