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隐龙,1502 项少龙亲临一线 - 龙8国际娱乐平台
龙8国际娱乐平台 > 大清隐龙 > 1502 项少龙亲临一线

1502 项少龙亲临一线

    义勇军终归还是吃了经验不足的亏,事实证明一个冬天的时间是训练不出精锐的,这个冬天他们其实只经过了一些最基本的队列训练,和武器装备训练,剩下的时间就是进行洗脑,给他们心中灌输复仇的怒火,和未来建国的美好期望。

    队列训练让士兵知道了什么叫做军纪,也让他们对部队建制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武器装备训练教会了他们开炮、放枪、瞄准、手雷攻击、拼刺刀等等。

    而思想灌输则赋予了他们勇敢作战的原动力,这场战争其实就是远东遗民们这一口不屈的气在撑着,撑着他们走到了现在。

    可是真的到了战场上,他们的水平可就差太多了。

    什么是交叉火力?课本上是有写,但是实际打一打那就出差距了?

    刺刀拼刺刀的招式你练熟了,敌人要是用马刀战斧呢?或者冷兵器和热兵器夹杂配合呢?你所掌握的那几套刺刀格斗术可就不够用了。

    更别说波段突击、钳形进攻、小迂回渗透等等需要长时间磨练的战术配合了,这些战法义勇军除了那些老兵之外剩下的人谁都不懂。

    万幸义勇军占着兵力的优势,还有心中那口报仇的气没有泄掉,才能和敌人胶着在一起,现在双方缠斗区域距离第一道寨墙有四公里,而这个距离已经维持了一个半小时了,这么长的时间战线居然没有丝毫的推进。

    人屠瓦季姆笑了,总指挥季亚琴科也笑了,甚至海军少将艾托林也笑了,战斗打到这个份上只要能僵持住就是胜利。

    大量的消耗义勇军的兵力,然后等待中亚骑兵团来给他们最后的一击,这战术太完美了“我们的骑兵团足有五万哥萨克,这场仗赢定了!”

    丁四、马回他们现在都已经快要杀疯了,他们怎么也没先到这群罗刹鬼会这么顽强,最外层的寨墙被攻破了,满以为后面会顺利的多,可是巷战居然还这么残酷。

    对面五六个人的沙俄突击小队,抽冷子从黑暗中跳出来,自己这边就得用两三倍的兵力堵住,否则根本挡不住他们的进攻节奏。

    黑暗中到处都是冷枪,子弹嗖嗖乱飞,丁四的头皮都被子弹擦伤了,一道长长的雪痂顶在脑袋上。

    “这是什么狗屁仗!怎么打的?这到底是怎么打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推不动了”啪的又是一声枪响,吓得他下意识的就是一缩脖。

    就在此时丁四身后一片混乱的脚步声,其中还夹杂了马蹄乱响的声音,紧接着黑暗中冲出来一群彪悍的战士,身上的军服和他们迥然不同。

    “将军卫队?是项将军的警卫连”人们惊呼中,警卫连的士兵已经举枪开始向黑暗中还击了,两个班的兵力组成交叉火力,快之字前进,枪火压的黑暗中的罗刹士兵抬不起头来。

    很快冲到最黑暗中的警卫连跟敌人拼起了刺刀,等到项少龙的身影出现在火把光芒中之后,五具尸体已经横陈在了大路上。

    丁四赶紧给将军敬礼,然后带着士兵环形警戒帮着警卫连布置了一个不小的防御圈,马回向熟悉的警卫连兄弟问道“将军怎么上来了?这里太危险了”

    “危险?还不是你们打的乱七八糟的,四公里处到底有什么?怎么你们一个半小时都没有突击过去?还让敌人打了几个反冲锋,你们丢人不丢人啊”

    马回和丁四满脸通红“兄弟啊!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这群罗刹鬼突然就疯了你根本就不知道刚刚生了什么,甚至有罗刹鬼伤兵浑身缠满了炸药来跟我们同归于尽啊!”

    “黑暗中到处都是放冷枪的,还有一支又一支的突击小队冲上来和我们拼刺刀不怕你笑话,肉搏咱们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你听西面又吼起来了,估计又有敌人的突击队上来肉搏了是乌拉冲锋,那些罗刹鬼又吼起来了”

    警卫连的士兵听着丁四和马回的介绍也愣住了,他们搞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正是项少龙想要找到的。

    “谁是这支部队的长官!过来见我”龙爷突然喊了一声,马回和丁四吓的一哆嗦,两人对视了一眼,谁都不敢靠近。

    还是那名警卫连兄弟照着两人屁股踢了一脚“快去吧!仗打到这个程度,挨揍都是轻的”

    很诧异的是项少龙并没有对两人脾气,而是指着火把围成一圈的空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具尸体的脑袋呢?”

    地面上是一名沙俄士兵的尸体,头颅已经找不到了,身上的武器也没有了,甚至连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留下。

    丁四一看松了一口气“报告将军!不是我们干的,这是那些扶桑武士们干的我亲眼看见他们,跑的跟疯狗一样,轮刀子就砍敌人脑袋”

    “他们把敌人的脑袋挂在腰间,一大串血呼啦的,看着就恶心”

    “操!”龙爷爆了一句粗口“这么说那些死的女人和小孩也是他们杀的了?”

    “没错,他们说这些罗刹鬼人人手上都有冤魂,不能同情一个,要全都杀掉”马回说道。

    这下问题可算找到答案了“原来是这样,我说这些罗刹鬼怎么都疯了呢!你这么刺激他们的士气,必定会遭到剧烈的反弹”

    项少龙突然想起以前肖乐天跟他们喝酒时候所说的一个道理,那是人类对死亡的一种仪式感的命题,那个道理龙爷至今都没有忘记。

    肖乐天曾经说过,人类之所以不同于禽兽,拥有智慧和使用工具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所有物种中只有人类会思考生命的本质,也就是新生命的降生和老生命的死亡。

    动物是不会思考,它们的命是从何而来,又要到何处去的,只有人类会用人生很多的精力去思考生死的问题。

    曾经有哲人说过“当人类终于有了丧葬的意识之后,人类终于从灵魂上脱离了野兽的范畴”